618

[Sex Pistols]Doggy&Kitty-喵喵与汪汪

青凉:

本章领衔:Sameen Shaw,Root,Natasha Romanoff,Maria Hill


其它:机器,H.G.wells,Myka Bering,和未出现名字的重要角色


因为上一章似乎大家对魂现不太了解,特意做了一个解说图(原谅我的魔性画风以及对不起我好像黑了副局……





-----------------------------------


【关于Root】


 


Root?


这是什么鬼名字?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名,她的真名……等下,她有两个名字,对,她现在用的名字叫做Samantha Groves,她还有一个曾用名,Tracy Bering。


对,没错,她就是流着Bering家血统的强悍女子。为什么要改名呢,她和Shaw的经历有点像,她的姐姐是局里的特工,对,就是负责藏物——类似于神秘物件——调查的探员Myka Bering,因为她姐姐的特殊身份,她也不得不隐姓埋名和她姐姐分离开来,一个人来到了纽约生活。虽然她姐姐结婚生小孩以后脱离了局里,还告诉她让她改回名字,可是Root想了想,不就是一个代号而已吗,叫什么不都一样,不管是Tracy Bering,Samantha Groves还是Root,她知道她自己是谁就好了。再说了,她也不想因为自己是Bering家的子嗣而受人崇敬,她更想要靠自己。所以后来,她也就一直用着Samantha这个名字了。


直到她因为姐妇的介绍也进了局里——她姐姐还因为这件事跟姐妇吵了次架,害的姐妇一个月都没上过姐姐的床。原因就是姐姐觉得工作太危险了,不想让妹妹重蹈覆辙。但是不管姐姐怎么劝,她都心意已决,于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用起了Root这个名字。


说道她姐妇呢,她一直是蛮喜欢的呢,H.G.Wells,著名的作家呢!也不知道自己姐姐哪点好,竟然被看上了。


明明是又呆又蠢的熊樫。


 


阿嚏。


遥远的地方,坐在树下看书的Myka Bering猛地打了个喷嚏。


“亲爱的,你还好吗。”身旁传来关心的伦敦腔。


“没事儿,Helena。”抬头望着树上开着的花朵,Myka搓了搓鼻子回应道。


也许只是花粉过敏吧。


 


【这边】


 


本来Root进局里,也只是负责一些技术性工作,查几个银行账号啦,黑几个网页啦,有时候还为了响应净网号召建立几个交易平台钓鱼执法,或者以管理员身份登陆各大网站查询几个敏感词汇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良信息——她记得有段时间一个叫“老福特”的网站上有很多三俗写手,全部被她查封了文章。


这些东西简单是很简单,但是太无聊了。后来她在一次案件中主动申请去做卧底,就爱上了这种转换身份的游戏。一会儿是记者,一会儿是空姐,一会儿是保姆,一会儿又变成了糕点师傅。Root并不像别人那样感到有精神压力,反而,她在这些角色中切换自如,游刃有余——也许她自己就是个精分吧?


不过说到这一次,总局的指挥官直接派任务下来还真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呢。


那天她等Hill走后,打开文件夹仔细的把内容看了一遍,才知道这次和她搭档的是两位犬神人。这位Romanoff似乎是俄罗斯人呢,中间种,没有写到她的魂现是什么,Root好奇的在全球范围的网络上查了一个下午也没有挖到她的资料。


“能告诉我吗?”她仿佛在自言自语。


放空了一会儿……


算啦。


她歪歪脑袋,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个叫做Sameen Shaw的犬神人身上。


重种哎!


Root几乎是两眼放光的盯着资料上的照片看着。她原本以为犬神人的重种都已经灭绝了,没想到真的还存在呢。


看来不管是什么百科,都有出错的时候呀。


她兴奋的继续往下看。


 


Sameen Shaw。


斑类,犬神人,重种。


魂现:北美灰狼。


 


哇塞!北美灰狼!


