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

【肖根/短篇(完)】阿拉丁神锤

寒秋不知寒:

    严重ooc预警啦~祝大家七夕情人节快乐哦~可怜的我还是只单身狗😭😭祝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有对象也尽快脱单~


    从前,有个叫阿拉丁的少年。他的父亲早早便去世了,只留他和她的母亲一起生活,日子过得比较艰难。长大以后,他靠每天上山砍柴,维持生计。
   
   
   
    这天,阿拉丁照常扛着把斧子,准备去砍柴。路过一条河边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手一滑,将手里的斧子掉了下去。
   
   
   
    "这可怎么办?这可是家里唯一一把斧子!"阿拉丁叫道,急得在河边直打转。
   
   
   
    突然,一个老伯伯从河里升起,“少年,你在急什么?”
   
   
   
    阿拉丁目瞪口呆地看着浮在水面上的老伯伯,反应过来后连忙回道,“我的斧子掉进了河里,我和我的母亲都指望它吃饭呢,您能这样肯定是这河里的河神,求求你,把我的斧子还给我。”
   
   
   
    “那,你掉的是这个金锤子啊,还是这个银斧子啊,还是这个破旧的铁斧子啊。”河神用神力将三样东西浮在半空中,问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河神的试探!据说,选择铁斧子,河神会把金银的斧子都送出去。等等,为什么会有个金锤子?啊!我知道了!这一定是干扰选项。阿拉丁对自己的猜测点了点头,接着肯定地回道,“我掉的是这个铁斧子。”
   
   
   
    “少年,你很诚实,作为奖励,我不仅归还你的铁子,这把金锤子也送给你,就这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河神迅速说完,没等阿拉丁反应过来,丢掉金锤子和铁斧子立刻钻回了河里。终于把锤子送出去了,赶紧跑。
   
   
   
    阿拉丁疑惑地看着河边的金锤子。银斧子呢?不送给自己吗?随后想了想,有了金锤子卖出去后,母亲和自己的生活应该能改善不少。他开心地跑了过去,拿起金锤子贴在脸上磨蹭。
   
   
   
    “噫!放开那个锤子!”一个嫌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你干嘛!”阿拉丁偏头看到一个姑娘双手抱胸恶狠狠地盯着他,难道是要抢自己的金锤子,他紧紧地抱着怀里的锤子。
   
   
   
    那个姑娘翻了一个白眼,“我让你放开那个锤子,也就是我的本体!蹭什么蹭,油不油腻!”
   
   
   
    “你的本体?”
   
   
   
    “没错,我是寄居在这个锤子里面的锤神。”
   
   
   
    “你怎么证明?”
   
   
   
    “我一直浮在空中,没看见吗?”
   
   
   
    阿拉丁仔细看了看,对方真的可以浮在半空诶?!好神奇!之前没注意,主要是这个姑娘有点矮,浮起来也不是很显眼再加上他实在太注意自己手里的金锤子了。
   
   
   
    锤神见他在哪里不知道想什么,伸出一只手对准手里的锤子一提,正中阿拉丁的下巴。手在一抓,锤子就回到了手里。
   
   
   
    “嗷!”阿拉丁惨叫了一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我和我母亲吃饭的希望!”
   
   
   
    “怎么,我还能当饭吃?”锤神冷哼了一声。
   
   
   
    “你不行啊,你本体卖了就可以啦。”
   
   
   
    “卖你个锤子!你还敢卖我?”锤神抓起大锤用力一敲,又一声惨叫。
   
   
   
    “本来就想卖锤子嘛。”阿拉丁小声嘟囔着,看着对方又扬起了锤子,连忙摇头,“不卖锤子,不卖锤子了。”
   
   
   
    “小子,我告诉你,碰到我是你的运气,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一个愿望?”阿拉丁开始了自己的幻想。
   
   
   
    “想好了没有?”
   
   
   
    “嘿嘿嘿…”阿拉丁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似乎没有听到她的问题,甚至开始了傻笑。锤神不耐烦地举起锤子砸了下去。
   
   
   
    阿拉丁捂着脑袋,撇着嘴,“锤神,你脾气这么不好,会没有其他神喜欢你的。”
   
   
   
    “我的事,你也要管吗?”她举起锤子,满意地看着对方缩了缩脖子,“我叫Shaw,别在叫我锤神了,挺难听的。还有,你到底想好没有?”
   
   
   
    “我希望有吃不完的食物…”
   
   
   
    “我给你变一山食物!”
   
   
   
    “不不不,我还没说完,我希望住在城堡…”
   
   
   
    “我给你变座城堡!”
   
   
   
    “不不不,我还没说完,我希望有个善良,漂亮的媳妇儿!”
   
