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Particular Solution-以毒攻毒

青凉:

本章领衔:Root,Sameen Shaw


其它:Harold Finch,John Reese


 


事情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喂,我不想去!”Shaw甩开了Root的手臂,站在原地没有要进门的意思。


“Sameen,你都已经到这里了,还有什么理由不进去呢。”Root扶在门把手上的手放了下来,“听话,不然你爸会找我麻烦。”


“关你什么事。”


“事实上,这确实关我的事,亲爱的,听着,你两个爸就在这门后,我想他们能让你来这里,也不差让你进去了吧。”Root挑了挑眉毛。


“喂……这是我家……但是他们让我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要干这个。”这的确曾经是Shaw住地方——事实上这里就是老两口一直住的地方,一个不小庄园,很是清静——不过谁也不知道这庄园的地下究竟藏了些什么。


“你要明白他们的用意,亲爱的,他们只不过是为了你好。”


“别叫我亲爱的。”


“好的,Sameen。”


又来……甜言蜜语。


Shaw低头看着Bear,似乎连它都在催促自己。


“很快的,我们进去吧。”


“解散。”她翻了个白眼这么对Bear说道,紧接着便一个步子,一胳膊肘撞开了虚掩着的门。


麻烦死了。


 


其实真的没有Shaw想的那么恐怖,或者复杂。


只是老两口终于听说Shaw有繁衍后代的意思之后,就赶忙动用了手边所有的资源,找来了一个场外支援而已。


至于老两口是怎么知道Shaw有繁衍后代的意思……


 


“着实如此?”Finch连手中的花茶都拿不稳了。


“她确实没有魂现。”Root正微笑着坐在老两口的对面,进行每周一度的“Sameen Shaw身体及精神状况报告大会”。


“Harold,别激动,这是好事。”坐在一旁的Reese将手放在了身旁蛇目的膝盖上捏了捏。


“当然。”Finch放下手中的茶杯,思索了一会儿,“那么这样的话,我想我们需要仔细的研究一下了。”


“研究什么?”Root抬了抬眉毛,“她已经在好转了,不管是什么原因……”


“不,不。”蛇目的眼瞳在眼镜片之后闪着一丝狡黠的光,“原因我并不是那么好奇,但既然Shaw已经能够繁衍后代,那么,是时候请一个基因顾问了。”


基因顾问。


对。


对于家庭富裕的重种来说,繁衍后代之前请一个基因顾问是很常见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必须的。毕竟后代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于是,尽可能多的掌握关于后代的信息对他们来说是一项安全保障。基因顾问们帮助重种分析后代可能出现的魂现,他们计算出精确的概率,进行分析,研究基因样本,预测潜在的风险——这一职业近几年来相当吃香,越来越多的斑类通过基因顾问帮助自己降低繁衍后代时所可能承担的风险。当然啦,这一行里也分好坏,有的胡说一通,拿了钱就跑路,但也有的着实是这一领域的顶尖专家,就比如今天这位。


 


“你好,我是Dr.Lewis,Lauren Lewis。”金色头发的女人伸出手来。


“Sameen Shaw。”可一脸臭脾气的犬神人并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Samantha Groves,叫我Root就好。”Root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挽救了这个尴尬瞬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坐在一边的Harold因为Shaw的不礼貌皱了皱眉头。


“我给完你们样本就走,没什么好开始的,这事情一秒就能解决。”Shaw根本没有坐下来的意思,不过,她倒有些好奇,这个叫做Lewis的女人的味道有些奇特,明明有相当一部分猿人的味道,但又混杂着蛇目与犬神人的气味——别误会,肯定不是她两个爹的。当然啦,她还不知道Root姐夫曾今和这个医生一起做过项目,更不知道那一场遇见了许多熟人的拍卖会,因此她完全不知道对方身份,不知道对方背后那个不可小觑的靠山。


“事实上,这部分我们已经完成了。”Dr.Lewis微笑着从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了一份报告,“今天我们就可以直接开始分析了。”


“什么?”Shaw不可思议的看向身后的两个男人,然后又转向Root,“你知道?”


