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Oh My Daughter!-我的儿啊!

青凉:

本章领衔:Maria Hill,Natasha Romanoff,Myka Bering,Helena G. Wells


其他:Melinda May,Sameen Shaw,Root


等等啊我有话要说!上章的“我无处不在”没人反应是超体咩!我当时很想直接写“我是艾薇儿”(I'm everwhere/Avril.)啊!!我就怕太破坏气氛惹最后还是没写了……对了还有另一篇Chasing Pavement可能要等一等了,H有点写不出来……


----------------------------------


【神盾局】


 


“Hill!”


先是听见身后有人压低声音叫她的名字,紧接着Hill就感觉到本来要打开指挥大厅门的那只手手臂一紧,整个人被拉到了旁边的楼梯间里,“你说过你让Skye进神盾你会保护好她的。”


“是的我说过。”Hill低着头看着眼前拽着自己领子的May,她知道她疏忽了。


“你向我保证过!”黝黑的眼仁死死的盯着对方,一向面无表情的May今天也紧张了起来,“你根本就做不到。”


“我只是……是我疏忽了。”Hill皱着眉,看了看四周,伸手想要将对方拽着自己衣领的手拿下来,可是她失败了,对方依旧紧紧抓住,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我不知道这次任务会变成这样……”


“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们要找一个人鱼?一个不愿意直接与我们合作的人鱼,还得通过一个犯神经的猫又。”May将Hill逼到了墙角,就连指节都已经用力到有些发白,“显然Coulson给你派的这个任务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这个任务既然和塔希堤有关就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吗?”她的黑眸似乎要吞噬对方眼睛里蓝色的光芒,“我不管你和你的小女朋友会怎么样,我也不会因为她是黑寡妇就躲躲闪闪,我不在乎我会冒犯谁,得罪谁。听好了,Hill,我只要Skye健全的回来——连根头发都不能少。”她越靠越近,小臂不知不觉已经压制住对方的脖子跟,周身的气压似乎都低了下来。


“Natasha不会怎么样,她知道我和你有过……”


“她知道我们有个女儿吗,Hill?”May打断了Hill的话,抵在对方脖子上的小臂越压越紧,“我想你根本就没想过告诉她吧。”


脖子被人压制住的感觉相当不好,但是Hill却并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毕竟对方不是敌人,她真的不想引起注意,在这种时候被下属发现上层领导之间起了内讧,那可不仅仅只是丢脸那么简单的事了。“我本想在合适的时候告诉她的……”


“Hill,你真是一点没变,在感情这方面,你怎么能这么怂。”May略带轻蔑的眼神看着被自己手臂压制住的Hill,“但是不管怎样,你得把Skye完好无缺的弄回来。”


“嘿,冷血动物。”两人的身旁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放开她。”


“Natasha……”


“Romanoff探员。”先是有些惊讶对方的突然出现,然后,很显然是明白了什么的May慢慢笑了起来,“Hill,你到现在都还要别人保护……”


“你到底想不想救你女儿,竟然还在这儿浪费时间。”Natasha抱着手臂,说不清脸上的表情是生气还是无奈——或许只是没有表情。


“我需要你去。”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回应自己,黑寡妇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动了一下,沉默着等对方把话讲完。“我承认我并不喜欢你,但是,怎么说呢……你是俄罗斯的复仇者,斯拉夫的影子……红色死神……你是黑寡妇。”猛的松开了压制住Hill脖子的手臂,May迈着步子朝Natasha走了过来,“我不太相信那些复仇者,那些男人,你,倒是可以作为我的一次尝试。”


“我会救Skye的,但我不信任你。”红头发的女人放下双臂,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再说了,你不是尝试过了吗。”她撇了眼站在一旁摸着脖子的副局,“犬神人的味道都差不了多少。”


摸脖子的动作戛然而止,Hill看着Natasha慢慢走远的背影,然后看向May,脸上写满了两个字:


咋办。


“还愣着干嘛,追啊。”这下换成May抱起了手臂,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Hill拔腿就顺着黑寡妇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了。


哎。


May摇了摇头,走出了楼梯间。


青年人总是不懂成年人的想法。


图样图森破。


 


“嘿。Nat……”Hill从Natasha的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腕,“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Natasha停住了脚步,她侧过脸看着从身后绕道前面的Hill,抱起双臂等着对方发话。


“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告诉你我和Skye之间的关系。”Hill扶住Natasha的双肩,她微微低着头,视线从对方红色头发的根部来到了末梢,最后又移到了对方的红唇上。


虽然Hill的确是在一本正经并且一脸内疚的跟Natasha解释她和她前女友的复杂关系,但是Natasha却似乎根本没有要听下去的意思,她抬起头,眼神像是揪到上课做小动作的学生,“我知道。”她回答。


“什么?”这下轮到Hill搞不清状况了,“你知道……什么?”她的蓝眼睛里满是不解。


Nat知道Skye是我女儿?


