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观测者(高三)

Noramyw:

Shaw再次睁眼。


Root坐在她身边,微微歪着头,似乎在说些什么。


“......where I belong.”




等等,为什么她和Root十指相扣?


Shaw第一时间挣脱了,Root并不意外,她露出一个欲言又止的笑,然后看向Shaw。


“撒玛利亚人从来都不懂看时机。”




撒玛利亚人,那是什么东西?


Shaw因为本能的危机感而站起来,她拿好枪,而Root警惕地躲在窗帘后,依旧穿着她的皮衣,依旧比Shaw高几寸。




“Root。”


Shaw出声,棕发的女人转过来,食指竖在唇上。


于是Shaw闭嘴。




她相信TM,所以某种程度上,她也相信Root。


但那个女人看上去很累,Shaw不知道她又有多久没有睡觉了?即使是TM也不能这么折磨一个人吧,Harold也不管一下?




“我们得走了。”


Root冲Shaw一点头,在前面开路。


Shaw几乎是被动地保护着Harold,被动地跟着她的直觉走。




“撒玛利亚人是什么东西?”


Shaw问,她不想因为某些情报的错失而导致任务失败。




“你又出现幻觉了吗,亲爱的?”


Root抓住了Shaw的手。


Shaw被近距离的Root惊到了,准确来说,她并不真的吃惊,但她觉得很奇怪。




Root为什么敢用那种担忧的语气和她说话?




“我很好。”


Shaw猛地收回手,但Root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Shaw被抱住了,她应该掏出枪在Root的肩膀上来那么一下,或者至少用膝盖撞击那女人的小腹,让她知道Shaw不是她想抱就抱的丑娃。等等,丑娃是什么东西?Shaw犹豫了那么一瞬间。




有枪声。




几乎是本能的,Shaw把Root推到自己后方。


那女人踉跄了一下,突然极尽惊恐地大喊Shaw的名字。




“你有什么毛病?”


Shaw疑惑地回以瞪视。


Root捂着胸口,喘了口气,上下确认她没事后,露出欣喜的目光。




那女人站起来,走到Shaw面前,以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说道:


“我不会再让你有危险了。”




“......有没有告诉我撒玛利亚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Shaw几乎要被这不着调的女人逼疯了。


她躲开Root的目光,把那种沉重的心情归结于自己的气愤。




“另一个人工智能,它试图毁灭我们。”


Harold插了嘴,他的目光中也满是担忧,这让Shaw非常不舒服。




“呃,所以我们现在是参与到两个机器人上帝的战争中去了。”


Shaw捏了捏鼻梁。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留下来了。”




“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Root咬住下唇,她看向Harold,又看向Shaw,像是在做某种决定。


Shaw不喜欢她的目光。




话说回来,Shaw根本就不喜欢Root这个人。




“听着,你信任TM,对吧?”


Root这次没有贸然靠近Shaw了,但她看上去非常想要那么做。


Harold则保持着沉默,只是看上去摇摇欲坠。




他那么软弱吗?


Shaw怀疑地看了Harold一眼,总不会是被枪声吓的吧?




“我需要你接下来听从TM的指示,安全地离开这里。”


Root用她那种讨人嫌的自大语气说道。


“Harold由我负责。”




“......不对。”


Shaw皱眉,她不喜欢Harold和Root呆在一起这个主意。


“我要和你一起。”




“TM指示我们这么做,生存几率最高。”


Root用对待三岁孩子的语气说。




“我对你的机器人上帝没那么信任。”


Shaw抓住了Root的衣袖,把她拉近一点,但维持在安全距离之外。


“我和你走,Harold自己回去。”




“你疯了吗?Harold怎么可以自己回去!”


Root激动地抓住Shaw的领口。


Shaw总觉得这画面有点熟悉,她望向Root的嘴唇。




冰冷的。


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想法?Shaw把那些思绪从大脑里立刻清除了。




“他是个大男孩了。”


Shaw用力把Root推开,那女人的表情像是活生生吃了一枪。


Shaw再次感到了那种沉重。




“Harold,你可以吗?”


Shaw转向神志恍惚的男子,天,他就是一团乱麻。


但是Root不能和他一起走,绝对不能,尽管Shaw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得试一试。”


Harold Finch对Shaw展现了一个近乎虚弱的微笑,但他的眼神闪了闪。


“我想我会有办法的,请放心,Mr. Shaw。”




在Root能再次抗议之前,Shaw 把她塞上车,然后猛地踩下油门。




“放我下去,Sameen,please!”


