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Root

洛阿哲:

 - CP:肖根/根肖


- 人物OOC预警。


- 设定:正剧


----


“你好,Veronica。”


“请进。”


 


你总觉得Veronica的声音和昨晚电话中的不一样。起码说话不会颤巍巍也没有小奶音,更不会尾音上扬带着一种引诱。你注意到她的用词,你的大脑在运转搜索相关信息。遗憾的是你知道的并不多,你突然觉得过于忠诚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听到洗手间有声音,你拿起放在桌上的枪示意对方不要出声。你打开门,你知道为什么这个Veronica不对劲了。因为这他妈是假的Veronica。你被电倒在地上,她的动作不是那么的友好,你感觉你的手要被扯到脱臼了。


 


你的视线比较美好,显然对方忙着将你拖到椅子上没有注意到你的小反常。噢,黑色蕾丝镂空的。这个假的Veronica似乎还挺有呃…品味?你终于熬到被对方扔在椅子上的时候,你感觉你的手好像真的脱臼了。


 


假Veronica拿着烫斗跪在你双腿之间说道:“我读了你的档案,其实还挺崇拜你的。所以我真不愿伤害你。”


 


这些话说的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更别说你的双手被绑在椅子上,对方的烫斗几乎贴在你胸上说着这些话。你感觉你的胸要被烫平了,如果对方再靠近一点点的话。


 


“你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对吧?”假Veronica的话让你忍不住翻白眼。你的确这么做了,你翻个白眼给她作为回答。


 


“你到底在为谁工作?你真相信这些号码是来自关塔那摩监狱吗?某个可怜的出租车司机


被关在笼子里慢慢腐烂?”假Veronica的话有那么一丁点道理。如果不是Cole的怀疑,你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


 


忠诚。


 


“我的档案里有一点被漏掉了,我其实还挺享受这种事的。”你的话让对方露出笑容。上帝,为什么她能笑的这么好看?你的脑里只有这个疑问。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我也一样。”你发誓,她的烫斗真的有点碰到你的胸了。


 


假Veronica的手机响了,她看着手机屏幕的画面表示遗憾。然后,你眼睁睁看着她拿着包走了。


 


Fuck。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最讨厌谁,谁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发誓,心理素质良好的你也被睁开眼看到假Veronica这个人吓一跳。然后你被电了,你永远搞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那么热衷电击枪。在你被电的同时对方还一脸灿烂笑容问道:“你想我了吗?”


 


Fuck。


 


你知道她叫Root。她为了她的小上帝找上门。在你手上束缚带被割开的同时你立刻将对方按在车门上。你听到她说关于你父亲的事,你收紧力度说道:“不许提我父亲。”


 


你承认Root充满诱惑力,是指那种能够带来刺激的诱惑力。你们组队的第一天她带着你闯进一个安全屋,空无一人的安全屋让你感觉到不对劲。你看她特别悠闲的拿起一颗苹果坐在桌上就啃,在你回头的同时她说道:“在你后面。”


 


你撂倒那名特工,在你把人揍晕绑住双手扔进洗手间后Root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说道:“我们得找点乐子。在那之前你得记住这些东西,明天的货物交接会用到。”


 


你觉得,你该把Root也揍晕。因为她真的太烦人了。特别是她无时无刻的调情,简直和一个女流氓一样。后来有一次Root为了保护号码中了一枪。你给她检查伤口的时候,你听到她说道:“我真喜欢你扮演医生的时候。”


 


Fuck Root。


 


你不得不承认和Root组队永远都充满刺激,让肾上腺激素永远保持上升状态。突突膝盖的同时不需要听John Reese或者Harold Finch的唠叨简直太爽了。Finch不喜欢的事Root总会带着你偷偷做,你突然觉得Root不是那么的讨厌。


 


根据Root的情报你干掉了房间的人,你看着电脑显示的监控。你的耳机响起了Root的声音:“Shaw。我看你可以去跟旧老板聊聊天了。”


 


噢,上帝。没有什么比此时此刻更爽了。你曾经效忠于他们,你曾经是绝对的忠诚没有任何怀疑。直到Cole死亡,直到在酒店和Root的谈话,你才意识到你的忠诚在那些人眼里只是狗屁。主控曾经想要铲除你,如果不是Root出现在那里,你和Finch都得交代在酒店。


 


Root失去了右耳。


 


更换弹夹,手枪上膛,你看着监控屏幕说道:“马上去。我们得聊聊我如何宰了她。”


 


“君子动口不动手。”Root的话让你不解。你很想问她,主控让你失去右耳,主控让你心脏衰弱,我为什么不能动手?