Hill皱了皱眉。


事实上,这并不是不可能。


伸手关掉了Hill耳朵上的蓝牙,“得了,笨狗,你忘了我是间谍吗。”Natasha一脸的嘲弄,“难道你觉得我跟你上床之前不会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检查一遍吗——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恰当——但我的意思是,我当然调查过你。”


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不显得那么僵硬,Hill伸手摸了摸鼻梁,“你一直都知道?”


“当然。”觉得手放在Hill的脸边举的有些酸,Natasha把手插在了要上。


“可是……”Hill将一只手撑在了墙壁上,低头看着眼前这位红头发的美人,“我和Skye并没有多少接触,我几乎……”对,她只是设法把她招募进了局里,毕竟那个涨潮还是潮水什么的组织实在是太不安全。


“你和Skye确实没有什么关联,但是May就不一样了,不论她怎么掩盖,总是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的。”Natasha挑了挑眉,“再说了,May并不像某人那样花心,她唯一交往过的对象似乎就只有你——我们的空舰指挥官,副局长大人。”她的话中带着些嘲弄,身子一斜靠在了墙上,“May是蛟,但是Skye是犬神人,你和May又有过一段,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看来我得提醒下她。”Hill低着头看着靴尖。


“现在要紧的是查到Syke的位置,然后把她救出来。”Natasha说着,挺身不再倚着墙壁,“还有那个谁家的小孩。”


“谢谢你,Nat。”Hill抬起头,嘴角努力扬起一个微笑——可是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无奈。


“这有什么,我就是干这行的。”捏了捏对方的脸颊,Natasha一脸轻松的说到。


“我是说,我没告诉你我有个女儿这件事……”


“谁没有过去呢?”Natasha转身向指挥大厅的方向走去,“再说了,我们不也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吗。”


什么?


Hill皱了皱眉。


 


 


【几年前】


 


“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但是,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有必要这个样子吗。”一个红头发的女人坐在一架私人飞机的沙发上,她的对面坐着一个盘着深色头发的蓝眼睛女子。


“我并不是不相信你。”蓝眼睛的女子十指交叠的放在交叉的双膝上。


“显然你的手下并不信任我。”红头发的女子瞥了眼对方身边站着的两个男人,他们的食指都放在扳机上,似乎随时准备着给她一枪。


“这是习惯,他们很难放松警戒。”蓝眼睛的女人挥了挥手,让一旁的两个男人先暂时下了飞机。“你应该知道,是我们主动联系的你,所以……”


“我当然知道,我的经纪人已经跟我说了,我只是急需经济上的一些支援,所以让我们废话少说,我给你东西,你给我现金。”红头发的女人说着,挑了挑眉毛靠在了柔软舒适的沙发上。


“正如我所听闻的一样,我很是喜欢你的作风呢——黑寡妇。”对面的女人从沙发后面拎出一个金属箱,“钱我是准备好了,那我要的呢?”


“放心,小狗狗。”被称作黑寡妇的红发女子拉低胸口皮衣的拉链,两只手指从深邃的事业线中夹出了一个黑色的金属物,并一脸邪魅的微笑着将之放在了两人之间的一个小桌板上。


坐在对面的Maria Hill看着对方的动作挑了挑眉,将手里的手提箱递给了对方,“真是个绝佳的位置呢。”眼神不舍的从对方身上离开,拣起桌上的那个还有些温热的金属物仔细端详了几秒,然后放进了一个空的金属箱中。


“你不会知道的。”又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黑寡妇打开箱子确认了下里面的报酬,便起身准备离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任务结束了的轻松,Hill总觉得对方的笑容比她们第一次见面时更加诱惑了,“我可以顺道载你一程,Romanoff小姐。”她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前克勃格特工。


“谢谢,不过不用了。”黑寡妇——也就是Natasha Romanoff——低头看了眼那个冰山脸指挥官,指尖勾起对方的下巴,弯下身子在她的一边脸颊上留下了淡淡的唇印,“你可以叫我Natasha。”她在她的耳边低语着,然后直起身子,“你知道怎么找到我,公事——或者私底下。”她说着,朝Hill眨了眨眼,便拎着手提箱迈着步子下了飞机。


Natasha……


Hill看了眼手心里多出来的小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号码。


我会知道的。


她湛蓝的眸子看着那个远去的红色背影,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慢慢扬起了一个微笑。


很快就会。


 


【另一边】


 


“H.G.!”一个焦急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进来。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房间里传出焦躁英国口音——声音的主人正是Helena G. Wells。


“Helena,开门。”而站在门外正苦口婆心劝说的正是Bering家姐妹之一的Myka。


“我说了让我一个人……”可是Helena的话还没说完,门就被外面的人一脚踹开了,“Myka!”


