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Well-matched Marriage-门当户对

青凉:

本章领衔:Sameen Shaw,Root


其它: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John Reese,Harold Finch,H.G.Wells,Myka Bering,以及未知名新登场人物


----------------------------------


“Root……”


“等等……”伸手捂住对方还想说话的嘴,Root正从Shaw的身后抱着她,将她紧紧的按在柜子与墙之间的角落里。她紧靠着对方的身体,用力的似乎要把自己揉进Shaw的衣服里一样。而被对方死死压住,脸都快塞进墙缝里的Shaw浑身不爽的想要跳起来将身后的人摔在地上,可当她的耳尖感受到身后那只猫又炙热的呼吸时,全身的细胞却又有些僵硬了。


怎么回事……


Shaw弄不太清自己身体的变化的原因,但是她清楚地知道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就是那只紧紧抱着自己的猫又——那个叫做Root的疯猫。


“在哪儿?”耳朵尖感受到对方鼻尖若有若无的触碰,Shaw想要回答,可嘴巴却被对方的手捂得紧紧的,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奇怪的哼声。


真骚。


鼻腔中满满的猫味让Shaw不舒服的皱了皱鼻子——她并不是不喜欢猫味,只是这一次靠的实在太近了。就像鱼没有办法闭上眼睛,Shaw也无法阻止自己闻到这些气味。


“嘘……”一手捂住Shaw的嘴巴,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的开始在Shaw的身上上下摸索着,Root的鼻尖又移到了Shaw的脖颈上,在对方线条优美的胸锁乳突肌上仔细的嗅了两三下,“安静……”她的手将Shaw的整个腰摸了一圈,然后慢慢的向下移去,修长的手指沿着对方健美的臀部慢慢向下,虽然看不见怀里人儿的表情,但她已经可以察觉到对方正逐渐升高的体温,还有越来越僵硬的身体。手指从对方大腿的后侧绕到了前侧,并且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便往着大腿内侧去了。


感觉到被自己的举动有些吓到的Shaw有很大的可能想要肘击自己,Root早一步将对方的身体更用力的往墙上顶去。


“冷静,Shaw。”她看不见怀中犬神人的表情,但她可以想象对方一定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那种会杀人的白眼。


“啊,在这。”Root的声音变得兴奋了起来,她的手停留在Shaw的腿跟,并且还在慢慢的向上移动着,“你真是个坏狗狗呢。”声音突然变得比刚才大了许多,还没等Shaw反应过来,Root速度极快的从柜子后面窜了出去,手上的匕首狠狠刺进了一个迎面走来的猿人的喉咙里,然后有些吃力的托着对方的身子不让他在倒下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


当她把尸体拖到刚才她和Shaw躲的那个小角落时,她看着那个脸上红晕还没来得及消退的小个子女人,神色十分满足的笑了,“看,我们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嘛。”她将沾着血的匕首在自己的大腿上擦了擦,便递到了Shaw的跟前,“下次不要藏那么隐秘啦。”


“放屁!”Shaw一把扯过Root的手腕将她拽近自己,她身子先是一闪,然后手腕一扭便将对方压到了墙上,“我说过的,我真的会杀了你。”那把匕首就抵在Root的喉边,“你怎么就不拿这把?这把?”她松开手,一脚踏在Root身旁的墙上,展示着她小腿和大腿外侧绑着的两三把匕首。


“我喜欢这把。”Root的声音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一样的软糯甜腻,像一只无时不刻不在发出咕噜声的猫。“我喜欢短小,却致命的……”她不自觉的抬高了眉毛,眼神中跳跃着令人疑惑的诡异光芒。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而Shaw却似乎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些多余的内容,她一手便钳住了对方的脖子,将Root掐的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越发红润了。


“敌……敌人……”Root抓着Shaw的手,努力的想要减轻对方施加在自己脖子上的力量。


“别骗我了,你只是想要我松开你。”而Shaw却完全不听对方的警告,依旧五指发力的死命掐住对方的脖子,“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你,我现在就可以……”


“突突突!”


Shaw的话还没有说完,身旁的柜子就传来被子弹打中的沉闷声音。她连忙松开手,抬手就给远处袭击的人放了两枪。“嘁……下次再杀你。”她转头对Root说,扯过她的手臂就往安全的地方跑去。


 


两个人一路上谁也没有发言,Root跟在Shaw的身后,静静的走着。


Root很清楚,她似乎有点喜欢上这个走在自己前面的小狗狗了。


不!


是北美灰狼!


