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Mess-乱来!

青凉:

本章领衔:Root,Myka Bering,H.G.Wells


其它:Sameen Shaw,Martine Rousseau,8对串场人物


------------※注意※------------


此章含有大量Crossover!!!


全程捉鸡状态!


其实剧情几乎没有进展!


---------------------------------


三个人很快就找到了主会场,并且挑选了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说是会场,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剧场,陆陆续续进来的人们都选好自己觉得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大家都坐的十分松散,三三两两的抱着团,拿着手里的香槟和身边的人说着话。


“显然这个面具没有多大的用处。”Root无聊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眼神不经意的四下搜寻着,“有的人还是能认出熟人。”


“是吗?我可不觉得。”Myka晃了晃脑袋,视线一直在拍卖将要进行的舞台上游荡着,“快开始了吗?”她向坐在旁边的H.G问道.。


“快了,楼上的包厢快坐满了。”H.G.瞥了一眼二层如是说,“估计很快就会熄灯了……”


啪。


果然。


大厅的灯光熄灭的时候,帷幕也跟着合上了,紧接着,就是照射在拍卖师身上的聚光灯差点亮瞎了拍卖师的眼睛。


“欢迎各位!”忍耐着刺眼的光芒,同样带着面具的拍卖师站在一个小台子前,手上拿着拍卖槌不重的在托盘上敲了几下,“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把注意力集中到我这儿来,今天我们主要拍卖的物品有以下这些……”


“来的人不多。”Myka环视了一下四周的座位,并没有都满上。


“可能还有电话竞拍的,你看那边。”H.G.抬了抬头,下巴朝着平台右下方的好几个戴着耳机的工作人员指了指。


“无所谓,反正我们只是来买Sameen。”根本不想在意这些,Root调整了一下脸上面具的角度,视线丝毫没有离开舞台上的那块帷幕。


“今天光是犬神人重种就有两个,太难得了不是吗!”讲台上的拍卖师用十分激情的语调说道,一下子就将Root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两个?”Myka皱了皱眉——虽然她带着面具别人也看不见她上半张脸的表情,但是她依然不解的皱了皱眉,“犬神人的重种有两个?”


“果然还是只有在这样的拍卖会上才能见到各种奇珍异宝啊。”而一旁的H.G.则是语调颇为愉悦的感叹了起来。


“还有一个蛇目轻种……”拍卖师说话间,席上却有人轻笑了几声——显然,在座的多少也是斑类家族里有些名气的,轻种他们可看不上,“哦,可别忽视了这个轻种,她的血统有待鉴别,但是品相相当不错!”拍卖师顿了顿,“当然了,除了以上的斑类外,我们还特意为这次难得的拍卖会准备了一些小礼物——三枚怀虫。”


这下,场下的人都变得坐立不安了起来,比起从黑市里买来的这些没有显赫家庭背景仅仅只是品种稀有或者只是身为重种的斑类,怀虫对这些前来竞拍的贵族或是大款或是不愿暴露身份的政要们来说,意味着更直接更有效的延续后代的办法——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能给自己诞下子嗣,而不是用那些从黑市里买回来的、被他们认为只是一时玩弄或仅仅只是延续子嗣的工具的、不正统的东西。


“亲爱的……”H.G.伸手握住了身旁爱人的手,“我想我们是不是能在买下你妹妹的朋友的同时……买一点别的东西?”她压低声音,“当然,是出于研究性目的。”


“你看着办吧。”Myka翻了个白眼,她知道Helena想要怀虫很久了,要是能够遂她的愿买下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就算不是出于研究性目的。


“只要你留着钱买Shaw,你买下其他全部的斑类都随你。”Root在一旁插了一句。


“放心,妹妹……”Myka胸有成竹的看了一眼身边的H.G.。


“这点钱Wells家还是有的。”


 


【拍卖进行中】


 


“下一件,蛇目轻种。”拍卖师念着手里的卡片,随即帷幕就被拉开了,一个黑发头发的女子被吊在舞台中央,因为服用了药剂而变得异常虚弱的身体毫无抵抗的能力,就连魂现都因为药剂的关系展现在众人面前——是一条有着黑白花纹的蛇。


“魂现是黑尾响尾蛇,大家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魂现的鳞片花纹非常完美,本身肉体也是相当的漂亮——认真看看各位,这肉体可是比刚才的一些重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呢。”紧接着平台右边的一个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些详细资料,姓名啊,身高体重什么的。


“两百万起拍,五十万递增,有没有感兴趣的客人?赶紧下手了啊!”


