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50 Million of Martine-马小姐的五十万

青凉:

本章又名:马小姐复仇记(慎)


本章领衔:Root,Sameen Shaw,Martine Rousseau


其它: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Myka Bering
-------------对了-------------
有点奇奇怪怪的内容。
-------------好吧-------------


一路的颠簸差点没让Root把胃都吐出来——她从来不晕车,她是老司机了,可是——很明显他们走的是一条没怎么开发的山路。


自Root在拍卖会上闻道了Shaw和Martine的味道,她就撇下了姐姐和姐夫,一路追着那淡淡的犬神人气息来到了拍卖会后台的出口,她看见Martine上了一辆货车,便趁着没人的间隙钻进了货物堆里,可是很显然,她并没有在这中间发现Shaw,相反的,一点味道也没有了。


难道……


Root突然想到了一个更加令人烦躁的事实。


难道她闻到的淡淡的Shaw的味道是从Martine身上发出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该死的!她完全不知道Shaw和Martine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是前女友?这种前女友也太他妈疯狂了!


操了蛋了。


 


可是就在Root坐在车里想着这些烦心事,并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喉咙不让自己吐出来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下来了。


“我接了个朋友。”外面传来不太清晰的声音,Root赶紧退到了最里面的货物堆里。


“好的Martine小姐……”紧接着就传来了货厢门被打开的声音。


“你好啊。”


光线射进来的刹那将Root的眼睛照的一片花白。


“Shaw的小情人?”金发女人勾了勾嘴角,两个男人便进了货厢,挽起袖子准备将Root押下车。


“你猜对了。”毫无反抗的被对方用尼龙扎带将手绑在了身后,Root还是保持着她那副高傲的模样,“但我的名字是Root。”


“天……”金发的女人却皱了皱眉,一副受够了一切十分感叹的样子,“猫又从来都是这样傲娇么。”


紧接着,Root就后脑勺一疼,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先是感觉到自己到了一个很温暖的地方,温暖到令人不想睁开眼睛。还有柔软的被子盖在身上,更加柔软的床垫……


“Sameen!”Root一声惊叫从床上坐了起来——哦不,她并有坐起来,她正被摆成大字型的样子用皮绳束缚住了四肢——她现在只能够勉强的卷起上身。


稍冷的空气很快就渗进了因为乱动而卷起的被子里,她可以感觉到皮肤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开始收缩——这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也冷静了许多。


这是哪儿。


这是她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装修的相当奢华,很明显的欧式风格,流畅的曲线,皮质的墙壁?厚厚的绒毛地毯,没有一处不让人感觉柔软,等等——这是Martine的家么?Rousseau府邸?


“看看,看看,我们的小猫咪醒来了。”Root没注意到刚才一直在阳台站着的Martine,她只顾着观察这个巨大的房间了。


“Sameen!”可令她没想到的是——Shaw也在。


可是并不是她所期待的好的方向——Shaw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松垮的吊带短裙,隐约可以看见裙摆下的黑色底裤。她的手脚都分别被皮质的手铐锁住了,只能靠迈着小碎步来跟上Martine的脚步,这时她才注意到刚才被黑色的长发遮住的地方——Shaw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颈环,甚至还带着口塞!


口塞!


有一瞬间Root的脑袋里仅仅只存在着Shaw现在这幅相当耻辱的样子,她真的好想就这么上去蹂躏她,让她痛,让她快乐,让她哭着求她——可是下一秒她就回过神来,现在根本就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Sameen!”她再一次喊着Shaw的名字。


“哦,别激动,Root,她现在根本不会听你的。”Martine正牵着Shaw颈环上的皮绳,将阳台整个封闭以后,坐在了一个看起来就非常舒服的沙发上。


“你对她做了什么!”Root想要下床,却记起来她的手脚都被捆住了。


“没什么,就是吃了点让她能听话的药而已。”Martine拍了拍沙发的扶手,Shaw便乖乖的坐了上去,“看见吗,多听话。”她的手揽上Shaw的腰,顺着她性感的曲线游走着,甚至故意挑起内裤的边缘,用指甲轻轻的刮着Shaw的皮肤。


