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Sex Pistols]Sissor Sister-剪刀腿姐妹花

青凉:

套用《狂野情人》漫画的世界观设定,感觉很有趣。


注意这是一个AU的Crossover。


本章领衔:Sameen Shaw,Natasha Romanoff,Maria Hill,Root


其它:Harold Finch,John Reese,Steve Rogers,(Bucky Barnes)


看前必读:


这个世界约70%的被称作“猿人”的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也被称为“普通的人类”,其他的约30%被称为“斑类”,是由猴子以外的动物进化的人类。


猿人是看不见魂现,不知道斑类存在的,但是他们会被斑类特殊的荷尔蒙所吸引。总结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看不见魂现,听不见灵魂的声音,无法与灵魂交流)。但是,猿人拥有很强的繁殖能力。


斑类,是继承了各种动物的不同特征最后进化成人类的“动物遗传基因中的斑状觉醒”,所以被称为斑类。


人类所拥有的不同动物的灵魂被称为魂现(或魂元),当魂元从身体中释放出来在体外呈现出动物模样也被称为魂现。(其实魂现就是可做动词也可做名词使用)


斑类主要分为六大类:犬神人,猫又,熊樫,蛇目,蛟,人鱼。


现身:灵魂被称作魂现,肉体即为现身。


掩饰:为了不让自己的爱人被别的斑类看上而使用的视神经麻痹手段。


冻结:重种才拥有的让他人的魂现无法表现到身体外的能力。


怀虫:男男生子利器,制造假腹(即暂时性的子宫)。


IPS细胞(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原作没有这个设定是我自己加的,详情百度。(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从男子身上得到卵细胞,从女子身上得到精细胞的技术。)


如果还是看不懂就看下面这个图,从原作里抠出来自己加工了一下。



 ----------------------------------


Sameen Shaw一直都知道自己备受瞩目,有什么办法呢,在她还没有进局里前,她就已经小有名声了,不说别的什么,就光凭她是犬神人的重种就已经让她声名远扬了。也不知道是谁偷看到了自己的档案,还大嘴巴的把这么点小事到处宣扬。局里一直都比较喜欢提拔犬神人的执行人,因为他们的忠厚——根据目前的数据显示,整个局里,犬神人的出事概率相较其他斑类来说低了非常多,当然,这个出事概率指的是任务失败,执行人消失,死亡或背叛等等。


说到斑类,Shaw很庆幸自己生在一个斑类家庭当中,虽然她的血统并不纯正。她的两个父亲并不都是犬神人,怀她的那位——对,他的其中一个父亲利用怀虫生下了她——是一位蛇目。在Shaw小时候,每次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那些见过他的其他家长们都没有人看出他是蛇目,对呀,Harold Finch看起来就像一只刚顺过毛的犬神人,别人总是误以为Shaw一家子都是犬神人,血统纯正,并且,她的另一个父亲John Reese是那样的帅气有型招人喜欢——特别是他那低沉的嗓音,不论是猿人还是斑类都会被深深的吸引。


那么问题就来了,Sameen Shaw为什么要叫Sameen Shaw而不是Sameen Reese或者Sameen Finch呢?事情很简单,她的两位老爹都是前政府特工,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还是不要跟自己姓的好一些。再说了,他们家并不是很看重家族的重要性,毕竟双方在相互认识之前都是无亲无故的人,一个姓氏对他们无足轻重,对他们来说,活下去才是最为重要的事。Shaw很庆幸自己的两个父亲在一个个那样艰难的任务中活了下来,特别是Mr.Reese,他成天打打杀杀,身上数不清的伤疤,Shaw小时候还一个个数着玩儿,看看有没有新添一些……她庆幸她还有机会这样数下去,她庆幸她的Mr.Reese给她这个机会——只是可怜了那些人的膝盖,不过这就是作为斑类的乐趣不是吗。如果自己是一个猿人,察觉不到斑类的存在,只是被斑类散发的荷尔蒙所吸引,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Shaw真是不敢想象那样的人生有多无聊,她甚至不会突突人——细思极恐!