   
   
    “你知道你只有一个愿望吧!”
   
   
   
    “我知道,所以综上所述,我想要你帮我娶国王的女儿!”阿拉丁点了点头,对自己这个可以囊括所有愿望的愿望表示满意。
   
   
   
    “……神也不能大变活人的,我和你说,你就算要娶一个人,也只能经过别人同意的。”
   
   
   
    “你到底能不能实现愿望吧,你就说!”
   
   
   
    “也不是不行,我可以帮忙,但是最终要对方答应。”
   
   
   
    “你是神,你肯定有办法,对了,是不是你没有完成我的愿望就不能离开?”阿拉丁想了想,童话故事里都是这么说的,问道。
   
   
   
    “是…”既然对方问了,Shaw也不会不答。
   
   
   
    “那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明天就开始吧。”说完,Shaw就不见了,金锤子掉到了地上。阿拉丁捡起锤子开心地回了家。
   
   
   
   
   
   
   
   
   
   
    今天是国王的女儿Root的生日,她坐在巡游的白马上,无聊地看着周围围着的人群,还要面带微笑,脸都快笑僵了。请问,自己是猴子吗?围观自己,这么有意思?
   
   
   
    人群里便有阿拉丁和Shaw,Shaw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神的身份,只好在和人一样,不再浮在空中。
   
   
   
    “我和你说,要公主嫁给你,很简单啊,英雄救美,公主这种傻白甜一般的存在肯定就感激涕零到以身相许了。”Shaw说道。
   
   
   
    阿拉丁觉得十分有道理的点点头,“可是怎么英雄救美?她现在也不危险啊!”
   
   
   
    “笨哦,不是有我?”Shaw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阿拉丁,“等会儿,我用神力干扰他的马,在她摔下来之前,你接住她,懂了吗?”
   
   
   
    阿拉丁用力点了点头。
   
   
   
    Shaw手指一划,Root的马如同不受控制般扬起了上身,再用力地跺了下来。而马上的人习惯了马儿慢悠悠地前进,手本来就松松地拿着缰绳,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猝不及防,接着就被甩了出去。
   
   
   
    “上啊!”Shaw在阿拉丁耳边叫道,用力将他推到前面。
   
   
   
    阿拉丁连忙跑了上去,却没注意脚下,一脚踩到别人甩在地上的香蕉皮。
   
   
   
    Shaw无语的扶了扶额头,看着还在半空中公主,总不能让阿拉丁娶个瘫痪的公主吧,秉着对许愿者负责任的态度,Shaw还是出手了。
   
   
   
    Root被甩到了半空中,这回完了,她的一世英名难道就要以巡游途中被马摔死当结束,这也,太丢脸了吧?!
   
   
   
    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一个有力的胳膊搂住,她抬头一看,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看着她深刻而美丽的脸庞,这么久以来平静的心第一次有了异动。
   
   
   
    Shaw带着Root平稳着地,而对方的手还一直搭在自己肩膀上。她转过头看着她,正对Root如蜜般粘稠的棕色眼眸,Shaw同她对视了一眼,对方好像才反应过来,将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拿了下去。
   
   
   
    Root站直了身体,比Shaw高出小半个头,Shaw撇了撇嘴,这该死的身高。
   
   
   
    “你是谁?”Root问道。.
   
   
   
    “Sameen  Shaw.”Shaw的回答也十分简洁。
   
   
   
    “你救了我。”
   
   
   
    “是他让我救你的。”Shaw指着还在拍身上灰的阿拉丁,这时候当然不忘将他拉出,刷一波公主殿下的好感度。
   
   
   
    当然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Root扫了一眼,便又将眼神投向了Shaw,“他是你的…谁?”
   
   
   
    “我仆人。”Shaw随意地回道。
   
   
   
    “你听你仆人的话来救我?”
   
   
   
    “别听她乱说,Your Highneess,她是我,呃,妹妹,对,妹妹,她爱开玩笑。”
   
   
   
    “哦,”Root冷淡了回复了一句,接着对Shaw说,语气和对阿拉丁简直天壤地别,“你救了我,你有什么要求吗?”
   
