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观测者(中三)

Noramyw:

Sameen Shaw回到医师协会的时候,很谨慎。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有五个A级猎人在埋伏——Sameen Shaw讽刺地笑,然后把他们统统用备用的普通双刀干趴下了。




Sameen Shaw单枪匹马地找到了她的领路人,Hersh。她知道他不会因为师徒之情而对她手下留情,但她的确想请他替自己传一句话。




“告诉Control,我会把Root带回来,证明我的忠诚。”


Sameen Shaw说道。




“逃吧,Shaw,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Hersh表情冷淡,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抽出自己的武器。


“我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




“炼金师不是催眠师,仅靠那卷录像......”


Sameen Shaw咬紧了牙。




“我看见你回吻了,用舌头。”


Hersh露出了一个颇为微妙的表情。


“然后你消失了十小时,所以结论很明显了。”




......Oops.


Sameen Shaw叹了口气,捏碎了手中的炼金传送符,从原地消失。这种护符相当昂贵,是Root在狠狠耍了她之后,遗留给她的。




Sameen Shaw有一瞬间想,干脆她去投靠Root,反正她看上去很有钱。


但她到底没有跌份到这地步——去投靠一个贩卖武器为生的混账一夜情对象。




Sameen Shaw开始调查Harold Finch的事情。


她本人对北极光是否做了绑架的坏事,其实没有多大的好奇,但她知道有一个人好奇,并且她得抓住那个人。




倒不是为了重新回到北极光,只是为了她未完成的任务。


在Sameen Shaw的想象中,她会把Root关进笼子里丢给北极光,然后以失败率为零的记录潇洒离开,或许她还会顺走一部分组织的武器当作补偿。




是的,她就是这么酷。


Sameen Shaw一面想,一面继续躲在窗帘后,拿着双筒望远镜窥探对面大楼里,某个北极光的文员。她个人不太喜欢这类人,他们不是炼金师,也不是猎人,普通且腐败。




一道背影闯入她的视线范围。


漂亮的臀,纤细的腰,长长的棕发。


......Root。




那个女人如有所感地回过头,一面笑一面拉上窗帘,在她身后,是那个文员。


Sameen Shaw从背包里找出十字弓,朝对面大楼猛地射出绳索,几秒过后,她滑行到尽头,利用靴子踹开窗户,一个翻滚躲开旁边的突袭。




“针管?真差劲。”


Sameen Shaw翻了个白眼,目光扫向倒在角落里的文员。


“我希望你没把人弄死了。”




“噢,我可不亲自杀人,Sameen。”


Root戴上长鸟嘴面具,手指温柔地抚过面具的边缘。


“Hannah不喜欢。”




“EW.”


Sameen Shaw皱起了眉,她不喜欢Root那种语气。




“不打算把我关起来吗,亲爱的?”


Root笑起来。




“你不可能没有防备,所以......”


Sameen Shaw一瞬间发力,猛地攻击上去,双刀一道劈向Root的喉咙,一道则切向她的胸口。那女人向后空翻,险之又险地躲了过去。




“柔韧性不错。”


Sameen Shaw吹了声口哨。




“我曾经跳了几年的芭蕾舞。”


Root歪了歪头,那长鸟嘴的面具也显得活泼可爱起来。




Sameen Shaw立刻变招,腿用力扫过Root的双足,这一下落实的话,Root就会摔倒,但Root猛地跳高,身体贴上了天花板,几乎像是蜘蛛侠。因为某种炼金装备,Sameen Shaw猜测道,再一次感到北极光的不靠谱——采购的炼金装备都是什么垃圾货色。




她原先的双刀倒是好装备,可是变形功能的使用方法也卡的很紧。她要是完成了把Root抓回去的任务,说不定Hersh才会告诉她如何使用。




“为什么我们不合作呢?”


Root倒悬着身体,那饱满的唇让Sameen Shaw有一瞬间想要停下攻击。


“你反正不可能回北极光了。”




“多亏了你。”


Sameen Shaw掷出一把刀,同时攻向Root躲避的方向——这一下砍中了Root的面具,但它只是泛起一道蓝色的波纹,就把Sameen Shaw的刀弄出了一个缺口。




“你不喜欢我的脸吗?”


Root似乎有一点伤心,但她手上刺向Sameen Shaw的匕首,则暴露了主人的企图。


Sameen Shaw完美地躲开了。




她没有多少防护的装备。


该死的北极光,该死的贵的要命的炼金设备。




“不是我的类型。”


Sameen Shaw回嘴道,与Root拉开一段距离,时刻关注着对方的破绽。




“这么对一位女士说话是很失礼的。”


Root摇了摇头。


她眯起了双眼,看上去真的有一点儿生气。




Sameen Shaw抿了抿唇,但不打算道歉。


她又没有说谎,Root长的好看,但的确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我不喜欢你的眼睛,太大,太亮,像傻兮兮的花栗鼠。”


Sameen Shaw狠狠地砍过去。


她知道Root的弱点在于体力差,所以她要做的就是让那女人的身体疲累到发抖,连手指都动不了就行了。




“我不喜欢你的鼻子,太高,太挺,真想狠狠地捏住。”


Sameen Shaw发现Root全力防备的时候破绽就多多了。


她有些微妙的得意。




“我不喜欢你的脸颊,太软,太容易发红,和贵的要死的绸缎似的。”


Sameen Shaw手中的刀和Root的匕首相接,发出极大的噪声。


Root干脆利落地丢下了匕首,以一旁的沙发为掩护,掏出了一张巴掌大的金弓。




奇异的是,Root并没有用那张弓来攻击Sameen Shaw,她只是接连躲开了几次攻击。




“撒谎。”


那把金弓发出了机械的声音。


“心跳过快,瞳孔放大。”




???


Sameen Shaw眨了眨眼,什么玩意儿?




“我之前做的测谎仪。”


Root耸了耸肩。


她这回用弓瞄准了Sameen Shaw,只是用小拇指勾了一下弓弦,就有一道金光射向对方的眼睛。




“当然,也可以当武器使用。”




“......我说谎不会有反应,那是因为打斗。”


Sameen Shaw躲开了,这回轮到她全力防备。


这类炼金武器的攻击次数肯定是有限的。




“你解释了。”


Root恼人地笑起来,仿佛她洞悉了什么秘密。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不是很会骂人?”




Sameen Shaw耳朵微红,因为,呃,剧烈的运动。




TBC


好了,狗粮吃的差不多了,下一章Shaw出来准备回家救Root了。

评论

热度(119)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