但是反过来,对于Shaw一家来说,被人认为是一个普通的犬神人家庭还是有好处的。是的,Finch还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隐藏了自己蛇目的魂现,成了一个白色的猎犬魂误导众生,那是他精心设计的一次骗局,好让大家都知道一个他编好的事实:看,我是犬神人。Finch也曾想让他亲爱的Mr.Reese也成一个假魂,比如蛟,熊樫或者猫又,但是Reese只是冷冷的回了他一句:除了北美灰狼我什么也不想做。是的,她的这位父亲就是一只这样任性的北美灰狼。不过好在他还算安分守己,从政府退休以后在纽约一个不起眼的分局做着警探的工作,偶尔还能射几个膝盖满足一下自己。


 


所以这天,当Shaw抱着一个装满她私人物品的纸箱走进总局的时候,几乎所有在大厅里办公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她就是那个犬神人。”


“听说她上头有人。”


“据说是个重种。”


“难怪了,Hill亲自点的她。”


“也有可能是关系户啊……”


最后一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脊背一凉……回头就看见那个新来的小个子隔着老远的距离用一双青黑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他看。


犬神人果然好听力啊。


 


Shaw把一箱子东西放到她的新办公桌上,一屁股坐在了旋转椅上。


什么嘛,椅子还是和分局的一样难坐,又矮又硬。


Shaw伸手把箱子面上的几个文件夹扔进抽屉,看着满满的一箱零食的她突然犯了选择恐惧症——是吃牛肉棒还是能量棒?哎呀,这个新买的烟熏牛肉干还没有试过。


“Sameen Shaw?”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先顺手合上了箱子,Shaw回过头,看见一个盘着棕发的蓝眼睛高个子女人抱着手臂站在她的跟前,她的右耳带着一个蓝牙耳机,手里拿着一个密封的文件袋,一身的制服显得她更加威严挺拔。


“是的,夫人。”Shaw站起了身,因为她见过这个女人的照片。Maria Hill——她来总局之前稍微做了些调查,眼前这个一副冰山脸的女人就是她的新上司,总局的执行官,相当于副局长,是她把自己从分局调过来的。


“这是你的任务。”Hill将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低头看着对方将它拆开,“虽然你刚调到总局,但是我想告诉你,这里会比分局更让你忙碌,这是你在总局的第一个案子,我希望你能够圆满完成。”


“当然。”Shaw扫了眼从档案袋里拿出来的文件夹封面,便抬头看着对方的湛蓝的眼睛——她有些好奇,对于面前这个犬神人,她嗅不出她的味道,一点儿也没有。而且,这个叫做Maria Hill的犬神人怎么会有这样湛蓝的眼睛,据说她是狼?可是她可没见过蓝眼睛的狼。难道是西伯利亚犬?不像啊……哈士奇吗?


“还有,你的新搭档马上就来了,她正在审讯室审嫌疑人。”Hill指了指Shaw的身后,大厅的尽头一扇紧闭的门,“哦,犯人招了,她来了。”Hill伸手按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抱着手臂盯着那扇门看着。


所以说她刚刚一直在用蓝牙监听审讯的整个过程吗?


Shaw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了眼身旁这个高个儿女人耳朵上的蓝牙耳机,然后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扇门上。


“砰”的一声,门真的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Shaw可以闻的出来,那是一个熊樫。对,作为犬神人,Shaw的嗅觉本身就比其他斑类灵敏,再加上她是重种,能力就更强一些了。从门里出来的那个男人看到Shaw身边的Hill后便径直朝她们走来,而Shaw并没有看到Hill副局所说的那个“她”。


“Hill!”那个高大的男人怒气冲冲的站到了她俩跟前,“她不能每次都这么做!”他生气的瞪着Shaw身旁的副局,“这是审讯不是刑讯!把人打成那样每次写报告的都是我!”