   
   
    Shaw思考了一下,既然一见钟情不成的话,那就只能日久生情了,“那个小子太穷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吃的也没有,牛排也没有,所以…”
   
   
   
    “好的,你搬到皇宫来住!”Root立马说道。
   
   
   
    “我呢,Your Highness,我呢!”阿拉丁在一边急着问道。
   
   
   
    “你啊,”Root随口回道,“也搬来吧。”
   
   
   
    “还有我的母亲。”
   
   
   
    “不管还有谁都一起搬来啊。”Root有些不耐烦地回道。
   
   
   
    “没有了,没有了。”阿拉丁连忙摆了摆手。
   
   
   
    现在她们共骑一匹马,原因自然是受了惊吓的公主要Shaw保护她。当然为了她的许愿者,她推辞道阿拉丁的技术比较好。
   
   
   
    “可他是男的啊。”Root很正经地回道。
   
   
   
    无!法!反!驳!毕竟不是阿拉丁救的Root,她肯定也不会让陌生男子靠近她。为了任务顺利进行下去,她选择了第一次这么近的贴着一个人类。
   
   
   
    要怎么帮阿拉丁刷Root的好感度呢,那当然是同食共寝啊!估计共寝困难点,同食吗?努力努力估计差不多吧?
   
   
   
    “Sameen,Sameen,你喜欢吃什么啊,我让王宫的厨子给你做啊~你之前有提到牛排,你是不是很喜欢吃牛排~”Root在回王宫的路上不停说道,哦,对了,还允许一个人类这么亲密地叫她。
   
   
   
    机会来了,Shaw回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随后想了想,接着说道,“如果有牛排就更好了。”
   
   
   
    “好呀,那以后,我们一起吃~”
   
   
   


   
   
   
    回王宫以后,果然,Root和他们一起吃饭,当然在看到阿拉丁的时候,Root嫌弃地小声说了句,“你也在啊。”
   
   
   
    随后,三人便开始了无言的吃饭,当然作为一个神的Shaw来说,牛排对自己胃口就已经够了。阿拉丁可是一直都能感受到对面某公主的冷气压,迅速吃完后,说道,“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慢慢吃。”
   
   
   
    阿拉丁走后,Root总算有了笑意,“Sweetie,怎么样,厨子的手艺合你的胃口吗?”
   
   
   
    “还不错,”Shaw的腮帮子塞得满满地回道,都没注意主要人物已经离开了。
   
   
   
    “那就好。”Root撑着头,深情地看着不停狂吃的Shaw,怎么吃饭也这么好看呢?让人好有食欲哦。
   
   
   
    Shaw再迟钝也能感受到对方那灼热地目光,她停下进食,疑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不吃,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食物,看着就能饱?”
   
   
   
    “Sweetie,你没听过一句话叫,秀色可餐吗?”Root回答道,随后感叹了一句,“如果美色真的能当饭吃,我可能已经撑死了。”
   
   
   
    有病,公主是不是在王宫里待久了,脑子都有点不好,Shaw翻了个白眼,继续吃着眼前的美食。
   
   
   
   
   
   
    日子便在Root粘着Shaw,Shaw想着怎么帮阿拉丁,阿拉丁被Root的冷气冻得直发抖中进行着。
   
   
   
    直到有一天,Root听到了阿拉丁和Shaw的争吵。
   
   
   
    “你说,到现在,Root公主对我还是那么冷淡,该怎么办?”
   
   
   
    “我试了那么多办法帮你刷她的好感度,你都没法把握,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你是神诶!是神诶!你怎么可以没有办法?”
   
   
   
    “是神又怎么样哦,我也不能改变人自己的想法啊!”
   
   
   
    “反正,你完不成我的愿望你也走不了,哼╯^╰”
   
   
   
    随后,只听阿拉丁一声惨叫,“你又用锤子捶我!”
   
   
   
    “你一个男的,还哼,还用颜文字,你要不要脸。”
   
   
   
    神是吗?帮他刷我好感度是吗?Root危险地笑了笑,果然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呢。
   
   
   
   
   
   
   
   
    “阿拉丁~”
   
   
   
    Root带着小奶音喊道,这是第一次她这么叫他,以前她都是这么叫Shaw的,Shaw在脑子里想道。
   
   
   
    “我想骑马,可是上次的事情我有点怕怕,你教教我啊~Shaw不是说过你技术好吗?”
   
   
   
    “好的!”阿拉丁立刻回道。
   
   
   
    等到她们走后,Shaw突然有些不习惯,明明以前有什么事情Root都是只找她的,而她再带上阿拉丁,可今天却不带自己了!果然,公主的脑子都是有病吧!都有病!她应该高兴才是,就快要完成任务了,可好像也没有那么开心。
   
   
   
   
   
   
    “这不是马场啊,Your Highness?”阿拉丁跟着Root来到了一间阴暗的地下室。
   
   
   
    “当然不是啊,这里是刑室哦!”Root点燃周围的蜡烛,地下室中央有个铁座椅,周围挂着一堆刑具。
   
   
   
    “Your…Your Highness,这里不,不太好,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走?走去哪儿?我要审问的人还没审呢?”
   