Root激动的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她知道局里有几个北美灰狼,但是并不是很厉害。不过印象中她记着几十年前有一只可以算得上叱咤半边天的北美灰狼——西装狼。当时大家都这么叫他,因为他唯一被监控拍到的一张照片就是穿着西装,被北美灰狼的魂现笼罩着看不清真实面目的模糊样子。


Root那时候还只是查银行账号的技术后援小妹,但是她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黑进了监控系统就为了看一眼西装狼——她当时就是好奇怎么可能有人能不被监控拍到。直到现在,她自己也能这么做到,她才觉得那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从那时候开始,北美灰狼已经不知不觉成了她的精神偶像了。


但是当她看见下面的详细资料的时候又有些傻了眼。


怎么会有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北美灰狼啊!


是是是,是一米六二,可是不是北美灰狼吗!就算是女性不应该也有一米七或者更高吗!


有那么一刻,Root甚至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是北美灰狼。


也许是自己卧底做多了疑心太重?


Root这么想着,稍微端正了一下态度,总之,看在对方是快要灭绝的犬神人重种的身份上,先去见一面再说吧。


 


【回到小酒馆】


 


Natasha不知道Shaw是怎么想的,不过她是很想一脚就把对方绞翻在地。她强忍着出腿的冲动,抬着头问:“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Shaw也侧着脸向上看着这个高个子瘦女人,而对方却给了她一个好看的微笑。


切。


Shaw挑了挑眉毛,示意这个一头栗色卷发的女人快点跟她的搭档解释清楚,不然就要遭殃了——虽然她知道Nat是在为难对方,可谁叫她见面第一句话就得罪了两个人呢。


两个突突狂魔。


“嗯,你的手机马上会收到一条短信,上面会写着‘请相信Root’。”Root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Shaw,咬着吸管吸了一口杯里的果汁,然后转头看向她右边的Romanoff,“你的手机嘛……我就不知道她会写什么了哦。”她耸耸肩,继续边喝果汁边看着Shaw。


“她是谁?”Shaw也毫不客气的回看着对方,同时逼问对方所说的另一个人的身份。


“机器啊。”继续盯着Shaw看着,Root似乎都不需要眨眼——可能她并没有预料到现实中这个犬神人比照片里性感了许多倍。


好像有一点混血呢,并不是纯美国人呢……不过说起来美国人也就是全球各种人的混血呢……可是眼睛好大好黑呢,好有神,北美灰狼果然都是这样帅气的吧。


似乎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笑了很久,Root只是有些惊讶自己把对方归到了帅气的那一类里。


明明只是个小矮子女人而已。


“机器?”Natasha有些不爽对方总是后脑勺对着自己,先发问道。


“是啊,我们都这么叫她。”Root回过头瞥了眼Romanoff探员,继续回来盯着Shaw看,“她就是这样神神秘秘。”


“我们?”Shaw和Natasha隔着Root对视了一眼,这个女人说起话来奇奇怪怪的。


“嗯……”鼻腔里发出软糯的鼻音,“就是我,和她的前任执行人,都叫她机器。难道Hill没有跟你们说嘛。”Root笑嘻嘻的说着,似乎在给斑类幼儿园的孩子们教斑类常识。


“可是……”Shaw还想说点什么,桌上的手机却突然震了一下。她看了一下屏幕上的提示——是短信。


 


发件人:被屏蔽。


内容:相信Root。


 


同时,Natasha的手机上也收到了一条同样发件人被屏蔽的短信:


 


我无处不在。


 


“你多说了一个请字。”意识到Natasha也收到了对方所预言的陌生短信,Shaw按掉手机,继续盯着Root看着——她分明就是还在为难对方。


果然就不应该惹总局的剪刀腿姐妹花。


Root叹了口气,“她是那种只说重点的人,简单,粗暴,但有效。”然后她把两只手分别搭在了Shaw和Natasha的肩上,“她说了,只给你们一秒钟。”


有那一瞬间,Shaw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她甚至还没有看清楚突然出现在吧台里面的对方的模样,那种被水灌进肺部的压抑感就消失不见了。可是依然,Shaw不习惯被淹没的窒息感强烈的咳嗽着。


