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Being Parents-身为人父/母

青凉:

据说大年初五迎财神?发文迎吧~




本章领衔:Harold Finch,John Reese,Root,Sameen Shaw,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


其它:Melinda May,Jemma Simmons,Skye


 


Shaw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长时间处于低温环境的她看起来需要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不过等等,她和Root是怎么被救出来的?


哎……说来话长,还不是要靠老爸。


 


Reese在清扫了他那一层后很快就发现了他们家闺女被困在了大冰柜里,可是他也束手无策啊,Finch那边只能全力的破解程序希望能停止冷气的输入。在这期间,Reese也只能什么也做不了的站在玻璃窗外,透过因为温差而蒙了一层雾气的玻璃看着房间角落里被一只大猫裹在怀里的女儿。他甚至可以看见两人呼出的白烟——里面真的是冷到这地步了。


关于Shaw的自律神经存在缺陷这个问题,Shaw的两位父亲们并不是不知道。


Reese第一次带Shaw去阿拉斯加做任务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年Shaw也就十五岁。


正好是在冬天,阿拉斯加的户外可能只有十华氏度左右。Reese早就已经觉得女儿变得有些奇怪了,因为自从下了飞机,只要一到室外她就喊冷——明明都已经穿成狗熊了。那时候Reese还在心里想,大概是因为Finch是蛇目,多少遗传到了一点怕冷的基因吧,毕竟Shaw以前也总是在气温稍低的时候喊冷。真是的,也许只是Finch一直以来以自己蛇目的感觉照顾一只犬神人——冬天总是给Shaw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围上亲手织的羊毛围巾,再带上和Reese同款的黑色毛线帽——所以才导致Shaw现在到了更冷的地方就扛不住冻了。


这个想法在整个事情发生前看起来似乎很正确,但是,事情在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简单,Reese果然还是想的太少了——因为当时Shaw直接在户外蹲点目标的过程中晕倒了。


“Mr.Reese我说过你要让她带着围巾。”


“她带着。”


“还有帽子!”


“她也带着。”


“那她怎么会冻晕?”当时Finch火急火燎的赶到阿拉斯加某医院,和Mr.Reese站在Shaw的病床边争论着一些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Harold……”Reese的手搭上了Finch的肩膀,“虽然我也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Sameen确实有天生的自律神经缺陷,她没办法很好的调节自己的体温……”


“是因为我……”Finch回头看了眼Reese,默默的走出了病房。


Reese显然不愿意对方把错误都揽在身上,他跟着Finch来到了病房外,坐在了他身边的椅子上,“这不是任何人的错,Harold,但这并没有改变什么,Shaw以前在纽约不也活的好好的吗,她只是比别人怕冷而已,大不了以后到了冬天,就直接买它九个小太阳对着她照啊。”Reese希望自己安慰的话能够起到作用,“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以后注意,别再冷的地方呆太久就行了。冷血动物和热血动物生下的小孩无法调节体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且这对Sameen来说并不算难事,她可以应付的。”


“我只是没想到这百分之五的几率会让我们碰上……”


“没事的,Harold……”


“John……”


“放心吧。”


 


于是从那以后,Finch对Shaw的管教可以说是越发严格了,特别是在冬天保暖方面。


“Shaw,围巾。”


“Shaw,帽子。”


“Shaw,你得穿羽绒服。”


“Shaw,今天太冷你不能出门。”


“Shaw,我不同意你参加神盾学院的冬令营。”


“Shaw,有人告诉我冬令营去的是加拿大而不是你所谓的巴西。”


“Shaw,你要是再偷跑去加拿大我真的要给你上一个脚环定位追踪器了。”


对啊,加拿大冬天很冷的!


Finch也只是担心嘛。


还有很多这方面的事例,多到Shaw每次都已经懒得反驳,只是淡淡的翻一个白眼继续做自己的事。


 


我想我们都能切实的感受到来自家长的关爱。


但有时候真的有点过头了啊喂!


