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Birth defect-先天缺陷

青凉:

有话要说:前段时间去台湾玩所以一直没更,再加上出门就病的鬼体质……于是回来以后又拖了五天……好了那今天三十就当做一曲难忘今宵给献给大家(什么鬼……)


 


本章领衔:Sameen Shaw,Root,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Melinda May


其它:Martine Rousseau,Harold Finch,John Reese


 


情况真是急转直下。


Root很明显的看出Shaw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明明身为强壮的北美灰狼的犬神人同志为何仅仅是肩部中了一枪就变得如此脆弱,看她那样子Root连开玩笑的心思也都没有了。


“你真的还好吗。”她着实有些担心对方。


“我很好。”可对方却冷冰冰的丢来了这样一句话,一边还在用力的用枪托砸着门把手。


“你爸爸没教过你别人关心你的时候要说谢谢吗?”


“不客气,有这功夫给你还是给你自己被打穿的手臂止止血吧。”Shaw抓起抽屉里仅剩的那包棉片扔给对方,便又继续研究那扇还没有被她用枪打坏密码器的门了。很显然,她早已经试过那扇巨大的玻璃窗,不过很可惜,防弹的,再加上密码锁打爆了也没有任何反应,Shaw心里早就按下杀心:如果建这个房间的人被她抓到,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你知道你是开不起来的。”Root接过棉片便抓了一把把它们都塞进了绑住伤口的电线里,“你打坏的那一个让我们逃脱的几率又减半了。”她说完便继续对着电脑一阵滴滴哒哒,“这个安全级别真的是厉害到一定程度了。”她抬头看了眼Shaw,对方还在锲而不舍的“研究”密码锁。“拜托你别砸了,给我点时间我会弄好的。”


“等到你弄好我们早就被冻死了!”虽然脸色略显苍白,但是Shaw瞪人时依旧那样有力,“这儿真他妈冷尿了!”


虽然Root目前为止的确是有感觉室内温度下降了许多,但也并没有到“冷尿了”这种地步啊……不过不管怎样,她还是决定扬起她惯有的笑容鼓励对方。


“坚持住啊,Sameen。”她自己都分不清笑里是鼓励还是嘲弄。


好在对方飞来的白眼让她知道了答案。


“Sameen……”突然从房间墙壁上音响里传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都下了一跳,“难以令人忘记的名字呢……”紧接着,镶嵌着子弹的巨大玻璃窗的另一边出现了一个金色头发的女人。


“Martine……”


 


Martine Rousseau。


那个金发女人。


 


【另一边】


 


当May和Hill的通讯断开以后,她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到前线支援,于是很快她就联系到了她信得过的一个小队,并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现场展开了搜查。


当然,必须得感谢神盾局科技部开发的各种神奇工具,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失联的两人。


 


“看在老天的份上……”


May老远就感觉到了那股久违的杀气,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她将手里的搜寻器交给后方队员的手中,“你们仔细排查一下各区域。”她想为那个味道的主人争取一些时间,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小队,自己便以最快的速度往气味散发的方向奔了过去。


争取什么时间?


当然是她知道那个味道的主人一定不希望别人看见她失去理智。


于是乎……她也就是去挽一下尊……


傻狗你可别坏了规矩……


心中这样祈祷着,May很快就看见一团巨大的白色魂现,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了。


对。


Maria Hill。


 


“Maria……”无力的倒在地上,Natasha的劝说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一直以来都将魂现好好的控制在体内,在不流露出任何气息的情况下还要求她帮她掩饰的犬神人,现在却将魂现完全展现了出来——不,并不能说展现,应该说她近乎完全失控了!


大平原狼的味道充斥着偌大的仓库。


那双与其他狼完全不同的蓝色眼睛是她独一无二的标志。


那双湛蓝的,带着些戾气的眼睛。


 


是的,Maria Hill是只有着一双蓝眼睛的狼。


“蓝眼狼,冰山脸,老师的狗腿,寡妇她姐!”


那个是Hill还在上学的时候别人给她起的一连串响亮的口号,读起来倒是连贯的很。虽然Hill并没有妹妹——她妈妈生她时就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同学们叫她寡妇她姐……大概是形容她像寡妇?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天意就是这么喜欢弄人。


很可笑,但也是事实。


她确实爱着寡妇。


那个寡妇。


说起来,这个令她被嘲笑的绕口令其实就是Hill从来都不露魂现的原因之一。她从小就被别的狼嘲笑她的蓝眼睛。这也很正常,蓝眼睛对一只狼来说的确不意味着好事,虽然Hill并没有通常蓝色眼瞳的狼所出现的那些症状——比如视力不佳,视觉障碍,色盲或是其他什么——但是别人仍旧把她当做一个“有污点的瑕疵品”一样的存在。有时候甚至连魂现不是狼的犬神人都会排挤他,当然啦,某哈除外,她一向跟哈士奇魂现的犬神人玩的很要好——大概都有蓝眼睛加上又傻的正经的原因吧。


