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LOML-告白

青凉:

本章领衔:Root,Sameen Shaw


其它: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Harold Finch,John Reese,etc


 ---------------


本来这章就要完结了,给姬友讲的时候姬友说‘不管怎样都太不负责了!’‘哪有十几个字就带过去的’‘多少迷妹会造反你造吗’‘你这样不行耶’……什么的……


于是乎就增加了一章,所以也就是说【下一章就完结了】


----------------


“线人的消息说九头蛇这个月会有行动,具体的情况要等对方截到信息才能知道了。”Hill坐在办公桌后的旋转沙发椅上,抱着手臂面无表情的说着。


“哪个线人?”对面沙发上的Shaw喝着能量饮料问——她刚和Natasha出外勤回来,需要补充一下能量。


“可靠吗。”明知道副局不可能透露线人的身份,红头发的女人将战术外套脱至腰间,里面的贴身背心几乎都湿透了,“我都快臭了,下次能不能做一件透气点的。”她吐槽着,嫌弃的看了眼黏糊糊的衣服。


“等截获情报就知道了。”Hill皱了皱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铁罐扔给了沙发上的红发女人,看着她用力的摇了摇就往自己全身喷了一遍,太过浓重的柠檬味呛得一旁的Shaw一脸嫌弃的往沙发的另一头靠了过去。“到时候就要靠你和技术部了。”蓝眼睛的犬神人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猫又。


“加班加薪就行……”Root耸了耸肩,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视线又回到了Shaw的身上。


“所以趁这几天都只是比较轻松的外勤,丢给其他特工做吧。好好休息。”Hill将手里的文件合上扔进了抽屉,用遥控按开办公室的门示意大家可以走了——当然大家的意思只包括Shaw和Root。


“去酒吧吗Nat?”向门外走去的Shaw回头问道。


“我得洗个澡。”Natasha耸了耸肩,指着汗湿的衣服。


“哈,用Hill办公室的高级浴室。”Shaw一副我识破你了的样子,“Hill?你一会儿载Nat来吧?”


“嗯……”犬神人摘下耳朵上的蓝牙,“不了,我还有文书要做。”


Root差点没笑出来,拉着Shaw的胳膊就赶紧走了。


 


“你干嘛。”出了办公室被拉进电梯的Shaw质问着粗鲁的拽着自己的猫又。


“你傻吗。”Root脸上的微笑似乎有些不同。


“你才傻。”Shaw不服气。


“她要做文书啊。”


“嗷!”


 


“所以……我先去洗了。”红发女人从休息室的衣柜里翻出了自己前几天留在这里的衣服,很显然衣服已经洗过并且用心的折叠起来放在了衣柜的抽屉里。


只不过Hill还坐在办公桌前翘着二郎腿盯着她看。


“你先忙。”Natasha说着就埋头进了浴室,“我很快就好。”


“Nat。”犬神人终于站了起来,几个步子就进了休息室,敲了敲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什么?”门被打开了一条不大的细缝,可以看出红发女人刚刚脱掉了上衣,胸前起伏的山峦被门外的犬神人一览无余。


“我说了要作文书的啊。”


“一起?”Natasha将门开大了点,红色的眉毛不由自主的往上抖了一下。


“当然。”


“还有落下什么吗?”


“有我就够了。”


 


Root和Shaw约好在附近的一家格调还算不错的西餐厅吃晚饭,Shaw让Root先过去了——这样等她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抵达餐厅的时候就可以少等一会儿啦——也是机智。


但是无巧不成书。


“Miss.Groves。”Root正无聊的翻阅着手机里Shaw的短信及电话记录——对,她当然复制了那个犬神人的手机——却被一个沉稳的男声打断了。


“Harry?”餐桌对面坐着的确是Shaw的蛇目父亲。


“你还是叫我Finch比较合适,至少Harold。”Finch扬了扬他的眉毛,将公文包放到一边。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Root收起手机——毕竟偷黑对象的手机这种事还是不要被岳父大人知道比较好。


“我们时间不多,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好了。”Finch扶了扶眼镜。


“等等……你在监视我和Shaw?”Root抬眼看了下四周,发现果然二楼的走廊上正站着Shaw的另一位爹,Mr.Reese,北美灰狼先生。


“对,Mr.Reese复制了你们的手机,而且我也知道你复制了Shaw的手机。”似乎这仅仅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Finch非常自然的承认了,“我们只是想确保你们的安全,还有你们的近况……”


“为了什么?”


“寻找合适的时机举行婚礼。”


合适的时机……


婚礼?


