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Pussy-猫

青凉:

本章领衔:Root,Sameen Shaw


其它: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


-------------------------------------


希寡戏份极少,看完前四段可走人。


-------------------------------------


 


Root刚打发走Hill和Natasha,便一伸胳膊倒在了沙发上。


上帝。


终于能清净会儿了。


Root侧着身子蜷缩在沙发上,看着眼前正窝在床上的犬神人——对,把Shaw运回来之前,Hill特地找来了局里的重种冻结了Shaw的魂现,让她恢复了人形。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搬运一只不能自控、浑身散发着浓重重种荷尔蒙味道的北美灰狼着实是一件太过吸引人眼球、并且令人烦忧的事情。不过归根到底还是因为Root的原因吧,她可不想自己的宝物被他人觊觎,所以特意请Hill帮忙,也算恰巧,Natasha的前任拍档——那个胸前带五星后来去和手臂带五星搭档的那位——就是重种,就请来帮了个小忙,于是现在Shaw才能安安静静的躺在Root家的床上,而不是浑身长毛的卧在神盾的某个冷冰冰的水泥地下室里。


总算是能安心了。


忙了这么多天,就连Root都有一些体力不支——自从Shaw失联以后,她就没睡过,也很少吃东西。可是现在,当Shaw静静的躺在她的床上的时候,她本以为她可以安心的睡去,或者至少吃一点什么。但一切都与她所设想的相反,她甚至更难睡去了。虽然她似乎已经到了身体所能经受住的极限,甚至从遇见Martine开始就试图用魂现的力量支撑自己——那时候她的魂现被冻结住了,一直等到Shaw失去意识,她才感受到自己魂现的力量慢慢回来——直到现在她也还在使用魂现的力量支撑着她自己。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很怕自己这么睡下去,一觉醒来,Shaw就不见了——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鉴于对方的性格,一走了之一般是她最拿手的避免尴尬的方法了。


可是为什么会害怕。


Root自己也不知道。


她挪了挪沙发的靠垫,让自己缩的更舒服一点,同时依旧可以清楚的望着Shaw孩童般熟睡的样子。


真是难得,这家伙也有这样安静的表情。


她几乎是傻傻的笑了起来,带着轻微的颤音。


她都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这个情感白痴的——对啊,Shaw完完全全就是情感白痴嘛,不然应该早就被打动了才对,有谁会耐得住自己这样的攻势呢?


Root终于不再望着Shaw,正过身子将手臂垫在了脑袋下面,望着天花板继续想着心事。


大概是在酒吧的时候?


不不不,那只是第一次见面,Root可不太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不可否认,她在看到对方因为不适应人鱼创造出的环境而不停的咳嗽的时候觉得她可爱极了。


哦不对,事情应该再往前追溯。


应该从她还是技术部小妹的时候,她就爱上了北美灰狼,虽然猜测过来最开始引起这个的应该是Shaw的父亲,但是那个天真单纯的技术部小妹从此就爱上了北美灰狼一族——所以在她发现那个可爱的小狗狗魂现就是北美灰狼以后,她的沉迷速度很快就翻倍了。


就像你在电脑上用两倍速放着《楚门的世界》。


只是这一次换做监视者作为主角。


结果还是一样的,监视者开着主角光环两倍速一路杀到结局——她成功了。


还真是微妙。


要是Shaw不是北美灰狼呢?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喜欢她?


不知道耶。


她不确定的皱了皱眉头,又侧过身子望着Shaw。


她的脑袋中突然浮现出Shaw变成狼的样子,毫无防备的趴在自己的身上。


虽然真的很重……


管他呢,反正现实就是这么美好,她喜欢这个矮矮的犬神人,恰巧她是她最崇拜的北美灰狼,而对方现在正身无寸缕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只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单而已。


想着就算Shaw就这样离开,自己睡觉的时候依然可以闻到淡淡的Shaw的味道,Root就已经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更多是用以阻止自己跳起来大声狂欢的冲动。


