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Rogue-流氓

青凉:

本章领衔:Root,Sameen Shaw


---------------


统一回复更新速度慢的原因:脑袋很忙,并且这几天在剪视频[手动doge]POI全员向


---------------


“嘿!”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Shaw就胸口一疼,肩膀一沉,怀里的猫便不知了去向。


“蠢,猫。”先是低声骂了一句,Shaw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即使隔着衣服,猫爪子还是在她胸口留下了三条血痕,还有一条刚划破皮。


真是猫跟主人一样蠢!


心里极度不爽,Shaw翻了一个大白眼,真是亏了她刚才还那样给她挠痒。


也不知道打疫苗了没有,该死。


看着胸口出血的情况比她预料的稍微严重了一些,Shaw决定还是先清理一下比较安全,可是当她刚抬起头,眼前的一幕却差点把她吓傻了。


“Sameen……”床上正坐着头发凌乱的Root,正用她刚刚包着自己的那床被单胡乱的裹着自己。


“什么……鬼?”Shaw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难道刚刚自己跟Root睡在一起——不可能啊!她不可能没发现啊。


“早、早上好……”可Root却并不像平时那样一脸得意与自信,相反的貌似还有些歉疚的样子。


“你他妈是怎么……”先是愣了一下,Shaw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是那只猫?”她直接问到。


“什么?”耸了耸肩,Root依旧一副装糊涂的样子。


“你是美短。”Shaw越来越坚定自己的想法。


“你在开什么玩笑……”Root有些尴尬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骗子……”慢慢的靠近床铺,Shaw眯了眯眼睛。


“没有,我没有骗你!”这下Root的表情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给我你的手。”


“不要。”


“给我。”


“不要!”


“Root!”


“不……”


还没等Root反应过来,Shaw就已经一下子跃到了床上。Shaw想要捉住Root的手,而Root想要逃开Shaw捉她的手——两个人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不过也很快,Shaw没花多大功夫就将Root的手腕紧紧的牵住了。


她要闻她的手目的很简单:刚才那只美短逃走的时候前爪在Shaw的胸口留下那几道伤痕,现在Shaw只要一闻就能闻出她手上是否戴着自己的血,这样Root是不是美短就一目了然了。


Root皱着眉,眼神也弱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副高傲的电脑专家的样子。她正被Shaw压在身下,手腕被对方紧紧的钳住。


“别动。”相当严肃的威胁着,Shaw低下头,却发现Root一点也不配合,并没有伸直手指好让她方便一些。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Shaw没多想,反正她才不会上当放开Root的手。于是毫无意识的,她用鼻尖顶开Root的手指,仔细的吻着她的指尖。


左边。


然后右边。


“你还真是可爱呢,Sameen。”看到这番景象的Root真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似乎心情比刚才好了许多。


“你就是美短。”赶紧将鼻子从Root的指尖上移开,依然没有松开对方的手腕,Shaw先转移了一下话题。


“然后呢?”这下换做Root问了。


“为什么一直骗我。”


“没有啊。”


“可是你明明是一只白色豹子!上次!”Shaw有些着急的说着,“而且所有人都以为你是白色的豹子!”


“那只能说你们太天真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我的魂现是那只白色的豹啊。”似乎已经认了自己被看穿了魂现的真实身份,Root反而变得比刚才自在多了,“我猜你不会不知道‘变魂’吧。”


似乎确实是这样没错,Shaw仔细想来对方确实没有亲口说过自己的魂现,但是这样故意造成误解……还故意变魂……想着想着Shaw就越来越气。


“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吗?”Root瞥了眼又一次跨坐在自己身上的Shaw问道,“隔着这么薄的被单我可是什么都感觉的到哦,你炙热的……”


“闭嘴!”


“看,你的耳朵又冒出来了,Sameen。”


“闭嘴啊!”


“真的好可爱呢,还有尾巴呢,Sameen!”


“Root!”