“放松,Steve。”Hill伸手拍了拍男人有些凌乱的金色短发,“我正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不用跟她搭档了,你可以去问问Bucky,如果他愿意……”


叫做Steve的大个子先是一愣,紧接着令人吃惊的用温柔又强烈的音调轻喊了一声:“他愿意!”就连哦脸上表情突然柔和了许多,还一个劲的点着头。


“那我帮你向局长申请一下。”Hill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湛蓝的眼睛盯着对方,“这次的报告就麻烦你了。”


“好的,没问题。”Shaw有些吃惊对方的态度竟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有些不明状况的她发着愣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大高个进行对话。“谢谢你,Maria,回头见。”就在Shaw的脖子仰着快撑不住的时候,大高个一个转身离开了她的视线,但突然从他身后出现的红发女人着实让Shaw吃了一惊。


“嗨,Hill。”红发女人穿着一件拉链拉的很低的紧身黑色皮衣,抱着双臂的动作显得胸前的事业线更加明显了,她耸了耸肩,三角肌和手臂上的线条让Shaw感到难得有个女人的身材能和自己一拼。


“我只是踹了脚椅子,他自己没有坐好而已。我看他快磕到鼻梁想去扶他,可是他还是磕到了。”她边说边将手背上的血迹擦到衣角,“晚上庆功吗?老地方?”她冲Hill眨了眨眼睛。


“老地方。”有些不自然的低头摸了摸眉毛,Hill马上把脸转向Shaw,“Shaw,这是你的新搭档,Natasha Romanoff。”然后她回过头看着那个红发女人,“Natasha,这是新来的Sameen Shaw,你的新搭档。帮她过一遍案子,我们晚上见。”说着,她又按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迈着长腿离开了。


红发女人看着长腿女人消失在视线当中,这才回头对着Shaw打了个招呼:“嗨,小个子。”


小个子?


Shaw不悦的挑了挑眉毛,眼神犀利的看向对方:“彼此彼此啊,赤狐。”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Romanoff探员和Shaw处的相当好,她俩搭档没有一个月,默契值就已经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们都喜欢打打杀杀,喜欢剪刀腿绞人,喜欢突突人,喜欢烈酒,喜欢捆绑,喜欢刑讯——当然,她们想办法找了一个心甘情愿为她们写报告的人——副局大人Maria Hill。


“Nat,你说,Hill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那样对她。”坐在吧台边上的Shaw喝下面前的一杯深水炸弹转头问身旁的搭档。


“我怎么对她了?”Natasha也一口饮干杯中的伏特加,皱着眉头看向Shaw,“我只是让她写几个报告而已,再说了,文书工作是她的强项。”


“可我听局里疯传咱们的副局大人能够盲射啊。”Shaw强忍住想要笑出来的冲动,让酒保又来了一杯。


“滚蛋。”红头发的女人斜了眼Shaw,“那群迷妹要是知道Maria的恋爱对象是黑寡妇,她们一定会后悔的。”唉,事实就是这样,局里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同事之间不可以恋爱,但是Maria毕竟是副局,Natasha又经常出一些危险任务,所以相对于把她们之间的关系公之于众,两个人还是比较谨慎的一致同意让这段关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了——直到Shaw的出现差点揭穿她们一直以来的掩护。


 


【回到Shaw进局里那天】


 


臭狗。


当Romanoff探员从Shaw的嘴里听到“赤狐”两个字的时候,整个脸都黑了下来。她一把抓住Shaw的手臂把她拉进审讯室旁边的观察室——这里隔音比较好。她按掉监控,拉上百叶窗,“谁告诉你的。”她的小臂抵住Shaw的脖子,把她死死的按在墙上。


“嘿!冷静!”Shaw在规劝对方的同时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可不想来局里的第一天就被人逼的魂现,“我刚刚知道的,有什么好紧张的。”


“谁告诉你的?”Romanoff揪住Shaw的领子,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我不可能自己暴露……”她不相信的低声说着。