“你个老怪物死鳄鱼……”Root把脑袋里现在唯一能蹦出的话用上了。


“这话太伤人了。”Martine抽出手将Shaw一推,把她推到了地上,而Shaw却只是乖乖的又爬了回来,在金发女人的脚边安静的跪坐着。


“她和你什么仇什么怨!”Root没有办法动弹,脸上早已是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也没什么啊……”Martine穿着的高跟鞋的鞋尖从Shaw的锁骨一直滑到了下巴尖,将毫无自我意识的犬神人的头抬了起来,“只是这家伙碍了我们家一小笔——也就是区区五十万——的交易罢了。”她看着对方有些迷离的眼神,“不过那可是好多的枪啊。”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Root怎么不记得她们搭档的时候有类似的案子。


“不过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只是地方警局的小警员而已,没想到还能进神盾了。”Martine看着嘴里还塞着口塞的Shaw,皱了皱眉,“我都说了不要让你的口水流出来,聋了吗?”她一个用力,将鞋尖一甩,朝Shaw的脸踹了过去。“见笑了,也许应该给她用更多的药才行。”


“Martine!”那一脚对Root来说真是有一种踹在她自己的身上的感觉。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Shaw被那个金发女人蹂躏着——而不是自己。


“好吧,我知道你心疼,来,小狗狗。”Martine朝地上的Shaw招了招手,“那只猫似乎很需要你的样子。”她伸手解开了堵住Shaw嘴巴的那个口塞,黑色的小球上沾满了湿哒哒的液体,反着淫靡的光线。“来,喝了这个。”Maritine从一旁的桌上拿了一杯装着不明液体的酒杯,她将被子递到Shaw的跟前,而Shaw也听话的拿起杯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谢谢主人。”


“什么?”Root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看看她平时要是一直这样可多可爱啊,非要那么凶巴巴的干吗。”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上,Martine笑的放肆极了,“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想要得到这只狗已经很久了吧。”


“她不是狗!”Root疯了似的乱动着,可奇怪的是她无论怎样都无法魂现,如果不能借助魂现的力量,她是不可能挣脱这些皮带子的。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Shaw冻结了你的魂现。”早就看穿了对方的企图,Martine笑了笑,她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则穿过跪在她脚边的Shaw的长发,“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着想而已。”


确实,Martine只是个中间种,没有冻结魂现的能力,可是Shaw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重种,她天生就有这项技能,只不过Root之前还没有见过Shaw在谁身上用过,没想到自己倒成了第一个——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荣幸?


“放屁!”一阵挣扎让整个人都变得焦躁了起来,Root真相一枪击中这个金发女人的脑袋,而不是膝盖或是手臂什么的无关紧要的地方。


“注意语词!”Martine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根皮鞭,“你要是再这样冒犯,你亲爱的小狗狗可就要受伤了啊。”话音刚落,Shaw的大腿上就多了一条粉红的印子,而Shaw并没有任何反抗,只是吃痛的缩起了身体,咬着嘴唇不敢说话,她盯着床上的Root,一副完全陌生的表情,可眼神中却带着一丝的敌意——因为她是她挨打的罪魁祸首。


“停下……”Root闭上了眼睛,她不想要Shaw这样看着她,现在的Shaw完全不是她认识的那个Shaw,可是她摸不清Martine这么做的用意,她到底先要得到什么,不可能仅仅只是这样羞辱她们而已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她睁开眼睛问道。


“没什么啊。”可对方的答案却出乎意料,“只是想找点乐子而已。”


 


【这边】


 


“我知道了,我会找到她的。”Hill一只手按着耳朵上的蓝牙,按下座机上的一串号码拨给了技术人员,“追踪Root身上的定位器。”她简短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完内容就挂断了电话。


“Myka你放心,Root身上有定位器……”Hill的话还没讲完,就被蓝牙通讯那头的人打断了,显然这个人正是Root的家姐Myka Bering。“不会被搜出来的,在她的人工耳蜗里,植入在身体里的,你不知道吗?”