“我可不会任由你在这里自怨自艾。”Myka双手叉腰的叹了口气,“我说过了,这些都不能怪你,你别再自责了。”虽然Myka也同样担心Jenma的安危,但是,她不想同时看着自己的爱人身陷痛苦的泥潭——而且还是第二次。


“怎么不怪我!”Helena不安的来回走动着,Myka刚才劝说的话对她来说完全没有效果,“是我把Jenma送进了神盾,我不该送她进去,我根本就不该让她去读那个什么破学校!”她急的脸都红了,“我应该让她读一个普通的大学,做一个普通的人——我不想失去她。”


“亲爱的……你不会失去她,你不会失去任何人……”Myka知道Helena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对,就是失去她所爱的人。虽然她曾发誓不会让她再经历一次那样的事,但是……很明显,事情就是发生了——而且,她们并没有小说中的时间机器可以回到过去挽救一切。Myka慢慢的靠近眼前焦虑的Helena,想要伸手去抱住她。“听着亲爱的……”


“不……”


“Helena,冷静一点……”可是就在Myka的手刚刚搭上Helena的肩膀上的那一瞬间,Helena却抄起了一旁原本只是放在那里起摆设作业的她自己改装给Myka和Jenma防身用的电击枪——特斯拉。“我说了让我一个人……不……”她用枪指着Myka,“我要去救Jenma。”她的表情突然从悲伤变成了愤怒,但却比刚才安静了许多,不再继续责怪自己。


“听着,亲爱的。”Myka并没有因为对方手上拿着特斯拉就退缩了,她反而向前挪了一步,“放下枪,Tracy会有办法解决的,相信我,好吗。”她正努力的劝说着,希望能够让对方冷静下来——因为她已经看到了H.G.的魂现,那条以往她觉得妖艳又邪魅的红色蝰蛇,今天却像是要吃了她一样目露凶光。


“我要亲手杀了那个人。”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找,你一个人打得过吗,别傻了Helena……”Myka拦在对方面前,一点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会找到他,杀了他。”Helena的瞳孔变成了一条竖线——Myka知道,那是蝰蛇魂现到后期才会出现的一部分——Helena她已经快要被仇恨冲昏了理智,“让开,Myka,别逼我动手。”她命令道。


“你还真是忘了我们谈恋爱的日子了,亲爱的……”声音小的像是在自言自语,Myka转了转肩膀和脖子,“告诉过你的,永远不要跟我吵架。”她的身上在说话之间慢慢的被一层阴影笼罩了,而那阴影大的都快顶到了天花板,似乎连光线都被遮挡住了,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还有,动手就更别想了!”话刚说完,Myka就趁着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黑影上的一瞬间上前一个反手夺下了特斯拉,速度快的让人不敢相信她是个熊樫——当然,这只是大多数人错误的认识罢了,熊樫的反应并不比其他斑类慢,更何况Myka是受过训练的特工——虽然退休了。


“咳……咳……”几秒之内,Helena已经被Myka一手钳住脖颈,一手拿着特斯拉指着脑袋压制在了墙上。


“还动手吗。”Myka身上的阴影变淡了一些,因为她注意到对方的魂现已经完全消失了。


“松……松开……”而被扼住脖颈的Helena一点都不好过的发出艰难的声音。


“恢复了?”Myka不放心的问。


“嗯!嗯!”难以发出声音的Helena只能不断地点着头表示自己已经投降从良。


“别再这样了,Helena。”这才松开手的Myka一脸担忧的望着对方,将手中的特斯拉放到了一旁的柜子里,“你让我很担心。”


“嗯……”Helena使劲的摸着脖子顺着气,没有控制好魂现是她的错,可是……


下回能不能下手轻一点啊亲爱的。


瞥了眼一脸正义的爱人,Helena的内心很是复杂。


要是被你按断了七寸我还活不活了。


 


【回到局里】


 


“怎么把姐夫铐起来了?”


