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Eye Candy Or Expandables-花瓶还是消耗品

青凉:

给极地冷CP送来干柴烈火(并不是)


 


本章领衔:Natasha Romanoff,Maria Hill


其它:Sameen Shaw,Root,Harold Finch,John Reese


 


“你刚刚说我玩什么?”Shaw跟在Reese身后,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她不喜欢这样,两个老男人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拜托,一家人到底有什么事要互相瞒着。


走在前面的Reese停了下来,将身后的一猫一狗一手揽住,“枪。”他说道。


“我可不相信你们会有兴致讨论到我的爱好……”可Shaw的白眼还没翻完,就被身后的猫又捂住了嘴巴。


“嘘。”Root的气息尽数吐在了Shaw的耳边,让Shaw极其不适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爸都说了前面有枪,机器也证实了。”


Shaw一爪子扒下对方捂住自己嘴的手,满脸愠气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猫又,“再这样我就杀了你。”她满眼的戾气,可对方却只是瘪了瘪嘴,耸了个肩摊了个手,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做呀。


“Shaw。”沙哑却更显磁性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女孩之间的闹剧,“我来解决这边,你们去下一层,我们三个在一起效率太低了。”他说着,检查了一下枪膛。这种惯有的单人作战其实更符合他的口味,其实对于他来说,只要耳朵里有那个男人的声音就够了。


“别挂了。”从大衣口袋里掏了两个弹夹塞进了对方的怀里,Shaw甩头就准备往楼梯间的方向走去。


“有了人鱼连子弹都省了。”也不知是无奈还是讽刺,Reese将弹夹揣进了兜里,“我还没挂过呢。”他不屑的瞥了眼女儿的背影自己嘀咕起来。确实,作为一头北美灰狼,John Reese在死亡的边缘徘徊过几次,不过好在,阎王老爷可能也认为北美灰狼是个难搞的主儿,也就几次都没有收下他了。


“Mr.Reese,我希望你以后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耳机里突然冒出Finch有些尖锐的声音。


“好吧……”他无奈的应道。


“你需要小心。”在指挥大厅这边的Finch研究着屏幕上的建筑图纸,分析着可能藏匿敌人的地点以及计算着最佳的搜索路线,“视野范围内有多少敌人?”


“五个。”Reese从柱子后瞄了一眼前面的抽着烟的小喽啰。


“我想你有能力解决……”


“太简单了。”


低沉嗓音刚刚收尾,对方五人之中便已经有两个捂着膝盖倒下了。


似乎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另一队】


 


“还是收不到信号。”Hill看了眼手里的通讯器,信号标志从刚才进了这个仓库以来就一直打着叉。一定是仓库四周都布置了信号拦截装置,这里面一定有些蹊跷。“看来我们要靠自己了。”她收起通讯器,侧脸望向一旁的Natasha,虽然还是有些不习惯耳朵上的蓝牙变得静悄悄的,但Hill依旧下意识的用手调整了一下蓝牙的佩戴角度——这个举动对恢复信号来说基本没有帮助,但以往信号不佳时她总是这么做。


“我就没想过要靠别人。”一旁的Natasha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看了眼一旁Hill身旁的那个破黑包里剩下的枪弹——本身拿的就不是那么多,加上刚才进仓库之前被那波人的几挺机枪打破漏了底,现在所剩的也就只有几把枪杆子了,小一点的弹夹基本都漏光了。


说道仓库,她们俩现在所处的这个位置,是在躲避一大部队敌人的疯狂扫射时偶然发现的一个隐蔽的通道通往的仓库,进来以后她们忙着与剩下的敌人交战,等躲到了先前两人隐藏的一个货架后面,才发现通讯被阻碍了。Hill和Natasha很快就想到应该原路返回,可两个人刚刚按照原路前进没多久,就又被对方火力压制了回来,只好先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这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再加上外面那么多猿人,估计我们是找对地方了。”Hill扯开话题,擦了擦脸颊上的血迹——刚才一颗子弹贴着她的头皮过去了。那一下要不是Natasha一刀子砸进了对方的眉心,自己现在八成已经后脑勺成鲜花盛开状的躺在地上了吧。


“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们似乎并没有要杀我们的意思。”Natasha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她的身上已经收起了刚才散发出的淡淡的杀气。对,Natasha并不会轻易就魂现的,更何况敌方大多数都只是待宰的猿人罢了,太过弱小的对手对她来说真是提不起兴趣,要不是对方增援以后有了火力压制,按照黑寡妇惯有手法,她也许早就已经将敌方解决的一干二净了。


“他们更希望活捉我们,如果他们掌握了你和我,一个七级和一个九级特工,想想能得到多少神盾的情报。”Hill看了眼手心里的血迹,又将视线挪回了身旁女人的一头红发上。


“你的意思是你会招供?”Natasha收回一直在四周观察的目光,一脸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棕发碧眼的女人,“认真的?”