所以总的来说,就算是Hill从小学开始做班干部,中学做了风纪委,后来又进了神盾学院,一路学霸模式直接开进了局里,她也还是很少展现她的魂现,除非在出外勤遇到了不可抗力或是一些比较危险的情况,Hill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十分低调的作风。


可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真的不能再让她好好的低调下去了。


先是绑架了自己的女儿。


再又威胁了受伤的女友。


再这样下去可就不是低调,不是沉着,不是冷静,更他妈不是什么为了神盾。


那是怂。


非常怂。


 


所以现在这个躺在地上挨着揍,连呻吟几乎都发不出来的叫做Ward的猿人可能已经开始后悔他为何要加入这个奇怪的脸首脑他都没见过的叫做九头蛇的组织,而且还绑架了一个不该绑架的人,更威胁了一个不该威胁的人。


当不知是泪还是血的液体模糊了他的双眼的时候……


他后悔了。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Hill!”突然出现的May让Hill来不及反应,她一下子便被对方扑倒在了地上,“你疯了吗!”May从Hill的侧后方将她扑倒后压制在了地上。


虽然毫无还手的余地就被扑到了,但是很明显Hill并没有就此停下的意思,她一个翻身就把May压在了身下,调整好重心准备起身继续去把那个猿人揍得连他娘都认不出来。


“见鬼!”May当下无法,只好一记重拳向Hill脑袋的方向送了过去。


没有料到对方会下如此狠手并且再一次毫无防范的Hill一下子就被打的抱着头倒在了旁边。显然这一拳打的她整个人都变得晕乎乎的了,但是似乎也将她打醒了一般,原本包围这她身体的大平原狼的魂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真是疯了!”May从地上爬了起来,撇了眼倒在地上只剩下一只眼睛能动的Ward摇了摇头,然后便来到了Natasha身边,将随身携带的一瓶药粉撒在了黑寡妇中枪的小腹上。


“May……”Natasha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似乎又因为她那高傲的性格什么也没说。


“好了你就躺着吧,一会儿医疗小队就到了。”May拍了拍她的手臂,便转身看着捂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的Hill,“你差点失去理智你知道吗。”


而那边的Hill只是默不作声的揉了揉头上被打的地方,什么也没说。


“你要是把他打死了,我们会损失多少信息你知道吗?”虽然事情很快就被掌控了下来,但May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很明显我并没有将他打死。”Hill毫不示弱的回了一句,抱着手臂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换做你呢,你会怎么做!”


“我不会把他打死。”


“我也没把他打死!”


是啊……


确实没有死。


可是没有死就足够了么?或者反过来说,把他打成这样就足够了么?


有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她们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直到后援小组和医疗小队的抵达才将两人从沉思——或者说是无限的放空——中捞了回来。


“叫技术组把那扇门打开,Skye和Simmons可能就在这里面。”May朝那扇被双重密码锁住的门瞥了一眼,好在技术部带了复制指纹和视网膜的工具,就不用将那个猿人的手砍下来,眼睛挖出来了——主要是鉴于他现在身体受伤到根本无法移动的状态,May本来是想着最快的办法也就只能砍下手指,挖出眼睛了。也许是对自己刚才略显笨拙的想法感到无奈,在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后,May便向身后的小分队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去破解门锁上的密码。


好了,等着看里面有没有两个女娃子吧。


 


【这边】


 


“你怎么会认识她?”在金发女人与Shaw简短的问候结束以后,Root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询问。


“老早的事了。”Shaw显得有些无力的坐在一旁的地上,蜷起膝盖玩弄着手里已经没有子弹的枪。


“旧情人都追到这儿来了?”Root显然也已经放弃了入侵系统——刚才无数次的尝试与被拦截让她有心无力,最后还直接被对方关闭了整个区域的电源,只靠一盏应急的暗色灯光照明房间。


“懒得理你。”Shaw将头埋进了手臂中,肩上的伤口似乎已经比刚才好了一些——也有可能只是灯光暗下来的错觉也说不定。


虽然搞不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凭Root单方面对Shaw的了解来说——也就是她事前做的那些功课——这位臭脾气的犬神人貌似从来都不缺乏追随者。虽然一直都是以一种低调的好学生的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但是谁又能忽略的了她张脸呢?再其次了,斑类怎么可能会放过一个犬神人重种?猿人又如何抗拒得了这因为荷尔蒙而触发的迷之感动?