 


你忠诚于Root。


 


John所说的话让你翻了个白眼,你控制自己的情绪回答道:“够阴啊,Reese。”


 


当你看到John时你有种不祥的预感。城市陷入停电,你一时之间无法确认到底是人为还是自然形成。你接到了Root的电话,在听到对方说再见的时候你的预感灵验了。对于你的问题,她的回答一直都很含糊没有直接表明。


 


“但机器会帮你的,对吗?”


 


你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你突然想起,在那个酒店Root被主控抓住时Finch的表现,John的表现。你停下了脚步,John和Hersh回头看着妳。


 


“Root这是在送死。”


“去吧。我们会找到Harold的。”


 


Hersh给你抢了一辆自行车。你的不安在不断放大,在你赶到的时候你看到一个人拿枪对着Root。你没有犹豫冲上去解决对方,如同前不久你看到有人拿红外线瞄准Root的时候转身就是对着对方心脏来一枪。


 


你在乎Root。


 


和Root在一起永远不会缺少的东西,那就是刺激。但这次你没有感觉到刺激,没有感觉到肾上腺激素上升,你感到的只有烦闷。是因为什么?因为Root决定一个人去送死?你无法确定,你能确定的就是Root是令你烦闷的源头。


 


Root为了你们制造了漏洞,Samaritan无法检测到的漏洞。对比John的掩护身份,你对自己是柜台小姐这个身份十分的不满,薪水也少得可怜。为此你做了一份兼职,能够让你感到刺激的兼职。你始终不明白Root是怎么做到每次都准确无误的找到你。


 


“你在查岗吗?”


“我只是在担心你,Sameen。”


 


你很抗拒别人喊你的名字,但是对于Root你却不会。你不知道原因。不得不说Root真的是天生的衣架子,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会显得很好看。你突然想起Caroline Turing这个假身份时候的照片。Root一直如此,不管什么样的身份她总能假扮的让人不会起疑。


 


直到Tomas Koroa的出现,在你接近对方时耳机传来Root的调情。你犹豫了一秒,但你还是切断了通讯。Tomas Koroa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特别是那个翘臀,让你感兴趣。可当对方真的接近你时,你想到的却是Root。你没有答应对方的邀请,你躲在角落看到Root和Finch在交谈,或者说用吵架来形容更合适。你看到她那无奈有点委屈的表情让你感到烦闷。


 


你决定吓唬对方。那一晚你们除了消毒还做了点其他东西。


 


Root。


 


Root支开了你,她让你去处理别的号码。她和John、Finch以及Fusco处理另外一个重要号码。在地铁的时候你点开通讯问道:“John,遇到一个穿着炸弹背心的人怎么处理?”


 


你没有得到回答,好一会John才说道:“我在等你的笑点。”


 


“Fuck you,John Reese。”你翻了白眼。


 


在经历一系列大量运动后,你看到他们被困在电梯旁边,你觉得他们逊爆了。特别是Root,居然受伤了。你感到愤怒,你拿出从炸弹客身上拆下来的炸弹你给敌人来了一发刺激的爆炸。你和Root掩护着他们走进电梯,Root永远不会分场合调情。


 


“我们是天作之合,你总有一天会意识到的。”


“Root,无意冒犯。你很辣,你擅长用枪,这是我最仰慕的两个品质。但你我二人在一起,会激烈如天雷地火。”


 


你看到了电梯外的按钮,Root抓住了你的手。你吻了她,一个普通的吻。你发誓你只是为了堵住她的碎碎念,堵住她的脆弱,堵住她的一切。对于那个吻,你自认为还不赖。Root的唇很柔软。


 


Root不能死在这里。


 


好吧,Root真的很讨厌。特别是她的尖叫,她带着哭腔喊着你的名字。这一切糟糕透了,Root总能把一切往糟糕的方向带去。你始终搞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热衷于电子科技,有那么一部分的人热衷人工智能。你真的很讨厌电子科技,特别是Simulation这一套。那段日子太他妈难熬了,唯一有趣的地方你和Root上床了。


 


但这不有趣。哪怕是Simulation,被人看着Sex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有一种拍了片子然后被人投放到网上看的难受感。其实,你只是不想那样的Root被人看到。那样的Root只能是属于你。


 