“啊那边的客人,二十二号客人两百五十万。”


“五十六号客人三百万。”


“哦!这里有一个电话竞拍的,稍等……直接是五百万了。”


“血统鉴定说不定能是哪个贵族后裔也不是没有可能哦,毕竟长得这么漂亮……”


“没有人吗?没有吗?”拍卖师敲了一下手中的拍卖槌,“五百万一次。”


H.G.叹了口气,蛇目轻种就这么便宜吗……好歹这个女孩子长得也不错啊,身材也很棒啊,特别丰满啊……


“一千万。”突然的,就坐在Root后两排的一个金色短发女人举起了自己的牌子。


“一千万!二号买家一千万。”拍卖师激动的砸了一下手中的槌子。


“天了!”Myka用胳膊顶了顶H.G.的手臂,“那不是那个谁吗!”


“谁?”H.G.也悄悄回头撇了一眼,但是却似乎因为对方带着半个面具的关系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Channing家的那个!”Myka一时记不起来对方的名字,“我早前调查案子有接触过她父亲!”


“Caroline Wesbox Channing……”Root在一旁漫不经心的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那个Channing?”H.G.歪了歪脑袋,有些不可思议,“她爸是搞金融的那个。”


“没错!”


“天了……”


“一千万三次成交!”说话间,拍卖师已经兴奋的砸下最后一锤,“恭喜二号买家购得蛇目轻种,黑尾响尾蛇——Max Black!”


 


鼓掌!


 


“接下来,怀虫一枚!”在拍卖师洪亮的声音中,刚刚闭上的帷幕又一次拉开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天鹅绒展示台上正放着一个精致的密封玻璃罩,而里面满满的液体当中就静静的漂浮着那个名为怀虫的神奇生物。


“起价……”


“一千万。”已经有人开始举牌了。


“一千一。”


“一千五百万。”


谁?


大家的目光都同时转向了出价两千万的那位女士。


“一千七百万。”而就在这时,H.G.却也举起了牌子。


“两千万。”对方再一次举起了牌子。


“Hele……哦不,亲爱的Time Traveller。”Myka按下了H.G.本想再次举起来的牌子,“你没必要这么做。”


“你不知道她是谁吗?”H.G.却反过来问道,“我不抬一抬价格,怎么对得起她呢。”


“等……”Myka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H.G.就又一次举牌喊了两千两百万,“那个人是谁?”她转头问正坐在一旁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指甲的猫又妹妹。


“一个黑帮老大的千金罢了。”Root吹了吹指甲缝里几乎没有的灰尘。


“两千五百万。”对方果然又再一次举牌了。


“两千七百万。”而这边的Helena似乎还想再继续玩下去。


那个先前一直出高价的金发女人并没有马上举牌,她身边的一个黑发女人侧过脸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她摇了摇头。


尴尬。


H.G.咬了咬嘴唇。


“两千七百万一次。”


“Helena……一会儿可以说我们不要吗……”Myka拽了拽H.G.的手,“要不我们亏一点再卖给那个女的?”


“两千七百万两次。”


“她会要的。”瞥了一眼前方不远处正交谈着什么的金发和黑发女人,Root终于将手安静的放在了她的小肚子上,“她们想要很久了。”


“两千八百万。”虽然是同一个号码牌,但是举牌的人却是两个女人身边的一个年级很大的男人。


幸好。


“不陪她玩了。”H.G.叹了口气,她是想买怀虫,但是她的价格接受范围目前还在两千万左右,刚才的两千七要是买下来了,也不算是贵,怀虫能卖到这个价格也是合情合理。只是她或许可以从别的途径购得,何必又多花那么多钱呢——虽然物以稀为贵,但是也不能太离谱嘛——还得留着钱救妹夫不是?


“那个人到底谁?”Myka仍旧不依不饶,“你的旧情人?”


“才不是!”H.G.当即就否决了。


“她是麻省的首席法医,也是波士顿最大的黑帮头目Paddy Doyle的千金,举牌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爸。”这位曾经的技术部小妹,猫又Root的手指在肚子上哒哒哒的跳动着,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她旁边那位应该就是她的相好了,波士顿警署的Rizzoli警探。”


“没错,那个金色头发的女人就是先前和我们一起做‘非同种斑类器官移植’项目的Maura Isles医生,哦不。”H.G.突然顿了一下。


“两千八百万三次!成交!”


“这个场合还是应该叫她Maura Doyle比较好吧。”


 


“下一件,犬神人重种。”


话刚说完,Root马上挺直了背紧紧的盯着台上还没拉开的帷幕。


“不对。”先是轻轻的动了动鼻尖,然后重重的皱了皱鼻子,Root又将自己重重的靠回了柔软的椅子里,“这不是Sameen的味道。”


“也许就是下一个。”一旁的Myka拍了拍妹妹的膝盖,让她不要紧张。


而刚才成功买到怀虫的两个女人和身旁的男人说了些什么便离开了座位,经过H.G.坐着的地方的时候,稍矮一些的金发女人还向她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而H.G.也礼貌的微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


“她真的不是你的旧情人?”难得露出这样一幅似乎自己拥有敏锐观察力的表情,熊樫狐疑的看着身旁的蛇目,“你确定?”