“我怕她伤到别人。”Myka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是说我,毕竟家里除了我就没别人了……” 


“好的……我知道了……Helena也要你冷静点。”Root看着电脑中已经急的快要失去理智的姐夫有些无奈的安慰着对方,“我们会找到Jenma的。”


“家庭的困扰。”桌子对面的Shaw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她不看视频都知道现在正上演着什么戏码——无非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反正不会那么早就……”话说到一半却被一旁的Root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剩下的全都咽了回去。


“Helena,相信她们,她们有最好的资源,Jenma很快就会回来的。”同样是电脑中,H.G.身边的Myka正不断的安慰着一脸沮丧的她。


“我找到了点有用的。”那头的May似乎有了些进展,“发给你了。”


“姐你好好安慰她,已经有线索了,有Jenma的新消息我会马上告诉你们。”Root还没等对方回复就按掉了视频,然后调出May给她发过去的信息开始仔细的审阅。“你得帮帮我。”她说道。


“电脑什么的还是等Hill吧。”一旁的Shaw耸了耸肩。


“我没有在和你说话。”Root歪头瞥了眼Shaw。


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确是忘了件事的Shaw不悦的撅了撅嘴,“隐形的人鱼……我差点忘了……所以你可以帮我们吗,人鱼小姐。”


“你知道她听不见你的。”Root有些无奈的继续敲击着键盘。


是不是犬神人都是这样反应慢半拍?


可是她不是北美灰狼吗……


Root偷偷的看了眼Shaw。


就只有个气势而已……


没有发现自己被人偷瞄了两眼,Shaw又犯了个白眼——这回是给她自己。“棒极了。”她忍不住嘲讽起来。


难道她就不能转达一下?


Shaw不满的撅着嘴。


猫又总是不爱合作。


 


“怎么样了。”刚进来的Hill盯着大屏幕上的信息说着,“找到什么有用的了吗?”她身后跟着抱着双臂的Natasha。


“我只能……”Root飞快的敲击着键盘,紧接着屏幕上就弹出了一行红色的字,“我没有权限。”


“需要九级权限,Hill。”那边的May抬头也表示束手无策——她并没有这么高的权限。


紧接着Hill就接手了,原本就湛蓝的瞳孔在屏幕的光线下像是有了魔法一样泛着蓝色的光晕,“这个人,昨天下午和Syke一起离开了局里。”一张监控照片从Hill面前的屏幕上切换到了大屏幕上,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和Syke的离开的照片,“然后他又回到了局里,再次和Jenma离开。他避开了摄像头,只有这张照片。”由于监控的角度问题,照片里只能勉强看清这个男人半张嘴和下巴的部分。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Root似乎从机器那里了解到了什么,“他是个猿人。机器在局里唯一感觉到的猿人。”


“猿人?”Shaw嚼着刚刚打开的能量棒一脸狐疑的问道,“我以为局里不招猿人。”


“不招。”Natasha斜了眼自己的搭档,真是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不过,她注意到了自己身旁的Hill脸色变得更差了。


猿人……


很明显,这意味着局里被敌方渗入了,并且,连Hill这个副局长都完全没有意识到——除非Coulson没有告诉她——但这说不通。而且现在局里被敌方安插了多少人?还剩下哪些人值得信任?Hill完全无法想象,要不是自己的女儿被绑架,是其他普通人,根本就不会上报到她这边,那么这个间谍就会隐藏的更久了……


“调出资料。”Hill示意Root分享信息。


“面部识别失败了,稍安勿躁……试一下他的耳朵。”Root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指尖在一群人的注视下飞快的敲着键盘,紧接着电脑就截取了监控上男人的耳朵部分开始进行快速的耳部识别,“找到了。”大屏幕上弹出了一个男人的头像。


“我就知道是他……”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的May眯着眼睛,她之前就有怀疑了。


“什么?”Hill也眯起了她的蓝眼睛,“你说什么?”


这回换成Natasha一脸狐疑了——这次可是真的狐疑——很明显,在这之前,May就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你知道他是安插在局里的间谍?”Natasha替Hill提出了质疑。


May避开了Hill的眼神,“这是机密,Hill,你懂得规矩的。”


“事实上,并不,你是八级特工,而我是九级,我有权限知道。”脚步慢慢的向May靠近,Hill冰冷的蓝瞳中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凉意,“我需要知道你所知道的所有信息,我不希望营救行动中出现任何纰漏,你听见了吗。”


“其实你错了,这个任务由Coulson直接授权于我,除我之外没有人有权限知道内容——包括你,Hill。”May的黑眸反射犀利的冷光,她是一个服从纪律的人,更何况是局长亲自下达的机密任务。


“Melinda,May……”浑身散发着可怖凉意的Hill走到了May的跟前,她挑着眉低头看着这个黑发黑眸的女人,“你还真是个冷血动物……”大厅里的气氛低的连Shaw都停止了咀嚼——她甚至可以闻到那股杀气。但同时,她佩服Hill,甚至有些惊讶——因为对方就是恼怒到了这种地步竟然也没有魂现。


“为了任务连自己女儿的性命都可以置之不理吗!铁骑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把女儿丢……”


“啪”


“Maria!”