显然一切的一切都注定Shaw的一生都会倍受关注。


从小就被教育要小心处理斑类关系的Shaw也一直都十分谨记父亲的教导,和任何斑类的相处,友谊,或是更进一步的爱情,都是需要经过慎重考虑的。Finch从Shaw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育她“是的,Sameen,你是要寻找一个或多个人生伴侣以繁衍珍贵的种族后代,但是你并不能随意的沾花惹草。你知道的,爸爸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那些抱着你的孩子上门索要抚养费的冷酷无情的投机主义者了。”虽然Reese当时只是将头瞥向窗外看风景以表赞同,但Shaw依旧将父亲的话记载了心里,于是乎她的整个青春——不,这前三分之一的青春她都十分克制她的欲望,把自己弄得像是个石头,任谁也撬不开她。


直到上一次任务她遇见了身边这个叫做Root的猫又,把一切的一切全都挂在脸上的情感泛滥症患者——哦,这是她随便取的——她这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种活法。


那个该死的情感泛滥症患者每一天都把内心里的一切都表现在她的脸上,表现在她的身体上,表现在话语中——她不累么?


Shaw甚至没有意识到其实是她自己太过封闭,将自己的情绪狠狠的埋在地底深处,只靠一次又一次的火山爆发来解决来自核心压抑已久的躁动。


相反的,她只是一味的觉得对方的情感像是泛滥的洪水一般,无论自己用多少的巨石垒砌起多么坚固的高墙,水流也还是会从那些细小的缝隙中渗透进来,在无形之中缓慢的侵蚀着她。


 


“Sameen。”又来了。


Shaw将埋在手臂里的脸抬了起来,双眼有些无神的望着面前这只猫又的脸。


皱什么眉,都能发无线网络信号了。


“你还好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Root担心的眼神让Shaw都有些担心起自己来了,“你身上好冰。”感觉到一个温热的手掌覆上了自己的手臂,Shaw意识到那是对方在试自己的体温。


“冷。”像是多说一个字就会多消耗很多她的体温一样,Shaw从最里淡淡的吐出一个冷字。


“Sameen,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很快就意识到问题似乎有些严重的Root一边将身上的皮衣脱下给对方披上一边问道,“Sameen?”


其实这样推理起来并不算太难,对同样魂现为热血动物——也就是恒温动物的Root和Shaw来说,即使是现在低于零下的温度在短时间内来说并不能给她们造成太大的困扰。就算再算上他们两个身上伤口,血液流失的速度,对于一个北美灰狼来讲应付现在的情况是绰绰有余,何况同样伤的更重的Root都还没有出现什么情况,Shaw怎么会就这么快就出现体温下降以致身体冰冷的状况。


“Sameen,你爸是冷血动物吗?”Root捉住Shaw露在衣服外的两只手,意图用自己还算温暖的手心将它们捂热。


“你说……”Shaw顿了顿,不知道是因为脑子冻坏了还是故意的,“哪一个?”


“我的个天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Root直接抱着Shaw的腰就将她整个人往前扯了一段距离,让她和墙壁之间拉开了一个能容一人的距离,“Finch是不是蛇目?或者蛟?”她直接一脚跨过这个犬神人蜷缩着的身子,将自己夹在了Shaw的背和墙壁之间,从Shaw的身后抱住了她。


“或许吧。”


“Sameen,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自律神经有缺陷?”


温热的气息在Shaw的耳根徘徊着,再加上几乎整个人都被身后这只高体温的猫又包裹了起来,Shaw感觉一下子变得安心了许多,“你才有缺陷。”于是就开始还嘴了?


“不用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她似乎感觉身后的猫又更用力的将自己往怀里搂了搂,甚至她感觉自己紧贴对方腹部的脊背已经可以感受到逐渐传来的温暖。


“乱说你会死。”她威胁。


“我不会死的。”可对方却依旧那样,软糯的语调中带着痞气,“你不知道猫有九条命吗?”


“扯……”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只是这次翻得有些有气无力。Shaw觉得出奇的困,这困意来的莫名其妙,却极其快速的就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甚至很努力的想要看清些什么,可仅仅是这样她都难以做到。


“好吧,那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


很快就感受到身体被更加柔软更加温暖的东西包裹住了,Shaw也终于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视线的聚焦上了,可她却懵了。


那是……


白色的……


一只白色的……


白色的豹?


----------------码字到现在好饿-----------------



新年两个新的魂现哦~


祝大家新年快乐~


粉全民肖根的别忘了隔壁极地冷CP希寡大法啊!还有许久未出现的Bering&Wells……QAQ

评论

热度(198)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