“亲爱的,她真的不是。”H.G.无奈的撇了撇嘴,倒是展台上的重种犬神人引起了她的兴趣,“她的魂现很不稳定。”


展台上,同样四肢被捆住,并且多带了一个口塞,但被吊在半空中的犬神人完全不像之前其它被拍卖的斑类那样,她正用尽全身的力气抵抗者,似乎还在想着挣脱束缚住自己的枷锁。魂现时不时的闪现在体外,隐约可以看出是黑色皮毛的犬科动物——似乎是狐狸。


“看,药物对这个犬神人只起到了原本二分之一的作用!看!多么有活力的重种!”拍卖师的话真是慷慨激昂,“魂现现在看的不是很清楚,大屏幕上有照片!银黑狐!起价一千万!一百万递增!”


“那边的客人,一千一百万。”拍卖师依旧在炒热气氛。


“真是残忍。”有些不忍看下去的Myka把眼神瞥向了别处。


“亲爱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一个好的出生也许就能改变一切……”H.G.伸手将Myka搂进怀中,“向她这样的斑类不在少数,也并不是每一个都值得同情。”


“赞同。”Root挑了挑眉毛,继续烦躁着等待着。


“一千九百万一次。”不知不觉价格已经上升了这么多,“还有更高的吗?”


“谁出的价?”Myka抬起头,单纯的好奇想要得到这个犬神人的买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的,天!”可没想到对方似乎又是H.G.认识的人,“你还记她吗,亲爱的,Lauren Lewis医生,我们一起做的那个‘降低冷热血结合的斑类幼崽自律神经天生缺陷的风险’项目的医生!”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钦佩,“Lewis医生在基因这方面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想不到在这里再见到她!”其实H.G.有些好奇对方是如何搞到这么多钱的,毕竟一千九百万美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难道是什么项目的资金?


她隐约记得对方跟自己提到过一个项目,在斑类身上进行活体实验,貌似也是关于基因或是遗传学这一领域的,但是因为这种活体实验项目总是备受争议,几乎没有参与的志愿者,也一直没有人能够大力赞助,所以类似这样的项目也总是磕磕绊绊的进行着——但看现在的样子,对方一定找到了一个大赞助商。


应该就是坐在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吧!


“你怎么做这么多医学项目?你真的懂吗……”并没有搞清楚刚才对方说的一长串项目名称具体是个什么,Myka皱着眉头,她记得她的这位蛇目爱人以前不是只是仅仅为神盾开发一些小工具而已么,什么时候从她定义的“探员们的玩具发明家”变成了医学界的先驱了?


当然了,H.G.开发了的一些不那么温和的“探员们的玩具”并没有告诉Myka而已。


不然那熊樫一定会因为担心她的安危在试验阶段就把整个项目叫停,这真的不是没有可能。


“一千九百万三次!成交!”


嗨,如果魂现更稀有更强壮一些,也许价格就能突破两千万了。


但是,很明显——没有更高的价码了。


于是,Lewis医生就如愿以偿的在另一个声名显赫的蛇目家族的领头人Morrigan——也就是Evony Fleurette Marquise——的帮助下,得到了这个名叫Bo的犬神人重种。


至于是用于项目实验……


还是什么其它什么的……


那可就……


无可奉告了啊。


 
 帷幕再一次拉上了。


Root微动着鼻尖,却并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样兴奋的想要跃上台去的冲动。


“像是Sameen……又不像是……”她有些分不清了。


怎么回事。


还有一个什么味道。


“那么下一件!犬神人重种!”拍卖师看着手上的卡片,“难得了!北美灰狼!”


等一下……


“不见了……”


味道消失了?


另一个味道也跟着消失了。


“Tra……Root?”Myka看着身旁妹妹的反应并不像是见到了妹夫的样子。


帷幕被拉开了。


可是里面空无一物。


“呃……稍等……”讲台上的拍卖师接过工作人员递去的一张卡片,很明显上面写了些什么东西解释了舞台上什么也没有的原因,“抱歉了各位,由于我们将要拍卖的重种犬神人无法魂现,为了竞拍者的利益,我们老板决定将商品保留。”


什么?


“那么下一件,各位梦寐以求的——第二枚怀虫!”


“我得去救Sameen!”Root急的站了起来,“她就在这儿!”


“Root!”还算冷静的熊樫及时的将对方拉住了,“冷静,你怎么知道这不是陷阱。”


“我不知道。”Root甩开了姐姐的手,“但她现在需要我!”


“Root!”


“让她去,你阻止不了她。”


是的。


现在谁也阻止不了她。


“Martine Rousseau!”


Root咬着牙——她记起了那个味道。


死鳄鱼你他妈给我等着。


------------接下来是此章一句话梗概-------------


Root和家姐姐夫去了拍卖会却发现Shaw并不在!


--------------突然觉得一章白看了----------------


补偿大家做了个拍卖会情人模板23333


买买买!!大家快把墙头买走!!!!(钱请打我支付宝




评论

热度(173)

  1.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