不知道Sameen醒过来会怎么感谢自己呢……


想着这个问题,Root闭上了眼睛。


自己可是帮她解决了一个大危机呢——要是被人知道自己脖子上戴着线圈穿成那样并且之前还做过那样羞耻的事情,按照Sameen的那种性格一定会觉得还不如死了痛快点吧——只是很可惜的是没有留下一些照片什么的,不然也许以后在某些方面还会有些用途。


Root叹了口气,用手臂遮住眼睛。


无所谓。


她相信她们也能走到那一步。


也不难,不是么。


不过呢,在这之前,她可需要充分的休息一下了。


终于安心以后,一闭上眼睛,困意就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席卷而来。


Sameen……


猫又动了动鼻尖,在确认空气中还流动着那个犬神人的味道后,便任由自己跌进了水流——那感觉熟悉的像是进入了人鱼创造的空间。


呀,好久不见那个人鱼了。




 【Shaw】




阳光。


感受到脸上暖暖的一片,Shaw翻了个身子,却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她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并且在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有穿之后赶紧用床单裹住了自己。


搞什么鬼。


Shaw的眼睛被窗外洒进的眼光刺的睁不开,她伸手揉了揉眼睛,这才睁开眼睛。


什么鬼!


她这才发现自己手腕上还残留着的红色的勒痕——记忆中的画面像是撞车一般呈现在脑海当中,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所有的那些,她被Martine抓走后的一切,她都没有忘记,手铐,脚链,项圈——甚至口塞……


“操!”


虽然处于极度恼怒的状态,但Shaw也只是压抑住自己声音轻轻的骂了一句。


该死的。


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等等……


Root的样子如原子弹一般在她的脑袋里炸了开来——她意识到自己那副羞耻的样子被Root看的干干净净了!不,还遗漏了什么……


Shaw在脑袋中苦苦搜索着,她的记忆在最后变得不是那么清晰了……一定是药物的副作用。


该死的Martine!


手里紧紧的揪着身上唯一的被子,Shaw突然想到了什么。


赤裸的……


自己跨坐在Root身上的画面就这么一下子占据她的脑袋。


操。


还挺柔软的,她的小肚子……


Shaw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可恶耳朵又冒出来了——不过这么一来一切都接上轨了,自己强吻Root的时候就已经快要魂现了,对方一开始是其实还是不情愿的,后来因为有人要强行进入房间,所以她才回吻了自己逼着自己魂现,自己那样狼狈的样子才能不被别人看见……


虽然说是帮了个大忙……


可这么说来对方早就知道自己一亲热就会魂现?


自己也就只有在办公室那一次露了耳朵才对……


啊呀!真是麻烦!欠了个大人情了……


Shaw用被单将自己裹好便下了床——按照那样的进程来说,Shaw动了动鼻子,确定了空气中满满的Root的味道,但又和她之前闻到的有些不同。不过不管怎样,这里应该就是Root家了吧。单身公寓的样子,简单到卧室和客厅只用一个帘子隔了起来,厨房也是全开放式的,就连卫生间也只是用磨砂玻璃隔起来的一小块地方而已。注意到床铺边的沙发上散乱的扔着几件衣服,Shaw随手抓起一件宽大的体恤衫,看这个尺码也不像是Root的衣服,不过还是先穿上吧,长度上是足够把该遮住的部位都遮住了——她有时候真的很庆幸自己是狼,尾巴不会像犬那样高高翘起……


唔。


呆在一个满是猫又味道的房间本身就很不舒服了,


现在连自己身上也满是奇怪的猫又味道……


嫌弃的扯了扯衣服的领口,Shaw边整理好衣服边走到了客厅,奔着冰箱就去了——她的喉咙从她醒来开始就干的不行,她需要一些水——还要食物。


猛地打开冰箱,却看见里面只放着些牛奶、面包和水果,Shaw翻了个白眼拿出牛奶闻了闻——很好,不是坏的。然后又找了个夹了一片薄薄火腿的三明治出来——她简直不明白,Root这家伙怎么吃得这么素。