“不是你,是Hill。”Shaw耸了耸肩,她从Hill的身上闻到了赤狐的味道,一丁点儿,就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她甚至一开始都不太确定,直到她试探了一下,才知道对方的秘密被她不小心揭穿了。


“Maria?不可能。”红头发的女人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暴露身份对于她来说就等于半条命压在别人手里了——她是个间谍,怎么能被别人识破,更何况是一个见面没几分钟的小矮子新人。


臭狗,全是臭狗。


Natasha Romanoff在心里把Hill和Shaw都骂了一遍——她忘记她自己也是犬神人了。


“Hill身上没有一丁点她自己的味道,我知道她是狼,或者犬,但她绝对不是狐狸。”Shaw略显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急躁的小个子,“而且你们刚刚太明显了,那气氛简直暧昧的我的鼻子都要炸了……”


“闭嘴!”红头发的女人皱着眉,一个右勾拳上去就想把Shaw拿下。可惜她有些低估了对方,Shaw一个反手就将拳头挡住,紧接着另一只手也擒住了对方向自己腹部袭来的拳头。


哈哈。


Shaw的嘴角向上翘了一些,对方的魂现已经出现了——Romanoff探员身上笼罩着一只赤狐。


奉陪到底。


这么想着,Shaw也毫不吝啬的让情感爆发了出来。


“北美灰狼?”红头发的女人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个子女人身上的魂现。


“害怕了吗?”Shaw发觉对方的拳头正慢慢的软了下去,她不自觉又得意了一些。


“不是。”对方却松开手摇了摇头,“我还没见过这么矮的北美灰狼。”


什么鬼!


给我去死!


Shaw一拳把Romanoff打翻在地。


 


嗯?


路过观察室正好听到里面一阵响动的Hill皱了皱眉。


这屋里怎么了?


 


【回到小酒馆】


 


“Hill说的那个线人怎么还不来。”Shaw不满的抱怨着,她和Natasha在酒馆已经坐了半个小时,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再这样下去,来找她俩搭讪的男人都可以绕地球两圈了。


“我怎么知道。”Natasha耸了耸肩,靠近了Shaw,搂住对方的腰低声在她的耳边嘀咕道,“Maria,说话不算话你打算怎么办呢。”


在总局的办公桌前,带着蓝牙的Hill皱了皱眉,“她会来的。”


而这边的Shaw缩了缩脖子一脸嫌弃的推开了Natasha,“下次找你女人能不能对着自己的耳机。”她虽然不担心Hill会对她怎样,但是她真的不喜欢别人碰她。


“你那是嫉妒,单身狗。”Natasha邪邪的笑着,将一颗花生扔进嘴里,示意酒保给她的酒杯满上,“我总不能自言自语,那样太傻了。”


“那你也别搂我。”Shaw瞪了对方一眼,吃掉嵌在被子边沿上的樱桃。


“你搂了Shaw?”耳机里传来了Hill的声音。


“怎么?”Natasha又吃了颗花生。


“以后别让我知道。”Hill看了看手机上传来的一条简讯,“她到了。”


显示感觉到肩膀一沉,“嘿。”Shaw的背后传来了一声招呼,她回过头,余光瞥见了肩膀搭着的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眼前则是一个带着兜帽的女人。Shaw看了眼坐在自己右边的Natasha,她点了点头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她们要接头的线人——她闻到了档案里所说的猫又的味道。


“两位一定久等了。”那个女人站到了Shaw和Natasha的中间,向酒保招了招手,“苹果汁,谢谢。”然后她伸手脱了兜帽。


“我是Root,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两只小狗狗。”


 


什么?


等等……


她在说什么?


Shaw和Natasha同时眯起了眼睛。


 


糟糕了。


那头的Hill又扶了扶额。


-------------------------------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这种设定,如果反应好我就继续啦


附赠两个魂现卡片安利大家(其实只是想画动物





评论

热度(352)

  1. Stephy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
  2. Samaritan青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