而那边的Natasha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的愣住了。


“Nat,怎么了?”耳机里传来Hill担心的声音,问的却不是咳的正猛的Shaw探员。


Natasha伸手在空气中晃了晃,似乎还沉醉在刚才的那一秒钟里没有缓过劲来,“那只猫又……”


S而haw早就已经受够了耳朵里Hill的声音一把拽出耳机扔进了口袋,同时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掐住了眼前这只猫又的脖子,“我废了你。”她龇着牙,浑身散发着浓重的犬神人的味道,就差直接魂现了——只是Shaw非常清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酒馆里为数不多的那几个斑类已经朝这边看了过来。


“随便你怎么废我。”可是这个猫又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而一副来打我啊的表情看着Shaw,“等到我们合作结束以后。”她竟然还,在,笑?


就在Shaw刚刚在脑袋里演示过一遍“如何咬住猎物的喉咙并折断颈部”和“如何咬住猎物的咽喉使猎物窒息”的画面,并努力克制让自己不要将之付诸实践的时候,Natasha一手抓住了Shaw的手腕,废了老大的劲把这位犬神人的利爪从猫又的脖子上扯了下来。


“Sam,我们需要她。”Natasha盯着Shaw,抓住Shaw手腕的手一点也不敢松,“还有她的机器。”


“不是我的机器。”Root撅了撅最纠正道,“是机器,她的名字就叫做机器。”


“告诉Hill,给这个死猫又多买点保险。”一下子甩开Natasha的手,Shaw怒气冲冲的朝酒馆外走去。


“为什么?”Natasha拽着Root也跟着往外走去。


“因为她关心我啊。”嘴角依然挂着戏谑的笑,Root拖着步子跟在两人身后。


Shaw快醉了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万一我不小心杀了她。”


 


整个任务,在有了这个叫做“机器”的人帮助以后,就显得比往常轻松许多——不,太多。黑寡妇甚至连她的剪刀腿都没有用,Shaw也还没有突突谁的膝盖,一行人在Root的带领下,很快就潜入了敌方要塞,又很快的潜了出来,顺利的让人不可思议。等等,她们进去干嘛?Hill只说让她们去取一个东西,是他们代理局长“去塔希堤岛旅游的时候”落下的。


什么鬼……


Shaw和Natasha听了以后翻了无数个白眼,只有Root在一旁愣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喂,你那个朋友。”在回局里的路上,Shaw边看着路面,边装作漫不经心的和副驾驶上的Root搭话——对了,那是因为她的好搭档黑寡妇已经下线。


“蓝牙狂魔已经开了瓶香槟在床上边等我便叨叨了,明天见,小个子。”这是Natasha临走是撂的话。


对方叫起自己小个子来还真是越来越溜了啊,Shaw开始考虑要不要什么时候把Hill拉去走个夜场,好可以报复她一下。所以她现在非常无聊的开着车,不知道怎么就开始了一个她其实并不是很关心的话题。


“她是人鱼吧。”


其实很明显,这是唯一的可能了——因为Shaw才不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一台无所不知还是人工智能的机器,还能和她组队一起刷任务,就算经验值翻倍她都不信!


“Sameen,你真可爱。”Root收起靠在车窗上的手肘,“她可不是我的朋友,她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


Shaw眯了眯眼睛——这是个疯猫吗?什么眼睛耳朵的。“我的意思是,她是人鱼吧。我虽然没有见过人鱼,但是我读过书,书上说,她们比较喜欢生活在另一个次元。”


“你还读书啊。”Root一副士高三毫需刮目相看的表情,直接忽略了对方一连翻了三次的白眼,“你呢,已经算是见过人鱼的啦,刚刚在酒吧。”


“就那一秒钟?”Shaw伸了伸脖子,“我甚至都还没看清她是胖的瘦的。”


“嘿,她可就在车上呢。”Root向后排座瞟了一眼,“我想你可不希望在开车的时候感受那种窒息的感觉。”


“喂……那会要了三条人命的。”Shaw也谨慎的从后视镜瞟了一眼后作,可惜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一只狗一只猫一条鱼。”Root掰着手指算着,“真是个好组合呢!”