“你不知道?”Hill扶了扶额头,“没关系,你等我消息,不要着急。”


“需要帮忙吗?”Natasha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Hill的办公室里,体质不同果然连伤病恢复的周期都快了很多。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里呆着吗。”Hill皱着眉,蓝色的眼瞳中有一丝责怪的意思——但更多的依旧是担心。


“家里很无聊。”Natasha耸了耸肩,“Root找Sam找失踪了?”


“嗯……”Hill点了点头,“在拍卖会上失踪了。”


“猫又真是不可信任。”摆了摆手,Natasha显得有些疲乏的坐在了本属于Hill的旋转靠背椅上,“再找到对方下落之前,我看我就在这儿坐着吧。”


“Nat……”


“嗯?”Natasha玩着Hill桌上的全系列复联摆件中的自己,挑着眉毛哼了一声。


“到沙发上去。”


“你太霸道了。”


“我要工作,Nat。”


 


【回来】


 


“Sameen……不……”


虽然Root将这一幕在脑袋里已经掩饰了上千上万遍,但是绝对不是在Shaw不自愿的情况下——被子早就被掀至床下,Shaw正骑在她的身上,手指慢悠悠的划过Root身上的皮肤。对,Root的裙子早就在被捆起来之前被Martine脱掉了,身上只剩下一套内衣而已,现在的她跟Shaw并无二样——至少Shaw被解开了手铐,可她还被捆着四肢。


“你不是想要她很久了么。”坐在那边的Martine轻抚着手里的皮鞭,“我不是正在帮你吗。”她看着眼前这一对美好的肉体,脸上就不由自主的扬起了诡异的弧度。


“不,不是这样。Sameen你醒醒,别这样……”Root感受到Shaw的指尖划过自己的手臂,划过肩膀,划过锁骨,划过胸口,划过小腹。可她却没有一点想要继续的欲望,对,Root完全没有想要让这件事情继续下去的意思,她真的不希望她和Shaw的第一次是在Shaw根本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做的,她更不喜欢她们俩在进行第一次身心交流的时候旁边还坐了一个令人讨厌远古生物,她可不想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被人观摩——特别是在做爱的时候。


“喂?”就在这个时候,Martine却接了到一个电话,“什么?”她原本上扬的嘴角慢慢的向下了一些,“知道了。”她挂了电话,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让我猜猜……”她一边系着外套上的扣子一边说道,“你一定是在你身体里的什么地方藏了个定位器。”她拿着鞭子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用鞭子的末端轻扫过Root的身体,皮质品的柔软却带着如凶器般的威胁,“Shaw,吻她。”她说道。


可跨坐在Root身上的犬神人却没有丝毫要这么做的意向,甚至还有些迷茫的望向了她所谓的主人。


“吻她!”Martine皮鞭一扬,啪的一声,便在Shaw的背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红印。


“但是……”Shaw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吻她。”Martine低下头,在Shaw的耳尖旁低语着,“再上了她。”


“不,Sameen,别那么做……”连Root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在Shaw的身下哀求着对方不要和自己来一场干柴烈火般的性爱。


“吻她,Shaw,我会奖励你的。”皮鞭再一次扬起,在Shaw的背上又烙下了一条粉红的长印。Martine扔下了手里的鞭子,便离开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将两人锁在了里面。


 


“Sameen……”Root看着越来越接近自己的Shaw,她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还是哭泣。


“吻你……”Shaw则遵照Martine的话,她弯下腰,将Root脸上散乱的发丝拨开,什么预备的动作也没有,她就这样覆上了她的唇瓣。


“Same……en……”Root被Shaw粗鲁的吻吻得难受极了,可她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闻到了Shaw身上发出的浓重的北美灰狼的味道!她挣开Shaw的吻,这才发现Shaw的耳朵和尾巴又跑出来了。
耳朵和尾巴!


“Sameen?”Root总感觉有些不妙,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Root!”门外传来了Hill的声音。


“见鬼!”Root低声咒骂了一句,当机立断的吻住了Shaw。


“Sam!”Natasha一脚踹开了房门。


“什么鬼?”两人看着房间内床铺上一大坨毛茸茸的东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能先帮帮我吗!”Root被那团毛茸茸的东西压在了身下,非常吃力的喊着话。


“那是……Shaw?”


“是!”


--------so.....--------


;]


评论

热度(180)

  1.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