几口就把三明治就着牛奶吃完了,Shaw这才略显满足抹了抹嘴,然后,从现在开始,Shaw才开始思考为什么Root不在家里这个问题。


不过奇怪的是,她可以闻到猫味——淡淡的不是很重,但是就像先前她闻到的那样,有点和平常的Root不太一样。Shaw轻轻的动着鼻尖,连同这她的眉心也微微的皱了起来,她循着味道又回到了卧室,很快就找到了味道的来源——沙发上的那堆衣服。


切……


Shaw翻了个白眼,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驱散鼻腔中浓重的猫又味道。


也不知道几天没洗了味道这么大。


伸手随意的撩起一件衣服,却看见了衣服下面一团毛茸茸的东西——Shaw本以为只是一个靠垫或者毛绒玩具之类的——可是很明显那个东西对Shaw拿开衣服的动作有了反应,抖动了一下。


什么鬼!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花眼了,Shaw抱着手上刚刚拿起的衣服小心的靠近那团极似绒毛玩具的物体——大面积的黑白灰三色条纹,看上去很柔软的样子。Shaw蹲了下来,将脸凑近那团绒毛,用力的闻了闻——是猫。


猫的味道。


这下Shaw就比较放心了,她伸手挠了挠那个小东西的脊背,很快对方就扭了扭身子,露出了真面目——是一只美国短毛猫。


没想到Root那种家伙竟然也会养宠物,而且还是猫——她没养一只狗天天蹂躏真是稀奇了。


Shaw知道自己从小就无法抗拒小动物——她突然想念起Bear来,那是她父亲们养的一条马里努阿犬。她去神盾学院的时候就想带着Bear,可惜学校不允许饲养宠物。毕业以后她一个人住了,费了好大的口舌也没说服她爸爸们让Bear和她住,最后气的没办法,临走的时候把家里所有能吃的都搬走了,一个星期都没接两个老人家的电话,连周末也不回家共享高级牛排。最后两个老男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商议了一下还是买了把Chey Tac的M200狙击枪作为补偿送给了她,她这才妥协。


看在对方充满诚意的份上,就不再追究这件事了。


Shaw揉着那只美短的毛,从背上慢慢的移到肚子,对方竟然没有反抗,而是发出了享受的呼噜声。


可爱的家伙。


没多加考虑,Shaw轻手轻脚的将还半睡半醒的猫咪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怀里,继续帮怀里的家伙挠着痒。


“天呐,你真是太可爱了。”不想要怀里的家伙被自己弄醒,Shaw十分缓慢的站了起来,柔软的触感真是让她爱不释手——虽然说她自己魂现的时候也是软软的、毛茸茸的,但是完全不一样好吗!


“身材很棒哦!猫……”不知道是用小姐还是先生来称呼怀里的猫咪,Shaw拎起对方白灰相间的尾巴侧着脑袋瞄了一眼,“哦!是个女孩子!”就这样自言自语着,Shaw用下巴和脸颊蹭着猫咪柔软的毛,“家猫的身材还保持这么棒,Root是不是虐待你?”此时此刻的Shaw简直比她怀里的那只猫还粘人,“你真是跟Root呆久了,满身都是她的味道。”Shaw感觉怀里的小家伙的动作开始大了起来,她这才停下挠痒的动作,将猫咪的脑袋扶了起来,朝向自己。


耐心的等着怀里的猫咪睁开眼睛——对方看起来非常不情愿的样子。


“嗨,初次见面,我是Sameen,你叫什么名字?”


“喵啊!”


 


【Root】


 


Root睡得迷迷糊糊,只感觉身体变得非常温暖,非常舒服,舒服的像是在做泰式按摩,让她不由的发出了享受的呻吟——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呢。


“Root……”


可是她好像听见有人正喊她的名字。


让我睡啦,好舒服。


“Root……”


好烦,谁啊。


脑袋还浑浑噩噩的,Root皱了皱眉头,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


到底是谁啊。


“我是Sameen……”


Sam……Sameen!


什么!


一下子记起来了!Root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过来——Shaw还在自己家里!


她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这一刻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Sameen!”




------------------叹气-------------------




评论

热度(192)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