Root就像个十几岁的青少年那样尖叫。


Shaw厌烦地揍了她一下,世界瞬间安静了。




Shaw带着Root离开了,TM帮助了她们,但是Shaw决定了路线。


她们来到了迈阿密。




Root再次醒来的时候没有哭喊,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她不看Shaw,低着头,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我想要一杯鸡尾酒。”


Shaw揉了揉额头。


Root挤出了一丝微笑,她的眼神意外的温柔。




“当然,亲爱的。”




“你听上去很奇怪。”


Shaw说道。


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Harold死了。”


Root继续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着Shaw。


“还有John,Fusco也是。”




“而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Shaw下意识地伸手,但Root躲开了。


Shaw察觉到她刚刚似乎是想碰一碰Root的脸。




为什么她要碰Root的脸?




“没什么,亲爱的。”


Root俯身下来,亲吻了Shaw。


Shaw没来得及躲开。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活下去。”




有针筒插入Shaw的身体。


她抓住Root的手,猛地扣住棕发女人的脖颈。




“我得去拯救世界了,甜心。”


Root轻轻地抱住Shaw,把她放在地上。




Shaw意识迷糊。


然后她醒过来,捂着头,站起来,眼前是一个屏幕,倒三角的红色光标不断闪烁,像吐着猩红舌头的蛇。




一张Root死亡的照片。




“假的。”


Shaw本能地打碎了那个屏幕,但随即有人把她按在床上,给她注入镇定剂。


她的面前换上一台新的屏幕。




这次是一段视频,Root在最后饮弹自尽。


Shaw干脆闭上眼睛。




直到她被人推进停尸间,躺在她身边的是Root的尸体。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




Shaw很冷静。


她仔细检查Root的耳后,肩膀,都有伤痕。


她仔细检查Root的五官,皮肤,没有整形的痕迹。




Shaw知道这是真的Root,然后她意识到她彻底毁了这个世界。


除了她以外,没有人活着。




没有任何她还在意的人还活着。


Shaw任由一群陌生人把她拖了出去,给她戴上各种设备。




那红色的光标吐出一行字。


“这次,我要亲自打败你。”




Shaw扯了下嘴角,从最近的那个人怀里拿出枪,给自己来了一下。


那个光标已经做到了。




“......你找到真正的观测者了吗?”


Root朝她大喊。


Shaw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她看到的一切。




她正站在一个散发着白光的门面前,左边是穿着奇怪的黑袍的Root,地上是碎裂的面具;右边是一团金光,里面似乎有一个跪着的人。




“你得找到真正的观测者!你只有一次机会拯救我了!”


Root吼道,她的眼睛里慢慢渗出血来。




“什么观测者?”


Shaw摇了摇头,她为什么要拯救Root,拯救这个试图用电熨斗拷问她的女人?




“该死,你忘记的太多了。”


Root深吸了一口气,她闭上了双眼。


“进去,进去那扇门,这次不要再自杀,也不要再回来了。”




那团金光陡然破碎,Shaw目瞪口呆地看见另一个自己。


这是什么世界?




“Sameen......”


Root只是动了动嘴唇,Shaw发现她是在看另一个自己。




“居然把你的一部分灵魂注入婚戒,你真是我遇见最疯的家伙。”


Sameen Shaw走到Root面前,她的手中是一个变形的散发着点点金光的戒指。


她亲了下Root的额头。




“我不需要你保护我。”


Sameen Shaw叹了口气,挡在Root面前。


“我负责保护人,嗯?”




“......到底发生了什么?”


Shaw张了张嘴。


她觉得世界一定是在和她开玩笑。




“有些灵魂想借助你的身体,去往另一个世界,找到那个世界可能还没有死亡的他们自己,侵占他们的身体,获得重生。我和Root在努力阻止他们。但这些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得走进那扇门,试着拯救你的Root,不管成不成功,都永远不要回来了。”


Sameen Shaw说道,然后用力地向Shaw掷出武器。




Shaw下意识地躲开,整个人顿时被白色的门吞噬干净。


拯救她的Root?




Root是......什么东西?




TBC


死掉的Harold,John,Fusco全不是观测者哦。


炼金世界的肖根尽力了,再努力下去Root真的要再死一次了,Shaw不肯的,所以这是Shaw的最后机会了。

评论

热度(120)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