“算是吧……”坐在沙发的扶手上的Root撅了撅嘴,“他们只是向我要了几根毛发。”


“几根毛发?”Shaw重复了一遍,眯起眼睛看着Root,“经过我允许了吗?”


“事实上……我并不需要。”Root歪了歪脑袋,“反正你经常魂现,每次都会掉毛,它们既然落在我公寓里了,你又没有要回去的意思,那我想那些东西就可以任我处置了吧?”


“你这蠢猫……”


“Shaw。”一个声音适时的阻止了想上前一拳打晕Root的Shaw,原来是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Reese,“我也不愿意来,但是既然来了,那就蛮听吧。”他头也不抬的擦着手里的枪,但可以感觉到说完这番话从身旁的蛇目那里传来了阵阵凉意。


扯。


真是扯到蛋。


Shaw最讨厌这样的麻烦事,简直比她做任务的时候不让爆头还让人心累——至少碎膝盖的时候还有动听悦耳的哀嚎声。


“事情办不完,Bear可没晚饭吃了。”Root拍了拍沙发的靠背,示意她坐到身边。


“别多想。”狠狠的翻了个白眼,Shaw终于妥协了,愤愤的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狗。”她盯着身旁的猫又咬牙切齿的说着。


“那么,是这样的,鉴于目前所收集到的资料来看——由于你们这边的采样并不全面……”Dr.Lewis看了眼两个老男人,给每人都发了一份材料,“所以测算出来的数据并不能完全精确。”


“可是我们都跟你说过了,我是蛇目家族,具体的我不能多说,Mr.Reese是犬神人家族,具体的……”


“也不能多说。”Dr.Lewis有些苦恼的抱着双臂,“所以,你可以保证你这一脉的每一个人,追溯到源头,全都是蛇目?或者全都是犬神人?没有混杂一个其他斑类?”


“呃……”


“那么这样数据就是不精确的。”似乎这个Dr.Lewis有些偏执?“而且,这边,Bering家就更复杂了,猫又和熊樫,Ms.Groves和她姐姐就是很好的例子,天哪……想到她姐姐和Wells家……唔……希望他们不要来找我做顾问。”


“其实Wells家有自己的家族顾问,我们家也有过……”Root皱了皱鼻子,“只不过我不在里面而已。”


“这很好,所以我联系到了Bering家——原来给你们做基因顾问的那个人,要来了数据,结果还好,并没有我想象当中的那么复杂。”Dr.Lewis扬了扬手中的报告,“我们假设Mr.Finch和Mr.Reese都是百分百纯血统的蛇目和犬神人,那么,Shaw就是有百分之五十的蛇目基因和百分之五十的犬神人基因,犬神人为显性。那么如果他们并不都是纯种的斑类,那么,这个比率还要下调——我们先不说这个,这个比较复杂了。Bering家这边,Ms.Groves,你知道其实你妈妈并不是纯血统的猫又。”


“什么?”这事似乎连Root自己都不知道。


“这个是你姐姐证实的,你妈妈这一脉当中,追溯回去,有一个犬神人,至于这个犬神人是不是纯血统犬神人,这个就还需要……”


“等等。”


发话的是Shaw,大家的视线一下都集中到了这个小个子犬神人身上。


“请说普通话。”


咦,难道刚刚不是普通话?


“我是说……”


“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不知道擦了第几遍枪,Mr.Reese终于抬起头来,“那些都微乎其微,我们只需要一个大概的数据,最重要的其实还是……”


“自律神经缺陷。”Dr.Lewis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对方的担忧。


Root注意到身旁的Shaw换了一下坐姿。


紧张了?


克制住想要上扬的嘴角,Root将手轻轻的打在了Shaw的肩上,控制自己在有限范围内散发出猫又的味道。


当然,这逃不过Shaw的鼻子,她当然感觉到了那个熟悉的气息,只不过这个味道帮助她放松了一些——当然还有肩膀上轻微施力的手。


所以某些方面来看,Root还算是个大暖男,哦不,大暖猫。


“关于自律神经缺陷这一块,风险是降低了很多,因为Ms.Shaw和Ms.Groves都是恒温斑类,所以这个风险降到了百分之二十五。”


“二十五?”Finch的声音很轻,但却比什么都重。


“我才百分之五呢,这明明升高了。”Shaw皱了皱眉头。


“这不一样……我得想想怎么跟你解释……”Dr.Lewis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用简单的语言来描述这两者之间的差异,“这是,是遗传概率的问题。”她有些着急。


“我了解,医生,你的分析报告上都有数据,这个我们会自己看的。”刚才一直仔细的看着材料的Root已经大概了解了个中大致的意思,“预防措施呢?没有什么办法能降低风险吗?人为的?”