你收到了只有你和Root才懂的讯息。你逃出来了,你没预料到的是你会和Root那么快就重逢。一时之间你弄不清楚到底是现实还是Simulation。当Root拿出枪对准自己的下颚时,你知道这是现实。只有现实的Root才会这样疯狂,因为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你的大脑有时候会反应出错误信息,你看到Root担心的眼神时你感到烦躁。Root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担心暴露在你面前。你有点怀疑这是Simulation,在Root出任务的时候你自己来了一刀。手臂的刺痛和地上的鲜血让你知道这是现实。


 


你的大脑被囚禁于牢笼。


 


为什么是Root?因为你威胁她如果不带着Finch离开就给自己一枪?因为…因为是你让Root带着Finch离开。把Root送上死亡的人是你啊。你没能见Root最后一面,你知道的只有她一个人孤独的躺在那里,眼睛都没有闭上。Root的尸体甚至在下葬的当晚就被人挖走。你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只是Simulation。事实是,现在是没有Root的世界。


 


囚禁大脑的牢笼早已破碎。


 


战争结束,你解决掉那个狙击手。最开始的几个人只剩下你和Fusco以及Bear。老实说你真的很讨厌Root,在死后也依旧在你耳边喋喋不休,不分场合调情。可那真的是Root吗?


 


The machine


 


你从不做梦,在失去Root之后你开始做梦。你甚至开始失眠,这和你平时盯梢号码没什么区别,一样是没办法睡觉而已。所以为什么是Root?你始终想不明白这个答案。你知道Root为了她的小上帝什么都可以做,失去右耳,心脏衰弱,她都没有丝毫抱怨。


 


Root曾经告诉对你说过一段话,那是你第一次看到Root生气。那段话让你原本还嘚瑟的笑容瞬间消失,她有点搞不懂Root,或者说你从来没有懂过Root。


 


你应该感到害怕,你应该在乎自己,因为在乎你的人会因为你受伤感到害怕,会担心你。


 


属于Root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问它:你在乎Root吗?


 


“我在乎人形界面。但这是战争,Sameen。我们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你不知道脸上冰冷的液体是什么,你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你是真的哭了还是因为困了打呵欠流下的生理眼泪。选择,你做出了选择。你选择让Root带着Finch离开,你选择让Root去迎接那个该死的狙击手,你选择让Root去送死。你做出了选择。


 


你知道了答案。“所以为什么是Root?”变成“为什么不是我?”


 


你才是那个保护一切的护盾,而不是Root。


 


心脏的刺痛让你感到窒息,你的心脏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脆弱了?你的心脏什么时候开始和Root一样了?你不知道。你觉得你就像是一张空白的纸,上面写满了Root这个名字。


 


Root。


我所爱的Root。


 


人生真的很他妈扯淡以至于你见到Root的时候你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是怎么了。除了脸色十分苍白,体温低的渗人,Root还是那个不分场合调情的女流氓。你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切,它的声音,Root的声音同时响起时你根本分辨不出来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你觉得你需要一个吻。你需要确认Root的存在,现在,立刻,马上。


 


柔软的,冰冷的,湿润的。这不对,这不像Root。在你想要离开的时候对方扯住你皮衣下摆阻止你的离开。柔软的,温暖的,湿润的。有那么一丁点像Root。你的身体服从身体记忆,你将她推倒在床上,医院的铁架床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Root?”


“Yes,Sameen。”


“Root。”


“I'm here。”


 


Root。属于你的Root。此时此刻就在你的怀里。


 


这一切真的很他妈扯淡。你对Root的死亡接受只需要几分钟,你对Root还活着这件事却需要好几个月。好吧,起码是三个月。因为你实在受不了Root那种小心翼翼的眼神。你实在受不了Root那种奇葩的乖顺模样。你实在受不了Root不耍流氓。


 


这一点都不Root,一点都不。


 


你们进行疯狂的一夜,Root被你折腾的直接昏了过去,她睡了很久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才慢慢醒来。你受不了她用湿润的小鹿眼看着你,特别是Root的脸被被子盖住只露出眼睛和那棕金发的时候。你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流氓能露出这么无辜小白兔的表情。


 


Root以前是金发。


 


“明天去做保养,不准染发。”


“可是Sameen…我更喜欢棕发…”


 


这样弱气的Root让你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愤怒。你隔着被子按住对方的肩说道:“金发。”


 


“棕发。”Root倔强的小眼神让人有欺负欲。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自制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Root的情绪,表情?一时之间你愣住了,你没有答案。现在你才意识到你和Root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Root从安全屋的第一次组队开始就不断骇入你的大脑,骇入你的身体,像是病菌一样跟随着你的血液游走在你的体内,逐渐侵蚀你,逐渐占有你。


 