“我是狼。”Shaw的脚轻点了下油门,她想快点到局里,她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女疯子呆在一起,没错,一个女疯子,还有一条看不见的自称“机器”的鱼。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饿了。Shaw很饿,真的很饿,她和她的两位爹一起吃牛排的时间到了。


“对,你是狼,北美灰狼。”Root用狡黠的目光瞥了眼Shaw,她当然知道她的魂现,她可是做足了调查的。“以后你会习惯的。”


“习惯什么?”有些不适应对方如此跳跃的思维,Shaw侧过脸瞄了眼Root的侧颜,她之前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猫又,这一眼却让Shaw有些改观了。当Root说完“你会习惯的。”以后,神色淡淡的看向窗外,脸上隐隐透着一些无奈,却又带着一丝兴奋,Shaw有些分析不出来了——她到底是经历了多少事情——即使Shaw差点将她的细脖折断,即使在任务当中差点被人一枪崩了脑袋,即使再怎样深挖她,刺激她,她竟然都能做到不漏一丝痕迹。Shaw有些吃惊对方对魂现的控制力竟然拿捏的如此到位,从见面到现在,她仅仅只是靠嗅觉闻出了她是猫又的身份,除此之外,是狮是虎,是豹是喵,Shaw一点也没有方向。


她简直干净的像个婴儿。


“习惯被人鱼拖进水里。”Shaw的思路被对方的话打断,“你可以在里面照常呼吸,你比那狐狸做的好多了……”


狐狸?


“等等……”


Nat的身份,她怎么知道的?


Shaw猛踩刹车,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架在了Root的脖子上——搭档身份暴露,没有比这个再严重的事了。


“机器告诉我的。”Root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脖子上那把快要嵌入皮肤的寒光凛凛的刀刃,“她什么事都知道。”


“还有谁知道。”表情变得狠了起来,Root甚至可以看见Shaw的魂现——对,就是她向往已久的北美灰狼。


目标达成。


Root咧嘴笑了,笑的像个天使。


“你知道你有多可爱吗,Sameen。”她伸手摸摸Shaw的脑袋,像摸一只可爱的毛绒绒的小型犬一样。然后她捧起对方的脸,“难以形容。”


“死开!”Shaw一把推开了Root,戾气尽失。她一脸尴尬的咬着下唇,甚至忘记放下手刹挂上档就松了离合——车子熄火了。


“别紧张,Sameen。”Root伸手下去帮她拉下了手刹,连档位也一并调好,重新发动了车子,“别紧张,再怎么样我也要等到见过你魂现的实体再死啊。”


死猫。


Shaw没有理Root,终于让车子正常起步,她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疯猫。


 


所以当Shaw和Root终于回到局里准备做案件的后续报告的时候,Hill和Natasha出现在了她们面前,后面还跟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亚洲女人。


“Hill你不是应该躺在床上等Nat么?”随手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条牛肉干吃了起来,Shaw调侃的说道,没注意面前三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Root,有个不好的消息……”Hill有些犹豫的垂下她蓝色的眸子看向地面。


“什么?”不好的预感。


“你侄女和Hill的女儿被绑架了。”Natasha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


Shaw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她差点没被牛肉干噎死——幸好,不然那也太丢脸了。


可是这话里哪个是重点?


“Root?”Hill抬起头,看见Root有些发愣的眼神。


“被谁?”好不容易吞下牛肉干的Shaw问道。


“撒玛利亚人。”Root的眼神浮现了一丝焦虑。


“谁?”


“另一个人鱼。”


 


等等。


另一个人鱼?


可是……


Root的侄女是谁?


Hill有个女儿?


天。


Shaw的脑子真的要炸了!


--------------------------------------


各位看不懂人鱼和女儿的同学,赶紧来看一看解说!



因为细节是自己添加的,所以可能存在Bug!请告之!不懂问问问

评论

热度(208)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