“什么?”Root有些懵。


“Shaw的年龄不小了,我和Mr.Reese都希望她能早点有一个归宿。”


“她已经有了归宿。”猫又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我。”


“结婚只是一个仪式……”


“所以为什么要去做一个根本没意义的事?我觉得我们现在挺好。”Root挑眉看向对方,“再说我相信Sameen也不一定愿意搞这些麻烦事。”猫又的语速极快,虽然表面一副反对的样子,但事实上,Root仅仅只是因为完全没有考虑到结婚而有些紧张罢了。


“Miss.Groves,这并不是请求。”蛇目的脸色冷的极快,“并且Shaw会怎么做也并不需要你操心。”


“Mr.Finch……”


“听我说完。”对方直接打断了Root的话,“我知道你是Bering家的次女,我们家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我和Mr.Reese都是名门出生,血统是纯正的,想必相关事宜你也了解,我想你应该也并不在意Shaw的家世。”他顿了顿,“我们之所以希望你们尽快完婚,无非是想Shaw和你能早日名正言顺的繁衍后代,我相信……”


“所以一切都是为了宝宝?”


“我只是希望你们的孩子不要像Shaw小时候一样……”


“所以一切都是为了宝宝。”


“可以这么说。”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想我……”


“Finch。”低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在Root的身后响起,是Reese,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恐怕我们的谈话要结束了,定位显示Shaw快要到了——看来她洗澡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


“Miss.Groves。”Finch提起脚边的包起身准备离开,“我真的希望你能……”


“好。”Root的回答让两个男人都愣在了原地,“我会向Shaw求婚的。”


这态度转变的太快竟让Finch有些无言以对。


“亲爱的。”Reese挽上了Finch的手臂,拿过蛇目手中的公文包,“我想Root已经做出了决定了,我们该走了。”


“这样……”Finch看了眼Reese,又望向Root,“我会把一些具体的事项,包括婚礼操办都一并发送到你的邮箱……”


“好的。”Root低头看了眼手机,“她到了,你们赶紧的吧,恐怕得从后门走。”


“再会了,Miss.Groves。”Finch硬是被Reese搀着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谢谢你。”


“好吧……”Root说着,坐了下来,目光望向门口方向,凝视着那个正在咨询服务生的小个子女人,“我猜我们现在缺一枚戒指……”


 


“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少。”Shaw将最后一点儿汤也喝的一干二净,擦了擦嘴巴看着Root那一份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物。


“我有些紧张。”看着Shaw这么盯着自己,Root有些不好意思的将鬓角的长发挽到了耳后。


“怎么了?”Shaw看着Root面前的那份才吃了一口的红酒鹅肝,“我可以……”


“吃吧。”Root将盘子推倒了Shaw的面前。


“你怎么了?”虽然注意力有一半都集中在了食物上,但是Shaw还是察觉到了对方的心不在焉,“剩的这么多真是对食物不尊敬。”


“对不起。”


“Root?”Shaw终于放下手中的刀叉,定定的看着对方——这女人今天怎么了。猫又的眼神一直向她的身后望去,“你在看什么?”她皱眉问道。


“命运。”Root的话有些让Shaw摸不着头脑。


但是在猫又看来,她确实在等待她的命运——在Shaw还没有入座之前,她就找到了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她提了她的要求,并且希望对方能够满足——而现在,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超过了对方许诺的时间线了,这多少让Root有些担忧。


“什么鬼?”


“我们的命运。”Root终于收回目光,看着餐桌对面还在状况外的Shaw。“来了。”她说着便站了起来,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终于。”


“Root?”Shaw看着突然出现的一个亚洲男人将一个精致的小纸袋交给了Root。


“阿里嘎多。”Root开心的说了一句Shaw听不懂的话——但不是中文,Shaw会中文,听发音像是日语来着——然后猫又便开心的打开小纸袋,取出里面一个精致的深紫色的绒布小盒子。


等等。


Shaw有些不敢思考。


她似乎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Root。”于是她必须抢在一切发生之前阻止这一切——将一切都扼杀在摇篮当中——犬神人猛地抓住了猫又的手腕,阻止了猫又接下来的动作,“你要干嘛。”Shaw对Root散发出了淡淡的北美灰狼的味道,意图用魂现压制住对方。


但是这似乎仅仅只能压制住Root的混元并且引起四周斑类的注目而已。


这个小花招根本对猫又本身起不了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这难道还不明显吗。”Root说着就打开小盒子,想也不用想,里面是一枚戒指,没有钻石,没有繁杂的花纹,仅仅只是在内圈里刻着“S·S”。


“你敢在这里求婚你就死定了。”


“嫁给我,Sameen。”丝毫没有顾及对方的威胁,猫又的语气轻的快要让人听不清。


“Root……”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犬神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更确切的说是求婚——搞的有些不知所措。


而四周逐渐聚拢而来的斑类则越来越多,就连猿人都不在少数。


“Sameen。”Root单膝竟然跪了下来,“Sameen Shaw,你愿意嫁给我吗。”


旁边的人群中竟然响起了口哨声。


“Root……我……”


“十个月前我都不确定你会不会做我女朋友,但是现在你已经是我的爱人。”猫又伸出手来,掌心朝上,等着身前的犬神人给她最后的答案,“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你在乎我。”Root的眼神中满是宠溺,“所以,嫁给我,我会把我的一切都倾注于你,我愿意把我的心都给你,亲爱的,因为——Sameen Shaw——你是我此生挚爱。”


“嗷!”围观的群众当中似乎都有人愿意因为这样的告白而嫁给这个美丽的猫又了呢。


“嫁了吧孩子。”


“开房开房。”


“点头啊!”