“我是在假设,在有人质的情况下,他们有更大几率获得更多的情报。”同样皱着眉头回看着对方,Hill有些不满——她很清楚自己是不会出卖神盾的,她也一直以为Nat知道自己是不会出卖神盾的。


“人质交换信息?”Natasha挑了挑眉毛,似乎在示意Hill如果她们两个被抓,事情有可能就像现在这样重来一遍。被抓,营救,被抓,再营救……


“我指的虽然不是这方面,但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Hill摇了摇头,“特工本身就是消耗品,局里不可能用什么值钱的东西交换我们俩的命的。”她摸了摸手中的枪,原本透亮的蓝眸此时却蒙着一层淡淡的灰。


“Maria……”Natasha从货架后站了起来,“你真是悲观到了极点。”她伸手将肩头的红发扫到脑后,“我就从来没有被抓过——如果我不愿意。”她低头看着那个坐在地上,脸颊边凝固着令人兴奋的血迹的Hill,她伸手一把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眼神中满是邪气的笑了。她很清楚Hill指的是哪方面——是她,是黑寡妇本身。不说她知道神盾多少的秘密,她自己的身体就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要是被抓去做研究的话……真是不敢想象要是有人制造出上千个像黑寡妇一样的精兵干将,并且并不是用来捍卫正义的话,那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Hill还没将身子站稳,便看见Natasha几个箭步上前就撂倒了一个正在搜查的猿人。


Natasha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回头看见Hill还愣在原处,她有些不耐烦的挑了挑眉毛。


“Love。You better get the party started。”


 


【大约一小时后】


 


“我想你邀请了太多人聚会!”在一根柱子后躲避子弹疯狂扫射的Hill朝另一根柱子后的Natasha喊道。她的黑包已经扔了,只剩下手里的一把G36和腰上的手枪了。


“闭嘴!”而那边的Natasha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有些喘的靠着柱子,趁着对方将注意力集中在Hill那边的时候探出身子击毙了几个猿人——直到手枪因为没有弹药而只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我看见前面有一个隔离区,Jemma和Skye很可能就在里面。”没有像平时那样听从对方的指令,Hill再次朝她喊去,“敌方数量太多,我们不可能直接冲过去。”


“该死。”有些恼怒的扔了枪,Natasha紧贴着墙壁看了眼那边的Hill,“你掩护我。”她嘲对方喊了一句。


“你要干什么!”这边的Hill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对方已经一个闪身进入了阴影之中,她也只好拿起手上余弹不多的枪,窜出柱子吸引对方的火力。


Nat,不管你想干嘛最好他妹的都得成功。


Hill一个前滚翻躲在了一堆木箱后面,这才发现Natasha不知何时爬到了仓库的金属梁架上,估计是准备从后方突袭。Hill知道她能做的只有最大力度的吸引注意力,如果Nat被对方发现,她现在又在一个连掩体都没有的地方——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这么想着,Hill很快就进入了赴死状态,在木箱的两边进行随机点射,迷惑对方的同时也能够更好的保全自己。


就是两头跑来跑去有点累。


不过很快,Hill就发现除了自己击毙的部分敌人,对方的火力已经大幅度减弱了,相比Natasha深入敌后的工作完成的相当不错。


当Hill看见一个男人越过箱子重重的落到了她的眼前,并且颈部这段成一个非常可怕的角度时,她就下定了决心——以后吵架的时候千万不能和Nat动手。


“区域肃清。”


在终于听见Natasha的声音后,Hill这才安心的从快要被打穿了的木箱后走了出来,看着对方正在整理着有些凌乱的红发,“高效率,你果然还是适合潜伏和近战。”她说着,蹲下身子准备看看那具尸体身上有没有多余的可用弹药。


“那扇门需要指纹和视网膜扫描。”Natasha用拇指指了指身后隔离区的金属门,“我们哪一个都没有。”


“我想我们需要找到那个……”


“Hill!”