Hill的脸上多了一片红印。


“没事,Nat。”Hill示意Natasha不要过来。


而这边的Shaw很庆幸自己反应极快的冲上去拉住了她的搭档——不然不超过十秒钟这个大厅马上就会被黑寡妇和前铁骑成员砸的连亲爹都认不出来。


“所以,我们到底要不要救人了?”一旁的Root长腿一伸就翘到了办公桌上。


“Melinda,我,需要,信息。”Hill的身体更加逼近May,近的要是在平时早就被黑寡妇的剪刀腿绞翻在地——可是就连这样对方也还是一脸冷冰冰的看着她,她简直弄不清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看在老天的份上,你就不能松口吗!还有什么能比Skye更让你担心的!”


沉默。


整个大厅中的除了Hill和May的其余四人人,谁也没有讲话,谁也不敢发出声音,所有人都希望May能够松口。


毕竟时间宝贵。


“猕猴桃。”


“什么?”Shaw最先反应了过来,这种时候果然是吃货有优势。


“猕猴桃。”May终于开口了,“任务的代号是猕猴桃。就是要找到这个卧底,之前我在调查中就已经开始怀疑他了。”


“Grant Ward?”Hill瞥了眼大屏幕上的,“我都差点记不起来这个人。”


“我记得。”松开拽着Natasha的手,Shaw一屁股坐在了Root翘腿的桌子旁,“你跟我说他当着你的面说Nat是花瓶。”说完她看到Hill瞪了眼自己,然后她这才发现一旁翘着腿的Root一直看着自己,看着她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什么鬼啊。


看屁看。


Shaw站了起来,为了躲开对方的视线走到了Natasha的边上。


“那我们就杀了这个Ward。”Natasha似乎有点不高兴呢。


“Nat……”


“是啊,杀了这个猕猴桃呗。”Shaw将手中的能量棒包装袋扔进了一旁的废纸篓里。


“找到他,再杀了她。”一旁的Root补充道,结果被已经快忍受不了她的Shaw白了一眼。


 


Grant Ward。


Hill湛蓝的眸子里泛着寒光。


我会找到你。


 


不管你是谁……


May盯着屏幕的黑眸也变得比平时更加凶狠起来。


我都会杀了你。




----------------哎呀好害怕-----------------


备注一下


没看过神盾的:①梅以前是铁骑成员,神秘事件后退出了,并且她还是卡特特工(哇塞,又一个姬佬。本章未出现)培养起来的。②Grant Ward是九头蛇安插在神盾的间谍。杀死猕猴桃行动的由来详参微博。③俄罗斯的复仇者,斯拉夫的影子,红色死神……都是寡姐的外号。


没看过仓库的:①HG之前有一个女儿但是去世了,所以才会这么容易丧失理智。②特斯拉是一种类似可以远程放电的电击枪。③HG是个作家,偶尔发明一些怪异东西。


魂现解说:各种百科了一下,截取了一些比较重点的,和一些和角色贴近的,想每个人的魂现也是脑袋要想破了……到现在还有几个没有想出来的。当然啦,根妹和副局想好了,只不过还不可以透露哦~宅总魂现虽然还没写到但是提前给了吧。其实大多魂现只是一种总称,因为下面还有很多分支……都查不到……非专业也不敢乱写……比如蝰蛇只是一个大类,下面还分许多种蝰。当然我尽量都找原产地的,比如角色是美国人,那么我一定会确认这个物种在美国存在啦……



找图的时候看到这张觉得太符合锤的吃货脸了……对不起呃啊(膝盖已废)


-----------------------------------


下集预告:


Hill:现在只有我们五个确定是清白的。


Root:六个,还有机器。


Hill:(翻了个白眼)


May:我们需要后援。


Natasha:我觉得不用。


Hill:事实上,我们确实需要。


Natasha:(瞪了眼Hill)我们上哪儿找。


Root:我姐得管着我姐夫,怕是不行了。


Shaw:别急,我给我爸打电话。


众人:……→_→……


------还是那句话,有问题问问问------

评论

热度(190)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4. JFM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