 


Shaw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脸色没比吃了苦瓜好太多。


“为什么要骗我。”她低着头,等着Root将衣服穿好。


“我没有。”Root随意的套上一件睡衣,绑上腰带,便也盘腿坐到了床上。


“你明明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是那个白色的豹子!”Shaw抬起头,一脸的不爽。


“那是你们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我从来没有说我的魂现是什么。”Root依旧镇定的看了看自己的黑色指甲。


该把它们卸掉了。


“可是你错误引导。”


唉。


真是百口莫辩,Root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豹子就豹子,美短就美短,不都是猫嘛——只不过大小不太一样罢了。


“难道你要我那时候用我真正的魂现来给你取暖吗?”这样反问着,Root还真是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大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一直用魂现支撑自己,没想最后终于安心睡着的时候却没有控制好自己,直接睡魂现了。


“我有没有要你给我……”


“你当时都已经晕过去了,Sameen,你不可能让我变成一只美国短毛猫,难道你要我躲进你的怀里么?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当然选择变魂成大型猫科动物,不仅有较高的体温,还有足够的身长可以覆盖你的身体。”


“那后来那么多次任务!我看你每次魂现也都是那只白色的豹子!”


“你认为敌人闻到豹子的味道害怕还是闻到小猫咪的味道害怕?你认为敌人觉得对面冲来一直豹子恐怖还是冲来一只小猫咪恐怖?”


“狡辩……”


“Sameen你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你才是无理取闹,你是睁眼说瞎话!”


“你要是不愿意相信我说什么都没用。”


“为什么是白色的豹子。”Shaw却突然问了一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


“白色的豹子?”可似乎这一下子难倒了Root,“喜欢。”她脸上的为难之色很快就被她的挑衅盖了过去。


“好像我会信一样……”Shaw当然捕捉到了她那一瞬间的表情,给对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就不能说实话吗。”


“我哪里没说实话了。”


“满嘴跑火车……”又是自顾自的嘀咕,Shaw甚至不想浪费自己的力气抬头看着眼前这只不诚实的猫又。


“原因很简单,我必须变魂,这是由不得我的。”Root摊了摊手,她真的不想说这些,如果对方不是Shaw,她是绝对不会说她接下来要说的这番话的,“你知道我姐姐和我姐夫,她们的工作性质导致家里的人很容易受到牵连。那阵子就是严重到了那种程度,我被迫隐姓埋名,变魂,才能保证我自己的安全。”没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但同时又是残酷的,那一段日子过的很艰难,Root曾今发过誓再也不去回想,可是,不管怎么样,那段经历都已经影响了她大半辈子。


Shaw终于抬起了头,这回她多少从猫又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些无奈。她知道Root家里的一些事情,但是她没想过严重到需要靠变魂来保证生命安全这个地步。


“我不希望别人觉得我可怜,那时候我最崇拜的人,那个猫又,她的魂现是一只豹子,真正的豹子,她总是保护我……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一只令人同情的小猫咪,我想要变得像她一样——有能力保护想要守护的东西。”说着说着,Root的眉宇之间多了一丝伤感,“可惜的是,我只是一只中间种猫又,而且我那时候太小了……对,我能成一个豹子的魂,但我却没有办法改变我皮毛的颜色。”


“Root……”似乎知道自己的问题戳到了对方的痛处,Shaw有些歉疚的看着对方。


“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只成白色的豹子魂,就算我到了青年期,能成一个真正的豹子的魂,但是我还是选择成白色豹子的魂……”Root的眼神比之前还要黯淡了一些,“也许我只是不想替代那个人而已……”


“对不起……我不该……”Shaw看着对方低垂的眼帘,微微颤动的长睫毛,真恨不得摔自己一巴掌——为什么问一个这么蠢的问题。


“也许只是完整的豹子魂现成魂起来太耗费精力了吧!”突然间又恢复了平时的自信和那股假装轻浮的样子,“还是性价比高一点好不是吗?”Root笑眯眯的反问道。


“呃……也……也许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Shaw只好愣愣的呆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对方或许有机会将话题转向另一个方向。


“不过你怎么一亲热就会魂现呢?”不过似乎这个新的话题并不令人满意。


“要你管……”


“当然要管啦,Sameen,你可是我未来的……”


“闭嘴!”