“Sameen?”Root的小奶音让你回神。你从不走神,在你失去Root之前你从不走神。


 


“随便你吧。”你起身离开了床。你需要洗个冷水澡让自己冷静大脑,冷静思考和归类大脑的信息。


 


我爱她。


 


爱是什么?爱是你会开始在意一个人。你会开始注意对方的情绪,表情,语气。你会下意识的去保护对方不让对方受伤。你会在任何情况下第一个冲出去,哪怕是挡子弹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爱是…


 


爱是Root,爱是Samantha Groves。


 


“Sameen!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开车走神不知道这很危险吗?”Root的抱怨让你露出无奈的笑容。你笑了笑道歉后专注开车,偶尔回答对方的话或者问题。你们在一起的第五年,你决定回一趟德州。


 


“你说…她会不会不喜欢我?”Root的担心让你愣了下,关于这个问题你真的没有仔细思考过。你只是觉得Root是你爱人,母亲会接受这个事实。你始终记得四年前你独自一人回到德州见到母亲时的情景,你以为她会打你一巴,你以为她会唾骂你。毕竟你曾经被死亡,军人死亡后的相关补偿文件,她亲手签署文件。


 


可当她看到你的时候,她只是抱住你没有说话。你知道母亲哭了,你也只是拥抱着她没有说话。


 


“不。她会喜欢你的,Sam。”偶尔,你会喊Sam而不是Root。


 


Root眼睛立刻亮起来,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十分愉悦。把车子停好,你牵着Root的手站在家门口。你听到母亲惊讶问道:“回来怎么不告知一声?我都没准备东西招待客人。”


 


你摇了摇头,Root乖巧的说道:“阿姨好。”


 


“你得叫妈妈,孩子。我知道Sameen有爱人。这孩子刚出现的时候脖子还带着吻痕。”母亲的话让你觉得把Root带回来这选择简直愚蠢透了。


 


你有点气愤的坐在客厅喝着可乐。你觉得Root才是母亲的孩子,你才是那位客人。母亲把你小时候的糗事都告诉了Root,你知道这个小神经晚上的时候肯定会拿这些事情大作文章。母亲把客房整理出来,你和Root这一晚住了下来。


 


“给我停止,Root。”


“怎么?害怕了?”


“我不会说第三遍,给我停止。”


 


Root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难怪Finch那时候会把她关进精神病院暂时隔离。你被Root拿毛巾堵住了嘴,你恨透这具熟悉对方的身体。Root每触碰一个地方都会让你忍不住后仰。


 


Root真他妈的讨厌。


 


Root丝毫不在意吻痕和咬痕被母亲看到,你看着她一脸春光满面就想给她来一拳。母亲注意到你的坐姿不太自然,对于母亲的问题你只能含糊过去。总不能告诉她,你被Root操了一晚上,什么姿势都用过。这太他妈丢人了。


 


回到纽约的时候你发现Root的皮肤黑了几个色号,你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窝在沙发抱怨。Machine尽职的购买了一些最好的保养品,护肤品,化妆品邮寄到家里。你看着Root说道:“瞧,咱两差不多黑。”


 


Root翻了个白眼,你笑的更欢。没有什么让Root吃瘪更爽的事。晚上你选择出去吃而不是自己做,连续开车让你有点疲惫。但是你没搞懂为什么Root会选择穿露背装,呃…也不算完全露背。因为背部有一层黑纱。


 


去他妈的Root。


 


在一起的第八年,你随手买了一对戒指,晚餐的时候直接把戒指扔在对方面前。Root罕见的没有调戏你,她甚至哭了。你觉得Root哭起来真他妈的丑。


 


“戒指你得帮我戴上,Sameen。”


 


你不是那么情愿的拿起戒指,你单膝跪在Root面前,你给她戴上了戒指。你在她的诧异表情下亲吻她的手背。在Machine的贴心安排下你开着私人飞机和Root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度假,你终于理解那种电影里面在赌场玩的同时搂着美女是什么感觉。特别是那人还是你的妻子的时候。


 


真他妈爽爆了,Root火辣极了。


 


你们领结婚证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和Fusco吃了一顿饭。你突然很想念Bear,这位大男孩陪伴你度过许多难熬的时光,你知道宠物的年龄是有限的。Bear离开的时候你难过了好一阵子才慢慢恢复。你重新养了一只拉布拉多犬,除了品种不一样,它几乎就是Bear的复刻版。


 


“Root。”


“嗯哼?”


“Root。”


“I'm here。”


 


你的世界中心就是Root。


 


--- Fin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