 


【回到现在】


 


当Finch终于击溃无数防火墙,破解无数的代码,将捆住Shaw和Root的实验室门打开的刹那,Reese便从那还未彻底开开的门缝中挤了进去。


就连他也抵不住实验室内的冷气,不由自主的打了寒颤。而这时他才注意到四周一部分本来是液态的药剂都已经因为过低的温度结冻成了固态——该死,温度已经这么低了。


“Shaw!”Reese踢开挡在路上的奇怪仪器,着急的向Shaw的位置走去。


虽然在玻璃窗外已经看见Shaw被白色的大猫抱住,但是如此近距离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巨大的白色猫又却又真的感觉到了震撼。


白色的猫又侧躺着,露出肚子的部分,而Shaw就安静的蜷缩在她的怀里,似乎因为对方较高的体温将猫又抓的紧紧的,而这只大猫的四肢,就连尾巴似乎都为了给Shaw更多的温暖一般,将她紧紧的环绕着拥入怀中。


“Shaw。”Reese蹲下身子,想要将抱着Shaw的白色爪子挪开,却发现并不容易。而这个动作也似乎惊醒了原本处于睡眠状态的猫又。


“Root?”Reese看着眼睛半眯着的白颜色的豹,“我得把Shaw先弄出去。”


知道对方是Shaw的父亲后,Root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拎起了自己的爪子,让Reese把Shaw抱了起来往温度较高的实验室外走去。很显然,就算Root并没有像Shaw那样有自律神经缺陷,并且她还完全魂现以促使体温上升,但长时间的暴露在这么低的温度下,再加上原本该是最温暖但同时却也是最脆弱的地方抱着一个人形冰块这么久——这估计任谁也受不了吧。


可是当Reese将女儿放下并盖上自己的西装外套准备回头将Root也弄出来时,他却看见Root已经变回了人形,有些脱力的扶着墙从实验室的门里走了出来。


“你还好吗?”Reese关心的问道,毕竟对方可是化身人肉暖炉给Shaw供暖了啊。


“有些……晕……”Root靠着墙,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比实际上好很多。


“Finch联系的小队应该很快就会到了,你帮注意一下。”说着,Reese解开了白衬衫领口的两粒扣子。


“什么?”虽然鼻腔窜进了一股浓重的不属于Shaw的狼味,但似乎是因为身体上的不适,Root变得迟钝了许多,她不确定对方要做的是不是她刚才做的事。而且现在的她也根本没有力气去嗅探,她能做的只有支撑着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并不糟糕。


“不要告诉别人我的魂现。”就抛下这么一句话,Reese的身体很快就被魂现的雾气所笼罩,很显然,也是一匹狼。


“你……”Root被对方强大的气味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甚至感觉到自己下一秒就会昏倒在地,“你就是……当年……”不知道是对方魂现的原因还是自己身体本身就已经很疲惫的原因,Root的大脑似乎已经无法运作,她差点都无法组织好她想说的话。像是患了失语症的患者,Root结结巴巴的在整个脑袋中搜刮着,她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在那个她想说却说不出的词汇当中,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双腿已逐渐失去了力气,任由自己靠着墙就这么滑落在了地上。


“北美灰狼……”


当她终于从脑袋里搜出那个词汇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只得依稀看着那北美灰狼的动作像是自己刚才一般,轻轻的侧身在Shaw的身边给她暖身。


早就知道你们家不简单。


Root仅存的一点意识竟得意了起来。


果然呢。


紧接着,她就彻底倒在了地上。


 


【医院】


 


哗啦一声。


一个文件夹被甩在了Hill的身上,由于她根本没有想要去接的缘故,文件夹里的纸张散落的满地都是。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Hill还是什么也没说的坐在病床旁的沙发上,眼睛盯着地板一言不发。


“局里没有处罚你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对May说的话依旧无动于衷,Hill只是默默的看了眼病床上又是打点滴又是被输血的红发女人,似乎只有她才是重要的事情。


“你把他打成这个样子,起码两三个月才能恢复,我们才能审讯。”May因为Hill的一时冲动而苦恼的很,“你到底在想什么?全身二十余处骨折,你是要他死吗?”


“我什么都没想!他也别想一死了之!”Hill似乎被对方一反常态的唠叨弄得有些烦躁了,“除了工作你还能说点别的吗?Skye这次给你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你别想反过来教育我。”May皱着眉头,还是一副严肃的会让小朋友哭出来的表情,“在带孩子这件事上你永远都没有资格!”