先是Natasha失心疯一样的怒吼。


“咻。”


然后是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


再一次,又是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Hill感觉到Natasha从身后抱住了她,然后从侧面把她甩了出去,硬生生把她甩到了一旁的箱子后面,肩膀狠狠地撞在了地面上,紧接着,便是巨大的轰鸣。


什么东西爆炸了。


手雷?


定时炸弹?


事情发生的就是如此突然,也许连小行星相撞都不比刚才那几秒钟惨烈。


耳朵里只回荡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耳鸣,而眼睛被刚才爆炸瞬间的闪光刺激的一片模糊。Hill四肢无力的趴在地上,努力的想要支起身子,她眯起眼睛,试图在一片模糊的视线中找到那个红发女人。


“嘿,黑寡妇。”可她却听见了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看来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花瓶呢。”


 


“砰。”


Hill用大腿上别着的那把手枪朝站在Natasha身旁的男人开了一枪。


很好,打中了。


纵使视线还没有完全恢复,手臂也只能颤颤巍巍的拿起枪来,但Hill还是打中了对方的肩膀。现在她终于有机会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借助旁边被炸的残缺不齐的木箱,她费力的将自己有些晃悠的身体稳了下来。当视线终于变的清晰起来,她才发现打伤对方的肩膀根本毫无用处——因为那个男人正掳着Natasha。


“你知道你伤不到我的,Hill。”那个男人的脸上沾着不知是谁的血迹。


“她会的。”而被身后的男人用手臂扼住脖子,太阳穴边上还抵着一把枪的Natasha的表情看起来比Hill轻松多了,“Maria,杀了他。”只是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你不能杀我。”那个男人紧了紧勒住Natasha咽喉的手臂,利用身高优势将她整个人都往上提了起来,“你要活的,你忘了吗。”


“Ward……”Hill的枪孔始终没有离开过对方,但她的食指却也始终没有放到扳机的位置上。“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决定权都在我手里。”她注意到Natasha腹部上的一个弹孔,深红色的血液正顺着对方娇好的曲线往下流淌着。


该死。


一定是刚才Natasha仆倒自己的时候被对方击中了。


而且这可不是什么中枪的好位置。


Natasha已经感觉到自己逐渐不能像平时那样集中注意力了。她一只手扯着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另一只手努力得想要抑制住腹部伤口不断溢出的血液——她的脸在逐渐发白,腹部传来的绞痛让她几乎要失去了站立的力量。


说不定自己如果主动倒下Hill还有击中对方的机会。


红头发的女人险些就要任由自己失去意识就这么倒在地上,可上天并没有让她就这样简单的完成任务,脖子上传来的勒痛又把她从昏厥的边缘给扯了回来。


该死的猿人。


要是她有力气,她一定会翻一个像Shaw翻给Root看的那样的大大的白眼。


“放下枪,我会给她找个医生。”那个被叫作Ward的猿人——也就是相继把Skye和Jemma引出神盾并绑架了她们的那个猿人——把枪口转向Hill,“时间不等人啊,副局,你最喜欢的小特工就快要不行了,你不发发慈悲么?”


“看来你在神盾干的时间还是不够长啊,Ward……”并没有任何要放下枪的痕迹,Hill湛蓝的眼睛里透着凉气,那种嗜血的,冰冷的气息逐渐占据了全部的的空气,“你不知道副局长的名言么。”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同她的冰山脸一样,两者搭配起来还真是说不出的微妙和谐,冰冷的空气很快就带着四周的温度开始下降了。


“你简直傻到家了。”被勒住脖子的Natasha似乎懂了些什么的笑了起来,她嘴角的血迹让她这一笑更加意味深长了。


她闻到了。


Maria Hill真正的味道。


“什么。”叫作Ward的猿人丝毫感觉不到空气中的味道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只是觉得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了,“扔了你的枪,你还有机会救她。”枪口不断的在红发与褐发女人之间来回变动,他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乱了阵脚。


他当然不明白。


猿人怎么会闻的出斑类的味道。


“你们这些捣乱的小猴子。”语气变的冰冷却又有些无奈,“我会扔了枪的……”Hill的身体被一层白色的雾气笼罩着,当然,这也只有她和Nat才看得见。


“在打中你之后。”她的食指移到了扳机的位置上。


“你在说什么笑话,你会打中她的。”Ward说着就将身子往Natasha身后藏了藏,“你难道就不……”


在开玩笑吗?


“打中又如何?”


这太可笑了。


“特工本来就是消耗品。”


---------------------


副局发飙啦


自制结尾漫画一个……英渣有错请纠正……




评论

热度(162)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