她知道Shaw一定会这样纠正。


可是这是多棒的一件事啊。对于身为一个中间种的猫又来说,真的是很难得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呢。Root不是没相过亲——为了找到合适的对象,为了子孙后代,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斑类是相当重要的,所以相亲这种事对斑类来说相当常见——只是门当户对就不说了,她姐姐总是能找到一些名门望族来和她相亲,但是很明显,不是对方认为Root是疯子,就是Root嫌弃对方太无聊,总之,在Root的记忆力似乎是没有过成功的经历。


对了呀,她姐夫还曾今安排她和Hill有过一次……怎么说……不能算约会吧,一次晚餐?


“Maria Hill可是空舰指挥官兼副局长,你看她虽然出身并没有很大来头,但是她是个有能力的犬神人,Tracey。她可以入赘我们Bering家,以后,你想想,你说不定就是局长夫人了……”


以上,就是她姐姐的原话。


可是这未来的局长夫人哪有那么容易就可以当上的?那次晚餐也并不是很愉快,对方全程冰山脸,像根木头一样的坐在那里,吃几口,喝一口,擦擦嘴,扶扶额,蓝色的眸子躲闪着尽量避免着过多的接触。虽然Root也是硬着头皮去的,可是看见对方一脸比自己还嫌弃自己的样子也是着实高兴不起来。


副局怎么了,官大了不起啊。


当时还是只负责网路调查的技术部小妹Root不开心了。作为一个反对官本位思想的积极分子——对,Root已经把Hill归到了官本位思想重症患者的名单内——她最后还是决定干脆直说比较好。


“我知道你也不愿意,让我们愉快的吃完饭就各回各家吧。”虽然那时候的Root并不知道副局长已经名花有主儿了——当然,除了花和主儿,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但Root做出的决定显然非常明智,因为她不知道,就在相隔不远的一张桌子旁,一个红头发的女人正喝着香槟不经意的观察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很显然,Hill的这段秘密恋情也就是为什么她当时会同意去相亲的原因。第一,这都是秘密恋情了,她明显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第二,毕竟是Bering家提出来的邀请,在外人眼中作为“单身狗”的Hill要是拒绝了这个邀请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说不定还会因此丢了Bering家长女的爱人Wells给局里的大笔投资。所以,Hill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好在对方也并没有要乖乖顺从家里安排的意思,她也算是松了口气。


 


总而言之,相亲这种讨厌的事,Root才不愿意呢。


可是Shaw就另当别论了。


她可是犬神人的重种!


还是她一直崇拜的北美灰狼!


这简直是一件比中了彩票还美的事儿!不!对于Root来说,这简直比去做卧底一天换二十个身份还来得刺激!


也许该考虑怎么说服姐姐。


Root在心里嘀咕道,因为Shaw的家里似乎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以说连小有名气都算不上,这在斑类当中是极其少见的——如此低调的中间种,几乎是……其实这还是Root第一次遇到这样低调的斑类家庭。并且,这对于声名远扬的Bering家来说并不是一门好亲事,即便Shaw重种的身份可以弥补一些家庭背景方面的不足,但是就算如此……相比姐姐那边还是比较难过关的。


“大不了私奔呗。”


“什么?”


“啊?”Root没有意识到自己把自己脑袋当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但很快她就把原本尴尬的眼神又变回了那种如宇宙般深不可测扑朔迷离的样子。


“你在嘀咕什么?奔到哪里?”Shaw观察着她们所在的这间摆放着一排排冷冻柜,里面全是各种各样没见过的药剂的房间。


“我说打不过就狂奔……”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状况,Root为自己刚才嘀咕做出了辩解。


“只有猫才会夹着尾巴逃跑吧,我才不会。”Shaw瞥了眼对方,盯着做工精细的玻璃柜立面的药物看着,“这都是一些正在研发的药物,还有一些病原体样本。看来这里的投资估计不少呢,这么多种。”


“你还知道的不少,你怎么看出是正在研发的药物?”Root也盯着柜子里的瓶瓶罐罐看了一会儿,始终没搞懂上面那些奇怪拼写的单词的意思。


“我辅修医学,当时在一个研究所做过实习。”


“喔,还是高材生呢。”习惯性的挑了挑眉毛,正准备跟着Shaw的步子转弯出了这个冷兮兮的实验室,却突然看见Shaw胸一个红色的光斑。


来不及多说什么,Root早已举起枪口一个侧身闪到了Shaw的跟前,左手一把推开那个还在发愣的犬神人的同时一枪干掉了对方那个不知好歹的猿人。


“Root!”