资格?是,Maria Hill确实在这方面没有资格——毕竟她从Skye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她。而且,她自己也从来不认为如果Skye跟着自己,自己将会是个多棒的母亲。所以此时此刻,被May直接攻击了要害的Hill一句话也没有说。


“总之你好好反省吧……我们都需要反省。”May也感觉到自己话说的有些重了,于是她转移话题,“等黑寡妇醒了以后叫局里来人做个记录,你也好好休息吧。”


“嗯。”


“回见。”


Hill没有回May,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走出了病房。


“她真是工作狂……”床上突然传来的声音差点把Hill吓一跳。


“你醒多久了?”


“好一会儿了。”虽然声音有些沙哑,但Natasha还是蛮有精神的。


“疼吗?”Hill的手轻轻的搭在了Natasha的小腹上,湛蓝的眸子一改刚才的冷漠,变得温暖了许多。


Natasha轻微的摇了摇头,“要谢你呢。”她的脸上挂起了淡淡的微笑,即使脸色比起平常显得苍白一些,但这并不影响Hill因此而放松了许多的心情。


“谢我什么。”其实她大概知道。


“没杀了那个猿人。”


“当然。”


Hill当然不会那么轻松的就杀了那个猿人。


“我知道你要亲手解决。”


当然。


黑寡妇要亲自报这个仇。


亲自。


 


【次日】


 


“我完全没事,我不想在这儿躺着。”


“你最好听话,你的手骨折了。”一个似乎在哪儿听过的冷冰冰的声音。


“不然怎样?”


“Skye……”是Hill的声音,“我们都知道不听她的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别急了,Skye,她们也是为你好。”这是……这是侄女Simmons的声音。


“你们不如把我捆起来算了……”


“我正有此意!”记起来了,似乎是那个叫做May的。


“May……”Hill好像把她拦住了。


当Root被一大堆人吵杂的声音吵醒,并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医院里。


“小姨,你醒了!”最先听到的还是自己侄女的声音。


“Root?”紧接是Hill。


“呃……”Root扶了扶额,脑子有些浑浑噩噩的,她隐约记得……“哦我天!Sameen她爸!”她赶紧趁自己没说出来之前将后半句吞了回去,“她在哪儿?Sameen。”


“她在家庭病房。”Hill抱着手臂看着眼前这只刚刚醒来头发还乱七八糟的猫又,似乎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似的,“出门右转走廊尽头那间。”


“谢谢。”Root二话不说,穿起床尾那件给Shaw披过的皮衣便一阵风似的出了病房,留下隔壁羡慕嫉妒恨的Skye和一脸茫然的Simmons相顾无言。


凭什么了。


Skye不服气。


“为什么她能走?”


“她是大人。”


“我也是!”


“小孩子闭嘴!”


 


“所以你们压根就不想告诉我们Sam自律神经有缺陷?”


“如果被敌人知道了会很麻烦的。”


“因此连搭档都要瞒着吗?”


Root刚一进门,就看见坐着轮椅的Natasha和Shaw的父亲Finch正在争论,而很显然Root的出现让正在争论的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的尴尬,最先甩头而去的果然还是红头发的女人——她愤愤的将自己推出了病房。


“是你也会这样做的。”Root在Natasha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在感受到对方轮椅略微的停顿后,Root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谢谢你,Miss.Groves。”Finch的脸终于不再像刚才那样紧张。


“没什么。叫我Root就好。”轻缓的步子慢慢的走到了Shaw的床边,Root望着躺在床上似乎还在熟睡的人,心情似乎没那么沉重了。


“你救了Shaw。”


“没什么。”


“还知道了Mr.Reese的魂现。”


Root没搞明白这是在演哪出,于是她并没有马上就回答。


“希望你能将这件事保密。”


“我是做线人的,这并不难。”


“我才知道你是Bering家的二小姐。”


“怎么了?”Root有些不解。


“不,没什么……”而Finch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再会了,Miss.Groves,Shaw就暂时先拜托你了。”




--------------拜托拜托--------------





这次真是对不起大锤,虽然全程出现,但是全程昏厥无对白……

评论

热度(207)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