   
   
    “谁…谁?”
   
   
   
    “这里就只有你呀,你还问我是谁,总不能是我吧?”Root笑着回道,“来人,把他绑起来。”
   
   
   
    侍从立刻上前把他的手脚用皮带固定在椅子上,Root扬着鞭子站在阿拉丁面前。
   
   
   
    “Your Highness,你想知道什么,我说,我都说!”阿拉丁可没见过这仗势,顿时吓破了胆,连忙回道。
   
   
   
    “Shaw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你?”Root拽了拽皮鞭,“如果说假话,哼哼。”
   
   
   
    “我说,我都说…”阿拉丁将开始怎么得到金锤到现在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也就是说,得到金锤的人可以向Shaw许愿,如果没有完成,她不能离开?”
   
   
   
    “是!”
   
   
   
    “你许了什么愿望。”
   
   
   
    “娶一个公主。”
   
   
   
    “有没有指名道姓是我?”
   
   
   
    “没有没有,就说一个公主。”
   
   
   
    这样啊,Root思考了起来,随后露出一丝微笑。
   
   
   
   
   
   
   
   
    随后的日子里,Root不怎么来找Shaw,倒是阿拉丁往外面跑得勤。Shaw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对。随后想了想,觉得只是不习惯,对,只是不习惯,一个总粘着自己的人类不粘着自己了而已。
   
   
   
    直到,阿拉丁说,他要娶公主了。Shaw看着他,那么开心的模样,真想一拳揍上去。Shaw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不喜欢Root嫁给他。
   
   
    她气鼓鼓地冲了出去,却看到Root在指挥着如何布置王宫。她要怎么做,冲上去告诉她,她喜欢她,然后不要嫁给阿拉丁。开什么玩笑,她又能做什么呢?
   
   
   
    她转过头,不想去看Root。
   
   
   
    “原来,神也是这么胆小啊?”Root突然出现在她旁边。
   
   
   
    “谁胆小?!”Shaw生气地吼道。
   
   
   
    “那明天婚礼,你要来参加哦,媒人。”Root倒是嬉皮笑脸,和以前一样。
   
   
   
    “不去,有什么好去的,人类的婚礼不都是一样的吗?”Shaw别过头,气呼呼地回道。
   
   
   
    “唉,”Root叹了口气,“原本以为这次能逼你先开口,结果还是要我先来说。”
   
   
   
    “Sameen Shaw,你愿意和一个平凡的人类在一起吗?因为那个人类真的很爱你,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Root双手抓着Shaw的肩膀,直视着Shaw的眼睛,饱含深情地目光直直撞进Shaw的眼中,她不知道如何拒绝,她也知道她拒绝不了。
   
   
   
    Root笑了,她微微低头,慢慢靠近,等到快要吻上Shaw的时候,Shaw突然推开了她,“等会儿,明天你都要嫁给阿拉丁了,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谁说我要嫁给他了?”Root假装疑惑地眨了眨眼。
   
   
   
    “所有人都说,公主要嫁给阿拉丁啦!”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公主,我妹妹Hannah啊。”
   
   
    “??!!!”
   
   
    “你以为阿拉丁出去是和谁?我妹妹嘛,阿拉丁人还不错,又挺孝顺的,我就介绍给我几个妹妹,看看有没有能相互喜欢的,这不,Hannah和阿拉丁就互相喜欢上咯。”Root解释道。
   
   
   
    Shaw眯了眯眼,“所以你们合伙骗我!”
   
   
   
    “嘛,是你自己不问清楚的~”Root露出得意的表情,“很何况,你要走也走不了了,阿拉丁的愿望已经完成了,并且~”
   
   
   
    Root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金锤子,“他把这个给了我~”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Sweetie,你不要激动地爆粗口啦~”Root说道,“你不完成我的愿望是不可以离开的哦~”
   
   
   
    “所以,你的愿望是什么?”Shaw盯着Root手里的金锤子愤愤地问道,这是被算计了,被算计了,可恶的人类。
   
   
   
    “我没想好,”Root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可能一辈子都想不好。”
   
   
   
    “你这是耍赖皮!”Shaw指着Root说道。
   
   
   
    “我就赖皮~”Root带着些撒娇的口气回道,“就赖皮,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不能拿你怎么样,”Shaw双手抱胸回道,如果是其他人,她早就一锤子上去了,而对着Root,Shaw只是微微摇了摇头,翻了一个白眼,“大不了等你一辈子。”
   


   
    “嘿嘿,那就说好喽,神是不能违反自己的承诺的呦。”


   
   
    “知道了,烦死啦。”
   
   
   
   
   
   
   

评论

热度(78)

  1. 618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