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声音都在怂恿着Shaw接受Root的求婚。


“你真他妈是个难搞的猫。”Shaw骂了一句,搞的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出声了。


就连Root都愣神了。


难道命运在跟她开玩笑?


“我都说了你敢在这里求婚就死定了。”Shaw的脸颊染上了淡淡的苹果红。


而Root依旧单膝跪地挺直了身板等着Shaw的答案。


“这种事不是应该找个私密的地方有一个盛大的晚餐么。”Shaw一把将Root从地上拽了起来,力气大道让猫又觉得有些晕眩,“总之你欠我一顿好的。”犬神人说着,红着脸抬头吻住了猫又柔软的双唇。


“耶!”


“棒极!”


“哭了!”


周围的迷妹哦不,群众们都流下了热烈的掌声,爆发了感动的眼泪——等等,又错了,是爆发了热烈的掌声,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不好意思,作为旁白的本旁白也是已经激动地语无伦次无言以对了。


 


【求婚成功之后】


 


“Sameen,蛋糕要个五层的够吗?还是十层?”Root用肩膀夹住手机,手里还抱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


“十层。”


“Shaw,你那边宾客的名单定下来了吗?一共多少人?”Finch的声音。


“两个。”


“就两个?”


“我上司和她女伴。”


“谁?”


“Maria和Nat。”Shaw翻了个白眼。


“Hill探员和Romanoff探员啊……”


“花园里的座椅都布置好了,还有什么不?”Reese刚进家门,没想到到处到摊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夹,“我才去花园待了一上午这儿就怎么了。”


“Mr.Reese你向老师确认了么?”


“老师?”Shaw皱了皱眉头,“Elias?”


“嗯,Carl说他会来的,Anthony也会来。”Reese一屁股坐在了Shaw旁边的沙发上,把脚翘在了茶几上——和身边的小犬神人一模一样。


“你们就不打算帮忙吗?”Finch看着沙发上不仅慵懒还一脸嫌弃的父女二人不禁有些怒火中烧,“John!”


“我风湿犯了,膝盖疼。”Reese眯着眼睛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


“我也膝盖疼。”Shaw有样学样的瘫软在沙发上。


“天啊……”Finch气的一把将各种文件夹扔到了桌上,“你们那都是报应!”说着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大厅。


“等……等等……”Root肩上还夹着手机,怀里还抱着一大叠各种婚纱款式及材质样本的资料,“怎么回事……”


猫又可怜兮兮的站在大厅中央。


所以现在只剩我了?


 


【再之后】


 


她们就结婚了。


 


------------赠送-----------


【婚礼片段】


 


“Sameen,别只顾着吃啊,招待一下客人。”已经完成了仪式,Root和Shaw终于松了一口起——但是似乎只有Shaw真正松了一口气。


“吃饱了才有力气招待客人。”


“Sam。”是Natasha的声音。


“吃蛋糕吗?”Shaw说着,切下一大块递了过去,“味道很不错。”她注意到红发女人的身后还跟来了好几个人——等等,Shaw感到一丝不太对劲。


这莫名而来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


“谢谢。”Natasha说着用叉子叉起一小块放进了嘴里,然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给身边的Hill也喂了一大口。“对了,Sam,你应该还没见过这两位。”Natasha冲身旁的两个男人歪了歪头。


“他们是……”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人,Shaw不易察觉的动了动鼻子,奇怪,不认识这味道,可又是斑类没错。还都是长发,这个金头发的还有胡渣,黑头发的还拿着手杖……这么复古?


“你一定是Thor?”身旁的猫又歪了歪脑袋,友好的上前轻吻了两人的脸颊,“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他弟弟?”


“猜对啦。”黑头发的男人勾上金发男人的肩膀,“所以你是聪明的那个。”他把目光从Root身上移到了Shaw的身上,“你是暴力的那个。”


“耶!猜对啦!”Shaw装出一副可喜可贺的模样,然后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恭喜你们。”金发的叫做Thor的男人给了Shaw一个拥抱和热情的脸颊吻,紧接着黑头发的男人也给Shaw来了一遍。


“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Shaw还是比较好奇这个问题,她根本闻不出这两个人是什么斑类——而且她不知道Natasha是怎么做到的,和长得这么高的一群人站在一起,不难受吗,这压迫感太强烈了,她简直分分钟想扭头就走。


“我是奥丁之子,Thor。”金发男人的大手揽上黑发男人的腰,“这是我弟弟Loki。”


“然后?”


“他是鹰,我是蝙蝠。”黑发的男人往金发男人怀里靠了靠。


“我以为会飞的斑类已经绝迹了。”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这样。”Shaw摆摆手,端起刚刚装好的一盘食物扭头就走,“再会了。”


“怎么了Sameen?”


“我脖子很累!”


 


“也许我们该让Tony来。”


-----------------------------



这身高,这小肚砸和小飞机场简直根妹,看见的当场我就右键了(doge)

评论

热度(235)

  1.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