这是她今晚第二次叫她的名字。


要不是左臂上的疼痛把她从Shaw迫切呼喊她名字的声音中拽了回来,她显然还会继续回味这一声“Root”。


“Root!”显然这是第三次,“搞什么鬼。”Shaw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Root手臂上的伤口,很显然,刚才那颗子弹穿过了Root的左臂,也许是她那细小的胳膊根本起不了任何称得上是盾牌的效果,还是有一发子弹击中了Shaw的右肩。


两人身后被击碎的玻璃碎片飞的到处都是,Shaw砸开几个柜子,寻找着绷带之类的可以包扎的物品。


“什么鬼地方,连大一点的纱布都没有。”Shaw扯开一整包包装袋,里面全是只有四分之一手掌大的小棉片,“妈的。”她暗暗骂着,扯下箱子后的一根电线,将一堆的纱布按在Root手臂前后的伤口上,用电线捆了起来。


“你怎么办。”Root有些担心的看着Shaw肩膀上还涓涓流出的鲜血,用没受伤的那边手抓起一堆纱布胡乱的按在她的伤口上。


“这点伤不算什么。”虽然被Root按的有些吃痛的皱着眉头,但是Shaw还是尽量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倒是你的人鱼呢?怎么不提醒我们有敌人。”她有些怨念的看了Root一眼,继续帮对方调整好手臂上的纱布,尽量多的又塞了几块。


“我不知道,刚才一直没注意,但她似乎离开了。”Root也有些自责,虽然人鱼并不是受她控制,但是也许刚才机器跟她说了什么,却因为自己在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而没有注意到。她真想狠狠掐自己一下。


正经的时候不正经。


这下让她受伤了吧。


活该!


“你到底在想什么小心思。”看见Root又开始走神的Shaw抬头一脸不满的看着对方,脑门上都快要皱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褶子了。


“没有!”赶紧先否认了再说,Root忙不迭的摇头表示清白。


“鬼信。”Shaw拿起刚才因为给Root包扎而放到一旁的手枪,脱出弹夹看了一眼,“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子弹不多了。”


“那你刚才还给别人弹夹?”Root皱着眉,脑门上明显的呈现出了无线网络信号标志的图案。


“他是我爸!”Shaw翻了个白眼,“要是他出了什么事,Harold可是会心碎的。”


“搞的你不是亲生的一样。”Root小小声的嘀咕着,但是还是被Shaw听见了。


“我是不会死的,知道吗。”她未上膛的枪口抵着Root的胸口,“别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


你不会死万一我死了怎么办?


Root憋了憋嘴,只好把想要吐槽的内容在心里说了一遍。


“他妹的。”


“又怎么了。”Root现在才发觉这个犬神人真是爱爆一些小粗口。


“我们被锁住了。”Shaw回过头看着Root。


看我有什么用。


Root又在心里吐槽了一遍。


“怪不得我觉得冷起来了。”Shaw摸了摸肩上的伤口,还未取出的子弹让她每一次活动手臂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异物带来的疼痛。


“我没什么感觉。”Root看了眼紧闭的闸门旁边的小屏幕,“不过这似乎是自动保护程序,为了保护未被摧毁的冷藏药剂不因为设备损毁受到影响。”她读着保护程序字样下面的一小行字体,奇怪这种程序不应该发出警报或是什么的吗?怎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自动开始了?


“刚才打碎玻璃了?”


“对,你还拔了电源。”Root指了指满地的玻璃渣和自己手臂上的一条电线,很明显,一个冷藏柜损毁,一个电源失效,自动保护程序就封闭了整个实验室,并且从通风口不断的补充冷气保持药物不会变质。


“越来越冷了。”Shaw按着柜子上的数字按钮,不知道在查找什么信息。


“看来一时半会儿我们是出不去了。”Root坐到一台电脑前,可惜刚开机就遇到了繁琐的加密程序,显然就算是她也得费一会儿时间了。


“这得降到零下四十度。”Shaw看着小小的屏幕上显示的目标温度。


“自动保护程序是打算把药剂冻上?”Root头也不回的双手在键盘上飞速的跳跃着,她有些不太理解写这个程序的人有何用意。


“不,并不是。”Shaw摇了摇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步入了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当中,她们上当了。


终于明白了两个人的处境,Root向Shaw投去无奈的目光,“这意味着……”


“他们要把我们冻上。”


Shaw的手紧紧的捂着自己受伤的肩膀,连指节都开始微微泛白。


该死的。


他们要把我冻上。


 


而在另一边透过隐藏摄像头监视着这一切的盘着金发的女子嘴角却扬起了一个满是嘲讽的笑。


Sameen Shaw。


你也有这一天啊。


--------XX顺势出场--------


这次什么解说图啥的都没有,就附赠一个妻妻同款 撅腚图 吧……



下集预告:


Natasha:Maria你住手!


Root:Sameen你醒醒!


Hill:…………(懵懂脸)……


Shaw:…………(醒不过来脸)……

评论

热度(190)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