“Sameen,你刚才都把我看光了的,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啊。”


“你刚刚明明都裹在被子里!谁看了你的!”


“别害羞了,你刚才可是拎着我的尾巴把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的。”


拎着……尾巴?


Shaw愣了一下。


日。


她刚刚为了分辨那只猫的……还特意……


“我那时候不知道!”Shaw的脸马上又红了起来,“再说魂现和真人怎么一样!我才没有看过你下面!”犬神人笨拙的辩解简直为这次猫犬辩论大赛完美的增加了一项“最佳死皮赖脸奖”——对,我是看过,可是那不一样!


“你要看我也并不介意就是了……没想到你是个流氓……”顶着额头上的无线网络标志,Root一副梦里都要笑出声的样子,“比我还急呢,这么想要生宝宝、给老两口抱孙子吗?我一直以为他们急,没想到Sameen你比他们还急。”


虽然对重种来说繁衍后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


“我才没有!你才是流氓!”Shaw除了否定Root的话,根本已经想不出任何反驳的对策了。


“啊,这样的话……”可对方却越发认真起来了,甚至从床上移到了Shaw的身边,“你说我们会先生个小猫咪还是小狗狗呢?”完全无视了对方的回答,Root靠的离Shaw越来越近,甚至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该死,这个女人刚才那股泪眼汪汪的可怜气氛不会都是装的吧!谁能变脸变得比马桶圈落下的速度还快啊!


“不是什么小狗狗!我是狼!”Shaw努力的将整个身子都往另一边倒去,想要避开身边这只猫又不断侵袭过来的气息,却不想她这么做却是给了对方可趁之机。


“哦!”似乎明白了什么,Root更加不给Shaw留余地,整个人都倾了过去,“那我们就先生一只小猫咪!放心,Shaw,说不定我们能生一只大型猫科动物!”连斑类的种类都假象好了,Root把整个未来描绘的有声有色,“不过是你先生还是我先生呢?Sameen?”


咦。


这似乎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不要!”虽然本身的意思是根本没想过和对方繁衍后代,但是似乎很快就被对方曲解了。


“这样可就不好办了哦。”Root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因为啊,我本来是想让你先生宝宝的。”


“Root!”整个人都被挤到了沙发的角落,Shaw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是一只北美灰狼,却被一只美国短毛猫逼成这幅狼狈的模样——要是被别人知道可真是一件要笑出魂现的事。


“要不我们今天就来试试吧?”Root很快就倾身压上Shaw的身子,一只腿十分自然的就顺势压进了Shaw的双腿之间——当然啦,她早就注意到Shaw宽大的衣服下没有底裤这件事情了。


“闭嘴!”Shaw毫无还手意识的只是一味的用凶狠的眼神盯着对方——但对方似乎还变得更加享受了。


“Sameen……”大腿隔着薄薄的布料顶在了对方的耻骨上,Root伸出手指将Shaw领口的衣服往下拽了拽,露出刚才还是小猫的她留下的那三道伤痕,“我会闭嘴的。”她这样说着,完全不顾及已经脸红到脖子根、面部表情僵硬到快要石化的Shaw,就这么将唇瓣覆了上去,用舌尖轻轻舔舐着还带着淡淡铁锈味的伤口。


果然是无法抗拒呢。


Root感受着身下这个犬神人迅速上身的体温,更加的得意了起来。


 


很可惜。


这回……


她错了。


 


“呸!”


Root猛地抬起头,嘴巴里满是掉落的灰白色毛发。


“日!”


笨狗!什么毛病这么多!


她在心里暗骂着。


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又魂现了!




----------------------------------------------------------


--------下面是开的太大的脑洞,诸位请留心膝盖--------




这是当事人给本报发来的福利照(据说事发当时是这样的)↓





但具知情人士透露,大锤当时可能是这样的↓





最后是另一个当事人的事后感言↓





评论

热度(302)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