“很抱歉,目前还没有。”


“只能这样了?”似乎连Shaw都想最后挣扎一下。


“只能这样了。”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所以,两个老人家虽然有些担忧,但是Shaw最终的反应还是令人欢喜的。不管怎么样,他们相信自律神经缺陷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他们已经把Shaw养的这么好了,不是吗?


 


“不。”Shaw摇着头。


“也许Dr.Lewis有可以帮得上的地方,为什么不问问呢。”Root拽着Shaw的手臂。


“该解决的一并解决了吧。”Finch拉着Reese站起身来,扣好西装的扣子便离开了。


搞什么鬼,这两个死老头子。


“其实,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好解决的。”还没等Shaw来得及逃走,Dr.Lewis就语出惊人的引起了犬神人的注意力。


“什么?”Shaw和Root互相看了一眼。


“你父亲说,你会在亲热的时候魂现?”


“对。”Root猛地点着头,“每次我还没怎么她,她就魂现了,而且是晕过去。”


“喂……”旁边是犬神人快要翻到外太空的白眼。


“并不用害羞,我做过上百次基因顾问,偶尔也会碰上像你这样的……”


“我是第几个?”


“三……”


“三?”又是快要翻到外太空的白眼,Shaw原本以为至少会有两位数,


“有解决方法吗?”猫又迫切的声音。


“我觉得你这种情况是太害羞导致的。”Dr.Lewis捏着下巴看着Shaw点了点头,“你不要压抑自己,你得尝试自己表达自己的情感。从这个会面开始到现在,你始终都面无表情——除了翻白眼。我觉得你应该尝试表达自己的内心,Ms.Shaw,这一点Ms.Groves就做的很好,她总是很乐意分享她的内心。”


“她是情感泛滥症患者好吗。”Shaw对医生的话嗤之以鼻。


“情感泛滥症患者?我第一次听说……”Dr.Lewis认真的拿起笔记了下来,“回去查查……”


“不好意思,我乱编的。”Shaw简直对这个医生失去了希望。


咦。


不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Shaw开始对这种事情抱有希望了呢。


“Sameen,正经点。”Root捏了捏对方的手臂,“可是Dr.Lewis,到底该怎么办?”


“也许你们可以在前戏的时候跳点小舞什么,放松一下。”


“我估计这没用,她也不好这口……Sameen只有上次在电梯里没有魂现,但是我们也没有很大的进展,不过那次她很主动。”Root和医生还真是什么都说。


“Root……”可是一边的犬神人可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


“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一次例外的原因应该是Ms.Shaw害怕被人发现所以才极力控制自己,才做到了不魂现。”Dr.Lewis咬着手指努力思考着,“而且你这么说,应该都是你主动,也许你该试试让她主动?”


“让她主动?”猫又瞥了眼身旁的犬神人,“我猜她都没想过。”


“谁说的!”话刚说出口,Shaw就觉得哪里不对,“不是……”


“这样很好,也许你们可以试一试类似的环境,容易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这样Ms.Shaw可以锻炼自己在兴奋的时候控制魂现的能力,多试几次,也许在私密的地方做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现在呢?”猫又突然靠近了身边的人。


“现在?”犬神人突然感到一丝恐惧。


“像这样。”


还没等Shaw反应过来,Root就已经吻了上去。


然后Root呸几下。


“你看,医生,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Root将嘴边残余的毛发清理干净,摊手看着沙发上的一大坨,“你说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呃……这……”




-----------跳个小舞什么的真的就算了吧-----------



#我的小肚砸不是随便长的

评论

热度(218)

  1.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